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总裁情锁小娇妻

作者:云中月 | 游戏异界

收藏

  初遇,生活……被他搅得一塌糊涂……再遇,人生被他搅得一塌糊涂……阴差阳错再次相遇的两个人,她撩开他心底的涟漪,他将她视作囊中之物。他用一纸婚契锁她一生的承诺。她我以为他们于小鱼拎着从菜市场刚刚买回来的新鲜猪肉,鲫鱼,青菜萝卜,悠哉的哼着小曲,大步朝家中走去。。

第28章 高烧_总裁情锁小娇妻_ 于小鱼, 皇甫冀

    于小鱼做了一个亢长的梦。梦里面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身后长着一双蝴蝶的翅膀,穿着的美丽的公主裙,在花丛间翻飞,笑声欢快。花的尽头,坐着一个女人。白色的长裙,头上戴着梦里面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身后长着一双蝴蝶的翅膀,穿着美丽的公主裙,在花丛间飞舞,笑声轻快。。...

    于小鱼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梦里面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身后长着一双蝴蝶的翅膀,穿着美丽的公主裙,在花丛间飞舞,笑声轻快。

    花的尽头,坐着一个女人。

    白色的长裙,头上戴着美丽的花环,浅浅淡淡的笑,风吹过花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散,薄雾更让她看起来宛若谪仙。

    小女孩扑闪着美丽的翅膀朝她飞过去,女人优雅的起身,裙角飞扬,招手,她的声音很美、很熟悉,“小鱼,来。”

    小女孩像是被蛊惑了一样,用力的飞过去,花的尽头,用力一扑,抱住的却只是一个幻影……

    “别走,别走!妈妈!”小女孩子大声的呼喊着,周围却瞬间变成了冰天雪地,她赤着脚走在雪地上,冰冷刺骨。

    “冷……冷……”于小鱼蜷缩在皇甫冀的怀里,喃喃的说着,额头上渗出许多冷汗,身体轻颤,一双手紧紧的抱着皇甫冀。

    皇甫冀本来睡眠就很轻,此刻更是完全清醒过来,大手敷在她的额头上,烫的手心一抖。

    该死,竟然把自己折腾发烧了!

    “妈妈,妈妈……”低头正听见她宛若梦魇一般的喃喃自语……英俊的眉,紧紧地蹙成一团。

    小鱼十三岁之后的身世他了解的清楚,关于她的母亲却查不到分毫,这说明,小鱼的母亲被一个神秘的力量保护起来,而这个力量并不比自己弱,甚至更强。

    究竟是什么原因会让一个母亲抛下自己的女儿不管,在她仅有十三岁的年纪?

    金钱,名利,地位?

    皇甫冀嘴角勾勒出一个嘲讽的弧度,同时心里对小鱼,多了几分怜惜。

    “欧炎,小鱼发烧了,过来。”皇甫冀拨通了欧炎的电话,只说了一句便挂断。

    他还要去照顾那个女人。

    欧炎正在上课,看着忽然黑了的屏幕,嘴角猛抽,表哥,你就这么把我当成私人医生用,真的好吗?

    尽管如此腹侧,手上还是开始收拾书本,修长的身影站起,瞬间吸引了全场女生的注意,或者说这堂课会有这么的女——学生的主要原因,就是医学院的男神欧炎来上课。

    欧炎完全忽略了众人痴迷的目光,以及讲台上老师的不解,迈开长腿,讲台位置略停留,“老师,家里有事,先走了。”

    老师茫然的点头。

    众目睽睽下,他走得潇洒。

    留下一地花瓣飘落。

    欧炎的车子设备齐全,他习惯坐在后座,见他走过来,司机老张马上将所有的车窗全部打开。

    风从车窗吹进,绕了几个圈又俏皮的离开,落下一片清凉。

    “去博名雅居。”

    十九楼。

    欧炎给于小鱼测了体温。

    “39度5。”

