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总裁情锁小娇妻

作者:云中月 | 游戏异界

收藏

  初遇,生活……被他搅得一塌糊涂……再遇,人生被他搅得一塌糊涂……阴差阳错再次相遇的两个人,她撩开他心底的涟漪,他将她视作囊中之物。他用一纸婚契锁她一生的承诺。她我以为他们于小鱼拎着从菜市场刚刚买回来的新鲜猪肉,鲫鱼,青菜萝卜,悠哉的哼着小曲,大步朝家中走去。。

第8章 你还真是非一般的混蛋_总裁情锁小娇妻_ 于小鱼, 皇甫冀

    皇甫冀,你还啊非通常的混蛋……于小鱼红着脸,心中暗自的骂道,脸上堆出一副安全无害的模样“但是不打搅,皇甫先生的雅兴了。”说着,拾掇东西,准备好离开了。“停住!”皇甫冀说着,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皇甫冀,你还真是非一般的混蛋……

    于小鱼红着脸,心中暗暗的骂道,脸上堆出一副无害的模样“还是不打扰,皇甫先生的雅兴了。”

    说着,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站住!”皇甫冀高傲的声音响起,“扶我去洗澡。”明明就是虚弱的走路都需要人扶,为毛还拽的一塌糊涂。

    “额,好。”于小鱼自知拒绝不了这位大爷的要求,乖巧的上前扶住他。

    皇甫冀高大的身子压在于小鱼的小肩膀上。

    浴室。

    于小鱼放好了温水,毛巾,沐浴露,盈盈一笑,“准备好了,我出去了。”

    皇甫冀一抬手,一把拉住于小鱼的手腕,“要不,一起洗。”

    “不,不,我,我没有和别人一起洗的习惯。”于小鱼紧张的想要挣脱他的束缚,偏偏手腕被牢牢地牵制住。

    “习惯,可以慢慢培养。”

    培养你个大头鬼。

    “哈哈。”皇甫冀见于小鱼那一副受气小媳妇的模样,忍不住大笑,手腕一松。

    于小鱼瞬间跳了出去。

    多久没有这样笑过了,上一次开怀大笑,是哪一年的事了?

    皇甫冀缓缓的落下笑容,扶着浴缸的边缘,慢慢的坐了进去,水温刚好,很舒服,心里一暖。

    半个小时之后。

    “于小鱼,进来扶我。”

    于小鱼嘴角抽了抽,大哥,你还真当我是你们家二十四孝保姆……

    脚步依旧没骨气的走了过去。

    浴室的门打开,某男腰间系着一条白色的浴巾,上身坚实的肌肉,有几滴水珠俏皮的滑落。

    美男出浴图!

    唯一有碍瞻观的就是胸前湿透了耷拉下来的白色纱布。

    皇甫冀嘴角一扬,“看够了吗?”声音略冰冷。

    于小鱼打了一个机灵,美男有毒,少看为妙,两步上前,扶着他回到卧室。

    刚坐到床上,皇甫冀抽了两口气,胸口的伤沾到水,痛。

    刚要开口吩咐,于小鱼已经将药物准备妥当,小心的解开纱布,准备换药。

    皮肉外翻的伤口,微微有血渗出,顺着叶子的脉络,红彤彤一片。

    于小鱼轻轻的吹了一口气。

    痒痒的,缓解了不少疼痛感,吹得皇甫冀心里也痒痒的。

    这个女人真是不懂男人!要不是自己受伤,早就……念头划过,皇甫冀的脸阴沉的越发厉害。

    包好伤口,于小鱼满意的看着自己系出的蝴蝶结,美滋滋的一笑,正迎上皇甫冀阴鸷的目光。

    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出去!”冰冷的声音响起。

    于小鱼微愣,还是依言出了卧室。

    心里涌上来些许不舒服的感觉,明明那是我的卧室,我的床,为毛被赶出来的还是我?

    有钱人是不是都这么的,变态……

    于小鱼心里YY着,想象着有一天自己也趾高气昂的指使皇甫冀擦地做饭,哼!

    傲娇的昂起头。

    到客房铺床睡觉去。

    夜,如水。

    于小鱼睡得正香,手机响了起来。

    一遍,两遍,三遍……

    尼玛,大半夜扰人清梦。

    终于,于小鱼爬了起来,气嘟嘟接起电话,“有病吧你,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觉了!”

    啪!挂断,关机。

    爬回床上,分分钟又睡了过去……

    禹良看着被挂断的手机,表情变了几变。

    “怎么了?是不是老大出事了?”邹北紧张的问道。

    “咳咳,那个,是个女的接的电话。”禹良看看邹北,重新确认了一下,没错,这个号码是老大用过的,只是那个声音好听的女孩子是谁?

    “女的?”邹北一把抢过手机,迅速的拨通了号码。‘您好,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邹北,完了,你说会不会是咱们饶了老大和美人的清梦?”禹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邹北白了他一眼,起身出了暗夜。

    暗夜,J市最著名的酒吧,夜晚中行走的男人女人的最爱,在这里,你可以自由的享受音乐以及酒精的麻醉,当然也是猎艳的好去处。

    “喂!邹北……呵,真是一块木头。”禹良收起手机,拿着酒杯,悠哉的在人群中穿梭,寻找他今晚的猎物……

    早上五点钟,于小鱼准时起床,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看着外面晴空万里,心情美妙的无法言喻。

    哼着轻快的曲子,准备早饭。

    清粥小菜,是于小鱼的最爱,奈何住进来的这位大爷,无肉不欢,算了他是病号,不和他一般见识,煮了一锅瘦肉粥。

    空气中弥散着香味。

    皇甫冀肚子咕噜咕噜叫起来,习惯晚起的他,皱着眉睁开眼睛。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