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隐情婚约:娇妻放肆爱

作者:舞墨羽 | 现代言情

收藏

  蓄谋已久五年,一夕成亲,她我以为甜蜜幸福生活将要就,哪明白:新婚回门,他家长辈不刻意故意刁难,男人冷眼旁观:“你自求多福!”这即使了,工作也管她?企图被抓到厉氏当总裁帖身助理林倾雪愁容满面的躺在床上,倏然,床头上手机震动。。

第27章 你们住一起了?_隐情婚约:娇妻放肆爱_ 凌傲晴, 厉陌年

    刚一后转身,便瞅见厉陌年朝她走来。凌傲晴顿住脚,脸上露着几许冷嘲,“厉总能制造这一切,切记说是安全的考虑爱。”厉陌年挑了挑眉,笑道:“即使是赌结婚了,该有的浪漫的照旧得有。凌傲晴顿住脚,脸上露出几许冷嘲,“厉总制造这一切,不要说是出于爱。”。...

    刚一转身,便瞧见厉陌年朝她走来。

    凌傲晴顿住脚,脸上露出几许冷嘲,“厉总制造这一切,不要说是出于爱。”

    厉陌年挑了挑眉,笑道:“即便是打赌结婚,该有的浪漫照常得有。”

    “你们厉家人挑选儿媳妇要求那么多,一定会随时上门查岗,厉总这是防患于未然吧?”凌傲晴歪着脑袋,向厉陌年确认到底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又或许,她想找一个不让心里感动泛滥的理由。

    厉陌年没有否认的点了点头,“对,防患于未然。”

    明显是很随意的一句否认,凌傲晴却当真了。

    只是她那么聪明,却没想到,这些鲜花的存活率最多一两周时间,若是真的为了防备厉陌年的父母,又何必用这种方式。

    “厉陌年,你弄这些,让我晚上怎么睡啊?”整个屋子堆满了玫瑰和百合,在房间里呆久了,混搭在一起的浓郁花香味让她感到胸闷。

    刚还满心感动来着,这会儿又皱起眉头挑毛病来了。

    厉陌年慢慢靠近她,唇角勾起一抹微笑,眼神略显邪恶,“我的床够大,睡下你,绰绰有余。”

    凌傲晴只觉得大脑忽然响起一阵轰隆声,她除了有些懵以外,理解不了厉陌年怎么突然说些暧昧不明的话来。

    “我宁可睡地上,也不会上你的床!”借着崩溃劲儿,凌傲晴言语之中带着一股宁死不屈的意味。

    见她那一脸的愤慨劲儿,厉陌年不再为难她,指了指客厅的沙发,“那你今晚先在沙发上将就一下,明天一早我让保洁人员把这些鲜花给清理掉。”

    竟然让她睡沙发,这个男人还有没有点绅士风度?她转念一想,那也比和他同睡一张床好得多。

    她爽快的应道:“好啊,不过这些花不用扔了,并不是接受你这份好意,而是心疼它们生存的短暂性!”

    其实厉陌年只是想要逗逗她,没想到凌傲晴却当真了,“这么大的房子,你竟然睡沙发,说出去丢不丢人?”

    “我丢我的人,与你何干!”凌傲晴边说着,边把床上的被子往沙发上拿。

    厉陌年有些哭笑不得,一把从沙发上拉起她,“厉太太,晚饭的时间都没过,你这么猴急睡觉,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厉陌年,你有病吧!”凌傲晴被厉陌年邪恶的话语震愕住,愣过神之后,被满心的羞涩劲儿驱使,一把将厉陌年狠狠推开。

    这个男人根本不爱自己,干嘛随时随地都来一出暧昧的戏码。

    “是啊,神经病才碰你!”厉陌年语气微带愠怒,说完这句话便出门了。

    厉陌年也不知道自己为何那么生气,难道就因为那一双与林倾雪惊似的眼睛,便把她和林倾雪混为一谈?

    厉陌年走了很久,凌傲晴都没能从他那句愤怒的话语中缓过神来,若不是手机铃声响个不停,她不知道自己会木然多久。

    “傲晴,你到底怎么回事,厉陌年压根不相信你的身份,还在找人调查你!”凌雪峰的语气有些气愤,看来这件事让他感到棘手了。

    凌傲晴反过来安抚凌雪峰的情绪,向他保证道:“大哥,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他查到以往的蛛丝马迹。”

    “傲晴,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让你不要表现得太明显,多顺从厉陌年。”凌雪峰把厉陌年不信任凌傲晴的原因归结为凌傲晴的复仇意图太过明显,才会让厉陌年有所怀疑。

    她还不够顺从吗?为了接近他,短短几天和他领证结婚,还接受厉家人的考验,就差没有和他……

    “你们住在一起了?”凌雪峰试探的声音响起,紧接着说道:“有些情况是避免不了的,如果真要发生,你也要接受。”

    虽然凌雪峰说的含蓄,不过凌傲晴还是听懂了。

    她明白自打决定报仇的那天起,前路充满了未知,诸多困难,诸多妥协要面临。

    凌傲晴心里堵得慌,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凌雪峰,只是淡淡的说:“大哥,你放心吧,我不会给LQ带去麻烦的。”

    “你现在马上回凌家别墅。”凌雪峰的声音偏冷,似乎凌傲晴说错话了。

    这会儿厉陌年也不在家,她也用不着报备,索性便答应了。

    刚下楼,还没来得及到车库取车,某人忽然出现在了眼前。

    兴许是刚才凌雪峰在电话里说厉陌年正调查她的身世,这会儿碰个正着,着实被吓了大跳。

    厉陌年幽深的眼眸盯着她,唇角微动,“我是鬼吗?”