    “本来就够笨的,这下直接烧傻了。”皇甫冀一边拧着毛巾,一边抱怨,画面略违和。

    欧炎轻笑,表哥还真是口是心非的典范。

    “退烧药。”欧炎从自己的医药箱里,拿出一瓶紫色的液体,送到皇甫冀手里。

    皇甫冀单手抱起于小鱼。

    “于小鱼,起来吃药。”

    没反应。

    竟然不理我,你死定了,于小鱼。

    “于小鱼!醒醒。”皇甫冀耐着性子在她的小脸上拍了拍,于小鱼终于睁开眼睛,整张脸因为发烧红的像一个熟透了的苹果,吧嗒,上下眼皮又一次合在一起。

    看着皇甫冀郁闷纠结气愤的表情瞬间转换,欧炎忍不住轻笑出声,“表哥,我从来不知道你也会有这么丰富的表情。”

    “滚到客厅去!”皇甫冀当场发飙。

    欧炎吐吐舌,避免战火东引,迅速的飞到客厅。

    皇甫冀见叫不醒于小鱼,索性直接把药水倒进自己的嘴里,双唇封住她的唇,慢慢的撬开唇瓣,将药渡进她的口中。

    于小鱼的唇瓣很软柔柔的,即使苦涩的药在二人的唇齿之间蔓延,依旧甘甜……

    “嗯……”直到她呼吸不畅嘤咛一声,皇甫冀才缓缓的松开她,眸子里染上一层火。

    得到新鲜空气之后,于小鱼轻哼了一声,翻了一个身,舒服的又睡了过去。

    真是一头猪!

    皇甫冀白了她一眼,冲到卫生间洗了洗脸。

    “药吃过了,多久会退烧?”

    “一刻钟。”欧炎看着于小鱼略肿的唇瓣,瞬间明白刚刚自己错过了什么,咳咳,打趣的轻咳两声。

    “为什么会发烧?”皇甫冀追问,很随意的靠在床铺上,修长的腿叠在一起。

    “应该是受了什么刺激,加上运动过量诱发感染。”眼前的画面,有点怪怪的,却让人觉得很温暖,一个男人守着一个女人,最主要,男人竟然是表哥……

    皇甫冀身侧的手指微微弯曲,一想到,这女人是为了皇甫沐才弄得这么狼狈,恨不得直接把她丢出去!

    于小鱼再次清醒的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

    她下意识的抬手按按自己的太阳穴,迷茫的睁开眼睛,全身好酸痛,像是被碾压过一样,头一歪。

    “啊——”尖叫声刺耳。

    床上竟然还有一个人!

    “于小鱼你找死!”皇甫冀薄怒的声音响起,照顾了她一夜,刚刚睡着就被刺耳的叫声吵醒,此刻,想杀人。

    “你……你,怎么,怎么会,会在我的床上?”于小鱼小心翼翼的问道,下意识的掀起被子,你妹,衣服为毛不是原来穿的那一身?

    “你说呢?”皇甫冀单臂支撑起身体,倾身而上,忽然一笑。看得于小鱼一个晃神。

    皇甫冀从不轻易笑,宛若刀削的五官,因这一笑变得柔和,很动人。

    “我……我。”于小鱼努力的想啊想。

    “笨死你算了!”皇甫冀轻轻的戳了一下于小鱼的脑袋,“欧炎,她醒了!”

    还在睡沙发的欧炎,伸了一个懒腰,便走了进来。

    多少年,哦,不,其实是从来没有睡过沙发的欧炎,第一次就这么轻易的交给了小鱼——家的沙发,咳咳。

    “退烧了,没反复就没事了,记得换药,吃药,在家呆三天。”欧炎检查之后叮嘱了两句,转身离开,睡眠对于一个男人而言有多重要,天知道,回家睡觉!

    “我发烧了啊?”于小鱼眨巴眨巴眼睛问道。

    皇甫冀脸色阴沉的点了点头,“叫你乱跑!”

