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奇门战神

作者:路伞 | 悬疑灵异

收藏

  叶离风后奇门遁甲,数千年来的最惊艳四座传承人,一身惊天战力,富可敌国,却不爱江山只爱美人,为了她心甘情愿可以选择放弃承继,藏起曾的辉煌的历史,可以选择到三流小家族中当登门女婿。叶离望着凝在车窗的雨珠,嘴角挂着淡淡笑意,脑海里全是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女子。。

第6章 水落石出_奇门战神_ 叶离, 沈秋止

    吴估和沈集打过几次交道,算严禁熟络,倒也认识了。沈集自指出把握住叶离的把柄,并准备借以将叶离打得难以爬起来。吴估听见有人要举报案件,登时来了精神:“好事啊,先说你们都沈集自认为抓住叶离的把柄,并打算以此将叶离打的无法翻身。。...

    吴估和沈集打过几次交道,算不得熟络,倒也认识。

    沈集自认为抓住叶离的把柄,并打算以此将叶离打的无法翻身。

    吴估听到有人要举报案件,顿时来了精神:“好事啊,说说你们都掌握到什么证据。”

    他从老三手中取过手机,点开播放,并指着叶离道:“就是这家伙,跟一群不知道什么人在赌,听他们的对话,涉案金额恐怕已过亿!”

    “啊?搞错了……”

    吴估看一眼叶离,冲后者点头致意,紧接着道:“误会,都是误会。”

    沈集会错意,“小吴,我知道你是在顾及我沈家的面子,但你放心,我们家族对犯法行为绝不姑息,更不会包庇,况且他还没正式成为我们家族的上门女婿!”

    他女儿沈夏婵连忙点头:“没错,绝不姑息,请马上将他拘捕调查。”

    沈老二道:“视频里证据确凿,应该已经够立案标准……”

    你一句我一言,都已经快把吴估给搞蒙了,他斩钉截铁道:“我办案从不看谁的面子,只要确定存在违法犯罪的行为,我定会公事公办。”

    沈夏婵急不可耐,迫不及待的想看叶离被捕,“那你还愣在这里跟个木头一样干嘛,赶紧抓人啊!”

    吴估十分不喜她的语气,冷冷瞪她一眼,而后平复一下才道:“不能抓!”

    “你敢瞪我?”

    沈夏婵不是什么善茬,瞬间就毛了,“信不信我打个电话马上就让你停职。”

    吴估直接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来,你打。”

    “你……”

    沈夏婵气的说不出话来。

    “夏婵,不要胡闹。”

    沈集见状立马制止,但对吴估的脸色也变得冷漠起来,“为何不能抓?”

    吴估反问道:“好人我为何要抓?”

    “好啊,原来是被他收买的狗腿子,我算是看出来了。”

    沈夏婵冷笑,转头看着叶离:“原来有后台,难怪如此嚣张!”

    “以为找个小警察当靠山就没事了?”

    沈老二一副了然于胸的神态,“我找你上级举报,你们俩等着。”

    “哈哈,快去。”

    吴估被气笑了,直接略过沈集等人,走到叶离的身边,取出张纸:“叶总,事情都办妥了,不过捐款的事还需要你亲自签字。以及需要与沈仲先生做个笔录。”

    叶离点点头:“好说,有笔吗?”

    吴估取出笔和文件让叶离签字后,又不解的问道:“你是沈家的上门女婿?确定我没听错吗?”

    叶离只是笑笑。

    旁边,沈老二真的拿出电话去投诉。

    但是打完电话后,他脸色非常的难看。

    沈集问道:“怎么说?”

    沈老二瞳孔寒芒闪烁,“说他俩不仅没问题,还立了大功。”

    “在叶总的协助下,昨夜我们刑警分队连同辖区派出所三十几名同事,共同捣毁郊外的某个地下赌场。”吴估扫一眼沈集等人,“我们刑警队办案,不必知会沈家吧?”

    叶离淡淡道:“有一事不解,诸位说老爷子住院是因为我去赌输钱,然后被气到发病?请问老爷子几点发病,又是何时送医?”

    众人沉默,脸色阴晴不定。

    吴估大概明白怎么回事,告知众人:“叶总非但没有犯法,还做了件大好事,将刘二的犯罪团伙通过勒索和做局谋骗的八千五百万,追讨回来后全数捐给我省山区用作希望小学的建设。”

    “八千……五百万!”

    沈集险些气到吐血,几乎相当于集团上下近万人工作两年的净利润。

    他居然拿去捐了!

    吴夏婵大声喝道:“谁允许你擅自拿我们家的钱去捐的?”

    叶离压根不管她,“你们先回答我,老爷子是怎么回事。”

    “各位的声音能不能稍微小点,这里是医院,还有病人还在ICU里呢!”

    有位护士忍不住出声提醒,而后对叶离道:“病人是昨夜九点送医的,病情是肺栓塞导致大脑缺氧窒息,手术后虽然现在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但什么时候能苏醒不好说,也有可能会因此成为植物人。”

    沈集训斥道:“你一个护士又不是医生懂个屁,在这瞎说什么。我家老爷子吉人自有天相,怎么会成植物人!”