    “对啊,魔鬼!”凌傲晴没好气的应了一声。

    厉陌年嘴角一抽一抽的,极力地憋住笑。

    “刚好吃晚饭的时间,走吧,我带你去吃点东西。”厉陌年的声音看了看时间,黑眸扫过凌傲晴的脸。

    “不用了,我还有点事,你自己去吃吧。”说完,她继续朝前走。

    倏地,凌傲晴纤细的手腕被握住。

    手腕间一阵吃痛感袭过,凌傲晴紧皱着眉头,“厉陌年,你到底想干嘛!”

    “厉太太,你去哪儿不报备也就算了,语气还这么冷淡,像我欠你什么似的!”厉陌年牢牢地握住凌傲晴的手腕,似乎凌傲晴不给好态度,他就不撒手。

    是啊,厉陌年,你欠我的,你这辈子都还不清!

    “你说的对,我的确该知会一声。”凌傲晴的语气轻轻的,脸上虽然没有笑容,但没有刚刚那么愤怒了,并且态度极好的说:“我哥叫我回家吃晚饭,吃过饭就回来。”

    即使怒火当头,凌傲晴还是选择好言好语,凌雪峰说得对,她仇恨的锋芒不能太甚。

    “你大哥,凌雪峰?”厉陌年脸上闪过一丝惊讶,随后笑了笑,“原来是要回娘家,走吧。”

    紧接着,厉陌年拉着她的手就往他停车的地方走去。

    凌傲晴试着挣脱,仍旧没能正脱掉他掌心的控制,又一次忍不住的愤愤然,“厉陌年,我已经说清楚了,你还想怎样!”

    某人没回答,而是强势的把她推进了车子里。

    “咱俩能够顺利领证结婚,大舅子功不可没,正有意登门拜谢。”厉陌年边开车,边笑道。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凌傲晴浑身一颤,不可思议的看了厉陌年完美无瑕的侧脸,总觉得厉陌年变化多端得让她理解不了。

    凌傲晴火速给凌雪峰发了一条短信,问问他的意思,如果凌雪峰不方便见厉陌年,那她再想办法改变主意。

    “早晚都要碰面,那就见见吧。”这是凌雪峰给她的回复。

    她的一切小动作被厉陌年细数在眼底,他什么也不说,唇边溢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凌家别墅,与往日一样,灯火通明,唯一不同的是,凌傲晴刚从车里下来,便瞧见凌雪峰和孙仁达站在别墅门口。

    这是专程来迎接厉陌年吗?

    正狐疑着,厉陌年走到她身旁,很自然的牵起她的手,然后走到凌雪峰面前,“大哥好。”

    天呐,这果真跟见家长没两样。

    凌雪峰今年三十岁,厉陌年二十八岁,两个成功男人相对而立,无不是一道绝美的风景线。

    “晚饭已经准备好,厉总里面请。”凌雪峰微微颔首,举止十分优雅。

    路过凌雪峰的时候,凌傲晴内心有些发虚,心想,凌雪峰该不会以为厉陌年来这儿,是她提议的吧?

    看着满桌子菜,凌傲晴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先不说丰盛的程度,半个小时不到的工夫,凌雪峰就让厨房做出了这么多菜。

    “快吃吧,你一定饿坏了。”凌傲晴刚落座,厉陌年就往她碗里夹菜。

    对于厉陌年异常关心的举动,凌傲晴双眼瞪大如铜铃,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表现出一副特别关心自己的样子。

    难道是演戏?

    凌傲晴还以为上演夫妻恩爱的戏码只需在厉家出现,没想到回了凌家,还要演……

    “厉总,之前对于你娶我小妹的事,我还心存担忧,毕竟你们认识没几天,现在看来,我的顾虑是多余的。”

    “结婚还需趁热,趁着彼此间有好感就互相折磨一辈子吧。”厉陌年说完,幽深的眸子落在凌傲晴身上。

    凌傲晴听了厉陌年的话,险些被入喉的食物噎住,心里禁不住腹诽,他们什么时候互生好感了?

    不过想到凌雪峰知晓一切,所以厉陌年的那些胡言乱语,她当做无所谓。

    “厉总说的有道理。”凌雪峰脸上虽带着笑,不过眼眸里的神色却染上了一层复杂。

    “对了大哥,即为一家人,那就叫我陌年吧,一口一个厉总,听着生分又别扭。”

    厉陌年不是很高冷吗?这些自来熟的话,他还真讲得出口。

    凌傲晴一脸黑化的同时,偷偷地看了眼凌雪峰的表情,心里尴尬得要命。

    “好。”凌雪峰应声之后,对站在身后的管家吩咐道:“把我珍藏的酒拿出来,我和陌年喝一杯。”

    “大哥,陌年不胜酒力……我看还是算了吧……”凌傲晴可不想等下搀扶醉醺醺的他回家,立马出言阻拦。

    可这句话却被凌雪峰调侃成体贴厉陌年。

    而且厉陌年还特自恋的附和,“有老婆如此,夫复何求。”

    凌雪峰的那些陈酿,酒精度很高,酒量再好也会醉。

    “陌年,我大哥对酒精过敏,一沾酒,浑身起水泡。”凌傲晴生掰硬扯的找了个借口。

    彼时还对凌雪峰使了个眼色。

    “是这样吗?”厉陌年表示怀疑。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