    “呵呵,谢谢你们。”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皇甫冀看着她,同样的一个人,在梦中可以哭的那么可怜,醒来之后又能那么迅速的带上一个快乐的面具,将自己的悲伤完全掩盖起来,这女人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咕噜咕噜……

    于小鱼不好意思的看看自己的肚子,已经瘪的不像话,昨天貌似一天也没怎么吃东西,难怪会饿。

    “等着。”皇甫冀语气不善的扔下一句话。

    嘴硬心软,这是于小鱼对皇甫冀的全新评价。

    不多时,一大碗色香味俱全的面新鲜出炉,“皇甫冀真的谢谢你。”

    “哼,我只是不想我的房子里死人而已。”

    傲娇,明明就是关心人家还不承认,唉,男人傲娇起来真是没办法!于小鱼耸耸肩,丝毫不介意他的态度,大口的吃着面,将心底浮上来的隐痛,狠狠地压下。

    重新回到床上的于小鱼,大脑再一次回路,想起自己貌似被换了衣服!皇甫冀?欧炎?不,他们都是男的,两道清秀的小眉头纠结的挤在一起,嘟着小嘴想问不敢问,不敢问又想问……

    “有事?”皇甫冀几乎被她的表情逗笑。

    “那个……那个……我,我的衣服……是,是……”

    “我换的,出了一身的汗臭死了!”皇甫冀一脸嫌弃的说道。

    纳尼!大哥,我是女的你是男的,给我换衣服,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淡定,这要是封建社会,你要对我负责滴……

    当然,这些话只敢腹侧……

    “怎么,你全身上下没有二两肉,我误以为是在给小孩子换衣服,于小鱼,你完全没发育嘛……”皇甫冀嘴角的笑肆意的放大,看她红着脸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的羞涩表情,心情舒畅。

    于小鱼抓着被子,慢慢的往里滑,你妹的皇甫冀,快滚——

    “哈哈哈!”皇甫冀终于在被子下面某人的殷切希望下,打道回府。

    呼,于小鱼钻出被子,透了口气。

    从枕头下面摸出手机。

    上面有皇甫沐的信息,告诉她自己已经到了美国,让小鱼好好照顾自己。

    莫紫黛的信息,同意也是安全着陆,叮嘱小鱼注意身体。

    最后一条是老古发来的,告诉小鱼可以在家休息一个星期,并对她受伤表示歉意。

    一个星期唉,太好了,可以放假了。

    小鱼对着手机笑的灿烂,一一回复之后,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不一会又和周公约会去了。

    “主人,那个神经病来电话了,接不接,接不接?”

    熟悉的铃声将于小鱼从睡梦中拉了回来。

    “喂。”

    “于小鱼,十分钟之后,禹良来给你送饭,穿上衣服。”

    “哦。”

    电话就被挂断了。

    本来想道谢的……

    于小鱼起身,好在身上的伤口已经不怎么痛了,找了一身家居服换好,淡粉色上面有一只可爱的小兔子,裤脚的两边也各有一只小小兔,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头发扎成马尾。

    忽然想起那个铃声,抓起手机把铃声换掉,万一被那位大爷发现,额,会死的很惨。

    十分钟,时间刚刚好,门外啪嗒的开门声响起。

    禹良拎着两个大饭盒走了进来,眼前一亮“小嫂子,听老大说你昨晚累坏了。”

    昨晚,累坏了?

    本来很平淡的词不知道为什么在禹良的嘴里组合起来,变得味道怪怪的。

    “还,还好。”

    “小嫂子,这些都是补身体的,你多吃一点。”

    于小鱼嘴角猛抽。

    接过饭菜,显然禹良没有离开的打算。

    “你,要一起吃吗?”小鱼出自礼貌问了一句。

    “好啊!小嫂子我就等你这句话了,你不知道我出来的时候就饿了。”禹良笑嘻嘻的坐在餐桌前。

    小鱼汗,禹良真是极品。

    “小嫂子,没有什么你私藏的菜吗?”禹良目光四处打量。

    “只有点白醋萝卜,你吃吗?”

    “吃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