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隐情婚约:娇妻放肆爱

作者:舞墨羽 | 现代言情

收藏

  蓄谋已久五年,一夕成亲,她我以为甜蜜幸福生活将要就,哪明白:新婚回门,他家长辈不刻意故意刁难,男人冷眼旁观:“你自求多福!”这即使了,工作也管她?企图被抓到厉氏当总裁帖身助理林倾雪愁容满面的躺在床上,倏然,床头上手机震动。。

第21章 昨晚怎么了?_隐情婚约:娇妻放肆爱_ 凌傲晴, 厉陌年

    “在陌年心里,倾雪是天使,虽然陌年娶了你,倾雪在陌年心中,和以前一样最重要的。”郑晨也没敢于面对凌傲晴的问题,不是特别强调林倾雪在厉陌年心中谁也不可以憾动的地位。很很奇怪,凌傲很奇怪,凌傲晴听了这句话,非但没有被打动,内心是一片冷笑。。...

    “在陌年心里,倾雪是天使,尽管陌年娶了你,倾雪在陌年心中,和从前一样重要。”郑晨没有直面凌傲晴的问题,而是强调林倾雪在厉陌年心中谁也不可撼动的地位。

    很奇怪,凌傲晴听了这句话,非但没有被打动,内心是一片冷笑。

    “凌小姐要是无聊的话,我带你出去转转。”郑晨想说的话都说了,发现凌傲晴的情绪并没有受阻,脸上浮着爽朗的笑提议道。

    “谢谢郑总的好意,今天有点乏了,我想回房间休息下。”知道郑晨说的是客套话,她又何必接受。

    “听陌年说你们要在桐城呆上几天,等凌小姐休息好了,再请陌年和凌小姐吃饭。”郑晨起身,言行举止间透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即使如此,在凌傲晴的记忆里,他仍旧是那个简单而温暖的少年。

    “谢谢。”凌傲晴打算起身送送他。

    无意中的一眼,郑晨竟发现凌傲晴的那双眼睛与林倾雪神似。

    他想,厉陌年之所以娶她,也包含了这个原因吧。

    与郑晨见面之后,凌傲晴回到酒店房间,就没再出门过。

    还以为厉陌年不会回酒店住,十点左右,房门敲响,工作人员把醉醺醺的他扶到了床上。

    凌傲晴从洗手间打来一盆热水,用热毛巾给厉陌年擦了擦脸,每一下都极其轻盈。

    “倾雪……倾雪……”

    凌傲晴的手一顿,散发着热气的毛巾贴敷在厉陌年的脖颈处。

    酒醉迷离的声音比平日更动人,加上那久违的亲昵称呼,触动了凌傲晴内心的柔软。

    凌傲晴猛地摇了摇头,清理了下自己的思绪,握着毛巾的手继续为厉陌年擦拭。

    “倾雪,别走!”猛然间,厉陌年一个伸手,紧紧地握住了凌傲晴纤细的手腕。

    凌傲晴试着动弹了下,厉陌年握得更紧了。

    “厉总,你喝多了……”凌傲晴试图用声音唤起他的清醒。

    “我没喝多,你就是倾雪!”醉眼迷离间,厉陌年语气坚定,强调过后,手头一用力,将坐在床边的凌傲晴狠狠一拽,让她靠近了自己怀里。

    对于厉陌年这样的举动,凌傲晴吓得连忙挣扎。

    兴许是因为喝多了酒,厉陌年力大无比,即使她练过几下拳脚,依然不胜他的腕力。

    厉陌年一个翻身,将她狠狠地欺在了身下,如此一来,俩人的举止极其的亲密,而对她来说,满心布满了危机感。

    身上的男人像是一头发了情的狮子,菲薄的唇在她的脸上剥削一般的啃噬着,每一下都那么的凶残。

    随着那个强势的吻压下后,凌傲晴的脑袋顿时一空,没有反抗的能力下,只好撕喊:“我是凌傲晴,不是什么倾雪,如果你要我,那我也不要做谁的影子!”

    话落,身上的男人停止了疯狂的行为,他翻身而下,与凌傲晴拉开了一段距离。

    凌傲晴像是逃过一劫般的大喘气,再悄悄的打量了下身边的厉陌年,他已经混着酒精的麻醉沉沉睡去。

    次日清晨,厉陌年醒来后,发现猫在沙发上的凌傲晴。

    也许是凌傲晴的惊醒大,厉陌年刚把她抱入怀中,她便醒来了。

    发现自己在厉陌年的怀抱中,下意识的挣扎起来。

    好在厉陌年没有强制她,松开手,温柔的说了句:“到床上去睡吧。”

    昨天入住酒店的时候,发现里面只有一张床,当时她以为厉陌年在隔壁另开了一间,也没注意这些细节,哪知道昨晚喝得醉醺醺的他回到了她的房间,以至于她只好窝沙发。

    晨间,他的声音更富有磁性,如宛转悠扬的大提琴,紧扣着凌傲晴的心扉。

    的确有些困,不过某人已经醒了,她哪里睡得安歇,索性装出精气神奕奕的样子,“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黑眼圈那么重,我可不想带一只熊猫出去。”厉陌年略带嫌弃的扫了凌傲晴一眼。

    凌傲晴竟无言以对,反过来控诉厉陌年,“谁让你昨晚喝醉酒霸占我的床!”