    护士面带委屈道:“是医生说的,我只是复述他的话。”

    “我可以进去看看老人么?”

    叶离懂医术,他想进去查看老爷子的情况。

    护士摇头表示,现在老人还很虚弱,最好谁都不要去打扰。

    他点头表示理解。

    “昨晚九点就送医,到现在才通知我们?”

    叶离望一眼沈集,明显见着他眼神有点闪烁躲避,似乎在心虚,“请问中间将近十二个小时发生什么,是否你们一手谋划,并企图嫁祸在我身上!”

    沈集面色阴沉道:“你仍旧属于外人,我们为何要告知与你,少在这血口喷人!”

    “既然如此,为什么今天一早就赶紧把我们喊来,怕我和秋止去登记然后回来争家产?”

    叶离微怒道:“奉劝一句,做人须有底线。”

    沈集三兄弟脸色很是难看。

    “姓叶的,在这装什么大义凛然,也不知谁见我不答应婚事,转头就奔向秋止那小贱妮子,比起卑鄙谁及你半分?”

    沈夏婵见状赶紧跑出来替父亲解围,“你还是先解释那八千五百万的事吧!拿别人的血汗钱扮大款,装慈善家,你可真有意思。”

    “抱歉,我从没想过要和你结婚,八年前救下老爷子,在医院老爷子说要把沈夏婵嫁给我当媳妇,而当时秋止在场,令我误以为秋止的名字是沈夏婵,我喜欢的向来都是秋止,从不是你!”

    叶离随后又道:“另外,八千五百万不是沈家的钱,也不是老爷子给我的,至于钱从何而来,关你们屁事!”

    沈秋止听闻这番话之后,微微错愕,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

    沈集大声喝道:“臭小子,说话注意点,别以为有老爷子为你撑腰就目中无人,何况老爷子现在还在里面躺着呢!”

    沈夏婵冷笑讥讽道:“呵呵,你继续编……”

    “这是八年前我画的秋止画像,从那起一直带在身上。”

    他掏出一张巴掌大满是皱褶的纸,小心翼翼的打开,露出纸上的铅笔画像。

    仔细看与秋止有几分相似,除此之外还写着几个小字。

    仔细一看正是沈夏婵的名字。

    沈秋止看着叶离,不管他的话是真是假,但这一刻真的很感动。

    沈夏婵面子有点挂不住 ,但仍不遗余力的嘲讽道:“呵呵,为找个心安理得的借口,还特意画个画做旧,你可真是煞费苦心!”

    “对不起,你这幅尊容我真的看不上。”

    叶离明白跟他们说再多也是废话,干脆什么都不说,拉上沈秋止道:“走,我们去登记。”

    “你敢!”

    沈集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听到登记二字连忙跳出来,“老爷子因你而气到住院,目前生死未卜,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现在还想去登记回来分财产?”

    “又变成我的责任了?”

    叶离毫不掩饰的讥讽道:“你倒是说说怎样我们才可以去登记!”

    “老爷子一天不醒,你们就一天不能去登记,毕竟谁也说不准老爷子会不会因为你的卑劣行径而改主意!”

    “好!那就等着瞧,希望老爷子醒来的时候,某些人不会气吐血就好!”

    叶离欣然答应,他隐隐觉得沈老爷子的住院的事与沈集有脱不了的干系。

    至于老爷子是否真会成为植物人,他并无太多担忧。

    只要命还在,想法救回来便是!

    现在人多眼杂,估计沈集断然不会放他进入病房,只能等他们走后再做打算。

    沈仲跟吴估昨晚笔录之后,吴估已经离开。

    沈家人来来往往,同样还有些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听闻消息之后前来探望,时不时还对叶离投来异样的目光。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沈集在背后说坏话!

    “那个画像和刚刚说的话真的还是假的?”叶离和沈秋止站的远远的,静下来后沈秋止忍不住问道。

    叶离掏出叠好的纸递给她:“你看像作假的么?”

    沈秋止内心翻起惊涛骇浪,“钱又怎么回事?”

    叶离不知道该怎么向她解释,“总之不是爷爷给的,跟沈家也没有关系。”

    沈秋止更加不解:“既然你有那么多钱,为何还要来当上门姑爷受气?”

    “受气嘛?我并不觉得啊!”

    叶离摊手笑道:“这岂不是更加证明我是奔着你来的,根本不是因为沈家的财产。”

    沈秋止深深地看他一眼,嘴角泛起暖暖的笑意。

    叶离伸手搂住她。

    远处的沈夏婵瞧见这一幕,忍不住说道:“好一对狗男女,爷爷生死未卜,还在卿卿我我。”

    好死不死让刚好叶离听到。

    叶离二话不说,走过去对着她的脸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

    原本还在各自谈话的众人瞬间安静。

    不敢相信。

    这个从农村出来的土包子,竟胆大包天敢对沈夏婵动手!

    “嘴巴放干净些,别满嘴喷粪……”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