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奇门战神

作者:路伞 | 悬疑灵异

收藏

  叶离风后奇门遁甲,数千年来的最惊艳四座传承人,一身惊天战力,富可敌国,却不爱江山只爱美人,为了她心甘情愿可以选择放弃承继,藏起曾的辉煌的历史,可以选择到三流小家族中当登门女婿。叶离望着凝在车窗的雨珠,嘴角挂着淡淡笑意,脑海里全是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女子。。

第4章 一网打尽_奇门战神_ 叶离, 沈秋止

    刘二尽心竭尽全力的向叶离分析讲解规则。后者几次都则表示太难,看不懂,欲准备离开了。虽然刘二每次竭尽全力劝解,叶离才勉勉强强“应下”。约摸半半小时,刘二回来打招呼,“人都到齐了,请叶总移后者几次都表示太难,看不懂,欲打算离开。。...

    刘二尽心尽力的向叶离讲解规则。

    后者几次都表示太难,看不懂,欲打算离开。

    但是刘二每次尽力劝说,叶离才勉强“应下”。

    约莫半小时,刘二过来招呼,“人都到齐了,请叶总移步三楼的贵宾室。”

    叶离摇摇头道:“二楼不挺好的么?干嘛要换地方,我比较喜欢热闹点的,有氛围。”

    刘二道:“二楼人多眼杂,也不太方便,倘若有人多嘴报牌也不好吧。”

    叶离摊摊手道:“就喜欢二楼的氛围,要是不行就拉倒。”

    刘二面露为难,最后咬咬牙道:“行,我去跟另外几位商量商量。”

    很明显另外五人都是他找来的托,哪有什么商量不商量。

    叶离心中自然明白。

    做局嘛。

    叶离从五岁就开始学做局。

    只不过做的是奇门遁甲局,起局破局,信手拈来。

    果不其然,没多久刘二就带着几名所谓的老板返回二楼,命人整理好桌子。

    “生门落兑七宫,正西方。”

    叶离特意找来纸跟笔,画出九宫八卦等要素起局,而后坐到西方的位置上,“戊乙入云,青龙合灵,诸事大吉!”

    装傻就要装的像点。

    “叶总还懂请仙扶鸾之法?”

    刘二露着个笑脸,心中却是暗道:“今晚就算神仙下凡也救不得你!”

    叶离笑言道:“不太懂,只是找找吉位,图个吉利嘛!”

    刘二点头哈腰道:“要的要的,那我们开始?”

    “来吧!”

    随着其余几人的落座,荷官开始洗牌和发牌。

    “哇,牌不错啊!”

    头一把叶离拿到一对K,轮到他说话的时候,当即就加注一百万。

    其余五人瞧着架势纷纷表示不跟。

    首轮赢下底注五十万。

    但其他几人的脸上或多或少都有些讥讽,因为看得出叶离真的不懂德州的规则。

    德州扑克牌玩的是运气,更是经验和心理战。

    像叶离这种牌稍微好点就喜欢张扬的,通常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再者,发牌的荷官与其余五人皆是穿同一条裤子的,他们想要什么牌就有什么牌,运气自然也不会站到叶离这边。

    他拿什么赢?

    第二把,叶离上手又是不错的好牌,一对十。

    他仍旧加注百万。

    有两人跟注。

    叶离佯装兴奋之色,三张公牌打开——8,9,10与他手上的一对10组成三个。

    于是他急冲冲的又加注五百万。

    另外二人见鱼上钩,在五百万的基础上又加注五百万。

    叶离挠挠头,故作很为难的样子,“嚯,刺激啊!你们俩该不会都是顺子吧?”

    其中一个中年胖子道:“怎么,害怕了?”

    “下把再来。”

    叶离犹豫许久,最后选择弃牌,

    随后两人还在假装加注,只是数额并不是很大。

    叶离静静的看他们做戏。

    最后开牌,最大的是对九,另一个是对八。

    如果叶离不弃牌,他三个10是最大。

    叶离假装懊恼的狠拍桌子,动静大的响彻整个二楼,其它玩客纷纷侧目望来。

    但是这边并不让人围观,众人也是远远眺望着。

    之前说话的那人,笑道:“小兄弟别动气,牌桌上最讲究战术,兵不厌诈嘛,下把继续努力。”

    叶离点头称是:“谢前辈指点。”

    刘二在旁笑而不语。

    第三局。

    叶离上手黑桃A黑桃K,六人皆是底注看牌。

    黑桃J,红桃七,方片A。

    “加注一百万。”

    轮到先前的胖子说话,他二话不说就是一百万。

    而他的下家更是凶猛,直接再多加五百万,叶离和其余三人全都跟注。

    又轮到胖子:“看来大家的牌都挺好嘛,我跟五百万再加一千万!”

    “哗……”

    整个二楼响起一片哗然。

    桌面注金已经四千万,有些人一辈子都不曾见过如此多的钱。

    他下家当仁不让,同样再跟胖子。

    叶离低头思忖片刻,而后道:“这回还想吓我?我跟……”

    剩余最后两个直接弃牌。

    其余两个公牌打开——梅花7和方片J。

    叶离不仅没能博到同花顺,连同花都没有,最大只有一对A。

    胖子大笑道:“小兄弟不好意思,我两对,我猜你应该只有一对A吧?”