    厉陌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厉太太,别总那么自信,我说过不会碰你!”

    “那昨晚!”凌傲晴一个着急,险些把昨晚惊心动魄的事儿脱口而出。

    “昨晚怎么了?”厉陌年眯着眼瞅着她,倒有些好奇。

    算了,昨晚只是虚惊一场。如果说他把自己误当成林倾雪,岂不是让自己往枪口上撞。

    “厉总一表人才,没想到睡姿那么差,我身材再瘦小,也难得在这二米长的床上觅得一席之地呢!”想到昨晚厉陌年那么可恶的举动,她编造几句他的不是算是小小的报复吧。

    “我睡姿不雅?”厉陌年明显不信,不过唇角莞起邪魅的笑,“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的睡姿再不雅,厉太太也得认命!”

    凌傲晴双颊绯红,为了消除尴尬,她快速跑进洗手间里。

    华锦城,早上七点。

    “你确定陌年现在和那个贱人在桐城?”

    “千真万确!”

    乔蓉一大早接到厉珊珊的电话,听闻厉陌年和凌傲晴双双去了桐城,她几乎气炸了!

    “蓉儿,这大清早,你这是要去哪?”罗欣刚下楼,瞧见乔蓉拎着包要出门,着实好奇。

    乔家上下正为厉陌年单方面解除婚约而恼怒,倘若她说现在去找厉陌年,家里人心里会更生气。

    “今天学校有活动,我得早点去做准备。”乔蓉毕业后在华锦的一所大学做音乐老师,一周只有五节课,十分轻松。

    “孩子,心里要是难受就告诉妈,别做工作狂。”罗欣知道乔蓉被厉家退婚心里不好受,心疼的安慰道。

    乔蓉一向面子高过自尊心,仰起头,傲慢的说:“陌年只不过是图图新鲜感,等他厌倦了,还是会回到我身边的!”

    罗欣见自己的女儿这么要强,到嘴边的安慰还是止住了。

    为了节省去桐城的时间,乔蓉自驾车去了桐城。

    因为在桐城上的大学,乔蓉对桐城再熟悉不过。

    差不多四个小时的车程,乔蓉达到桐城后,双手双脚酸软得都感觉不是自己的了。

    按照厉珊珊提供的地址,她很快就找到了那家酒店。

    前台不肯透露顾客入住房号,乔蓉只好在酒店开了一间房,准备就近打听。

    “我们这是去哪儿?”厉陌年把凌傲晴带出来之后,没告诉她要去哪儿,按捺不住好奇的她,一上车就追问。

    厉陌年特无趣的回了句:“到了就知道了。”

    这跟没回答有区别吗?也太拽了!

    大概是感受到了凌傲晴投过来的白眼,厉陌年的唇角不自觉扬起了弧度。

    车子开离了市区,一路上自然景色美不胜收。

    晨曦微露,荷塘里开满了粉紫,洁白的莲花,微风习习,淡淡的方向驶入车内。

    “厉总,这么好的景色,如果不停下来驻足一下,岂不可惜?”凌傲晴被美景吸引,想要下车近些观赏。

    厉陌年很爽快的点了点头,但限制了时间,“最多半小时。”

    “成交!”凌傲晴打算用手机把景色拍下来,半小时已足够。

    早知道要到郊外,她该穿运动鞋的,结果她穿了一双细高跟鞋。

    厉陌年原本打算在车里等凌傲晴,瞥见她站在了荷塘边,举这个手机看上去十分危险,心里竟有些不放心,跟着下车,颀长的身子挺直地站在荷塘边。

    自拍是每个女生的喜好,凌傲晴也不例外,站在荷塘边,与洁白的莲花同框。

    只是凌傲晴不知道,当下拍美景的她,成了别人眼中的美景。

    “咔嚓”一声,男子拍下这一幕之后,与同伴分享,“果然早起的鸟儿有美食,不仅拍到了宜人景色,还拍到了池中央亭亭玉立的美女!”

    厉陌年听后,莫名扬起唇角,眼中是自豪的神色。

    “你小心点,没瞧见人家男票在旁看着啊?小心告你侵犯他人肖像权!”同伴没好气的警告了他一句,目光却流连在凌傲晴身上挪不开。

    “厉先生,如此美景,快来留影一张!”凌傲晴拍得差不多的时候,扬了扬手机,召唤厉陌年过去。

    偌大的荷塘中央,一袭白色连衣裙的她着实惊艳,笑颜如花的她,这一刻,比那碧海连天里的荷花散出的清香还要沁人心脾。

    厉陌年接受邀约站过去,偷拍的两名摄影师不停地按快门,不愿错过任何唯美刹那。

    “不错,亭亭玉立的美女,出淤泥而不染的君子,美景被他俩抢占了,今天的收获不错!”其中一名摄影师对自己拍摄的作品特别满意。

    “你先等一下,这儿景色不错,我帮你拍一张!”凌傲晴找准角度,一连为厉陌年拍了好几张。

    对于拍照,厉陌年是很排斥的,没想到这一刻竟十分听从。

    凌傲晴过于专注,压根没意识到自己双脚已经快挪出石阶了。

    “小心!”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