    而他的下家不屑的看一眼胖子:“你也别高兴太早,我三个七是我赢。”

    胖子的笑容瞬间凝固,一副满是震惊的神态。

    三个七那位,在与胖子演过戏之后,兴奋的伸手去揽回桌子上的筹码。

    看他们做完戏,叶离却是抬手笑道:“等等……”

    对面的人停止动作,冷笑道:“怎么,输不起?”

    叶离打开桌上的牌,“三条A比三条7要大吧?”

    那人惊骇道:“不可能!”

    桌子上的所有人都面露惊容,在旁观看的刘二也无法淡定了,“你出老千,刚刚的底牌明明是黑桃A和黑桃K的!”

    叶离的下家更是道:“对,他手里的这个A明明是我的,先前肯定是我弃牌的时候他换的!”

    “开局前都搜过身的,说话要讲证据,我赢钱你们就想耍赖?”

    叶离收起嬉笑的面孔,压低声音道:“这局赢五千多万,加上我手上的筹码,也懒得算了,连同早先的三千万,和我的本钱拢共八千五百万,不过分吧?”

    刘老二青筋突起,“妄想,出老千还想拿钱走人?”

    “大家都来评评理啊,有人赢钱不给钱,反倒诬赖我出老千!”

    叶离转身冲着远远遥望的其余赌徒呼喊一声,大家也开始议论起来。

    刘二恨得咬牙切齿,“小子,我劝你别搞事!”

    叶离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刘二脸上迅速浮上五个巴掌印。

    刘二手底下的那些爪牙瞬间围过来,刘二忍着痛抬手示意手下让别动。

    叶离压低声音,狠狠道:“我只是拿回你从沈仲那里讹走的三千万,如果不识相,我敢保证今后的日子你们不会好过,信否?”

    “你大爷的,当个上门姑爷真把自己当成人物了?”

    刘二暴起,大手一挥,将近十名弟兄一拥而上,“给我把他扔出去,也不打听打听这是谁的场子,真以为怕了沈家不成!”

    “全都住手!”

    千钧一发之际,远处某位观望已久的青年忽然走出来,掏出配枪,“警察,都不许动!”

    二楼共有三处可以离开的大门,在青年警察的喊声之下,人群一哄而散,涌向几处可以逃走的门口。

    “通通不许动,双手抱头,蹲下!”

    可惜,很明显人家是有备而来。

    而且全都身着便衣,同伴率先发声之后,其余便衣亦是早就守住几个出口。

    刘二暴跳如雷道:“你们是哪里的,敢来抓我的场子?”

    “刘春花,有人举报你敲诈勒索、放高利贷、开设赌场从事涉黑行动……”

    青年便衣警察掏出拘捕令,“有什么话,跟我们回去再说。”

    “刘春花?人长得不卫生,名字倒挺环保。”

    叶离哈哈大笑,而后拍拍青年的肩膀,“我先撤,记得帮忙追讨回八千五百万,顺便再受受累就帮我捐掉吧。”

    “叶先生请等等,还是要简单做个笔录的。”

    青年连忙喊住叶离,然后凑到叶离的耳边说道:“我叫吴估,待会做笔录的时候,记得跟我同事说你是我的线人。”

    他们之间并不认识。

    可以说叶离在整个江夏,除沈家以外都没有旧识。

    吴估等人之所以会在此出现,是早先叶离趁刘二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发短信托司机老王找来的帮手。

    别看老王平时性情有点憨,头上绿油油。

    但他是宗门与外界联络的负责人之一,很多事情都需要他传话,全国各地人脉什么的自然不在话下。

    做完笔录,叶离也得以体验一把免费警察接送的福利。

    回到沈家已是凌晨一点。

    沈秋止父女已经睡下,大门紧闭着,连敲几下门都没有人回应。

    望一眼四周,找到一个支撑点,叶离用力纵身一跃,身形直掠二楼,抓住窗户爬了上去。

    巧的是刚好是沈秋止所在的房间。

    “睡得真熟。”

    月光透过窗户照耀在她的脸上,叶离静静看了好一会。

    熟睡中的沈秋止一个翻身,踢开被子。

    叶离差点吐血。

    她居然什么都没穿!

    “没想到还有这种癖好。”

    叶离顿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挣扎好一会,“反正是我媳妇,看看怎么了!”

    轻手轻脚的爬进去,屏住呼吸,脱下外套和鞋。

    所有的动作慢到不能再慢,就怕会惊醒眼前的佳人。

    而后他终于躺到床上,缓缓呼吸,心脏却扑腾扑腾的猛跳。

    恍若有头洪水猛兽正在逐渐苏醒。

    这一天,他等了已有八年之久。

    一天。

    也叫一日。

    叶离做足心理准备,终于决定要向沈秋止伸出“罪恶”的手。

    可是扑了个空。

    不知道什么时候沈秋止就已经醒转,迅速的躲过叶离的手。

    抓住被子掩住自己身体,在月光下冷冷的盯着叶离。

    四目交接,气氛尴尬。

    “呃……你听我解释。”

    “不想听,你可以睡床,不许碰我!”

    沈秋止冷漠的说完,就用被子将自己裹得像跟粽子般,倒头睡下。

    “唉……”

    叶离长长叹一口气,侧身背对着沈秋止,却久久不能入眠。

    心中多少有点后悔自己的举动。

    以及淡淡的失落。

    他不知道该怎么向沈秋止展露自己的心意。

    他思绪乱飞,神游千里的时候,沈秋止扯出一半的被子盖在他身上,并道:“不盖被子,冷死你。”

    心头大暖,感动的想立即转身抱住她。

    “不准碰!”

    “好,听你的。”

    “混蛋,拿开你的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