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奇门战神

作者:路伞 | 悬疑灵异

收藏

  叶离风后奇门遁甲,数千年来的最惊艳四座传承人,一身惊天战力,富可敌国,却不爱江山只爱美人,为了她心甘情愿可以选择放弃承继,藏起曾的辉煌的历史,可以选择到三流小家族中当登门女婿。叶离望着凝在车窗的雨珠,嘴角挂着淡淡笑意,脑海里全是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女子。。

第7章 七爷威武_奇门战神_ 叶离, 沈秋止

    叶离的举动使沈家人勃发大怒。“死废物,好大的胆子打我女儿!”沈集更是见状一脚踹来。叶离轻松躲过。令沈集差点一个踉跄滑倒。沈夏婵挨一巴掌,哭的梨花带雨。沈老二大声地喝斥:“死废物,竟敢打我女儿!”。...

    叶离的举动使沈家人勃然大怒。

    “死废物,竟敢打我女儿!”

    沈集更是上前一脚踹来。

    叶离轻松躲开。

    令沈集险些一个趔趄摔倒。

    沈夏婵挨一巴掌,哭的梨花带雨。

    沈老二大声呵斥:“狗东西,竟然对女人大打出手,畜生不如!”

    其它一些沈家后人也纷纷涌上前,一个个要活剥叶离的样子,瞳孔中满是愤恨。

    “在我眼中只有男女平权,男的做错事说错话会被挨打,女的也一样,该教训的人我不会手软。”

    沈家的人口水战还行,一帮人聚在叶离面前,竟无一人敢真正动手。

    叶离露出狠辣的神色道:“记住,无论是谁以后别在我面前骂我秋止一家,否则挨的可就不止巴掌那么简单了!”

    沈集揉揉扯着的大腿,冲冠眦裂的道:“还没结婚就如此嚣张,让你进沈家岂不是要翻天!”

    “给我打,我还不信我们这么多人打不过他一人了!”

    除沈集三兄弟之外,还有他们的几个儿子和姑爷,沈老二呼喊一声壮胆,他们才敢齐刷刷的挥拳上前。

    “找抽!”

    叶离不再躲,对面看似人多,可在他的眼里跟一群蚂蚁有何区别。

    蚍蜉撼树谈何易。

    况且还是棵巨树!

    砰的一声……

    一个身影被叶离踹重,倒飞到旁边的墙上,本想爬起身却发现已经连站都站不稳。

    叶离的身形迅若闪电,动如奔雷。

    不过眨眼间就放倒两三个沈家年轻人。

    凶猛的架势把对方吓住,看在倒在地上的同伴,他们怯弱的后退。

    叶离掸掸衣袖,不屑道:“别给脸不要脸,像你们这种货色来多少都没用,别逼我下重手!”

    “别打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沈秋止忐忑不安,赶紧上前轻轻的扯扯叶离的衣袖。

    叶离柔和道:“听你的。”

    “是哪个狗杂碎敢打我未婚妻!”

    远处沈夏婵正捂着脸大哭,她旁边不知何时出现一位陌生男子,身形高大。

    沈集瞧见来人顿时大喜:“胡路瓦你来的正好,动手打夏婵的正是这个土包子,你不是空手道黑带七段嘛,给我好好教训他!”

    胡路瓦闻言摩拳擦掌的走过来,脱下外套,挤开人群,“伯父放心,看我把他打出翔来!”

    沈集咬牙切齿,恨意满满,“打,狠狠的打,最好能把他打残!”

    “这混蛋太可恨了,一定不能手下留情!”

    “必须给他个教训,让他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好好让这野蛮的乡野村夫体会体会空手道的可怕!”

    “诸位叔伯放心吧,保证不躺个一年半载下不来床!”

    胡路瓦站到最前方,与叶离面对面,他脸色的表情微微一滞,声音微微发抖:“你……你是……小……小七爷?”

    叶离沉声道:“你认识我?”

    “真的是你!”

    胡路瓦骇然失色,慌忙的捡起仍在地上的衣服。

    沈集看出异样,关切问道:“孩子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不……不舒服,非常……不舒服。”

    胡路瓦连忙将衣服穿回,而后转头望向沈夏婵问道:“他就是你之前说的上门姑爷?”

    沈夏婵点头。

    沈集等人满头雾水,疑惑的看向胡路瓦。

    不知道他如何仓皇失措。

    胡路瓦面色苍白的大骂道:“你们……沈家有病,全家的脑子都有神经病!”

    “嘴巴干净点!”

    头一个站出来驳斥的人竟然是叶离。

    话音刚落地。

    胡路瓦立马转身,冲着叶离九十度鞠躬,顺便扇自己两巴掌,连声道:“对不起,对不起,忘记你跟沈家的关系了,您大人有大量,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沈集他们彻底懵圈了,农村出身的叶离到底有何魔力,竟然让胡路瓦如此忌惮!

    要知道胡路瓦他们家族,可比沈家要强很多,即便在省城也有很大的实力。

    也由于他和沈夏婵的恋爱关系,两个家族在最近也打算联手合作一些大项目。

    所以哪怕胡路瓦口出不逊,沈集三兄弟都不敢反驳什么,怕的就是得罪胡路瓦而导致合作黄了!

    “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平时你不是这样的啊!”

    沈夏婵的心目中,男朋友的形象素来不是那种怕任何人的混不吝性格,可今天他怎么了!

    “孩子打掉,合作的项目也不必继续下去了!”

    胡路瓦面色惨白,脑子里闪现前几年某些不好的回忆,“咱们两家以后更不要来往了,无论感情和生意都就此结束,对彼此都好!”

    说完,他不给任何人问问题的机会,匆匆忙忙的离去。

    直到进入电梯。

    他才松一口气,靠着电梯,背后早已被汗水打湿。

    “幸好刚才看清他的脸没有冲动,差点就被沈夏婵那个死婆娘害死!”

    胡路瓦永远忘不掉多年前在Y国的某个夜晚,亲眼得见那位少年凭一个人就灭掉某个犯罪组织的可怕场景。

    这一刻,他仿佛还能闻到当初的血腥气味!

    全副武装的九十多条生命,短短不到一小时,无一人生还!

    当时他跟随叔伯到Y国跑生意,不幸被犯罪集团绑架,最后是叶离灭掉那个犯罪集团,他与其它被绑的人质方才脱险。

    说回来他的命算是被叶离救的!

    当然,叶离的本意也不是去拯救他们,而是因为一个对他挺重要的人遇害。

    也正是经过那次,胡路瓦回国后便开始学空手道,但他如何练最后都发现无法企及那个人的丝毫。

    那种动作,根本不是他所知晓的人类能够做得出的!

    小七爷。

    一个在无比混乱的Y国忌惮与恐惧的华国人外号,可是那人一拳一脚打出来的!

    最让胡路瓦惊惧的是叶离背后那个传承几千年的神秘门派。

    在那个门派面前,小小沈家和胡家简直恍若一粒尘埃!

    胡路瓦被吓到胆寒,连电梯都忘记按了。

    蹬的一声,电梯门被打开,叶离和沈秋止父女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他又是惊得打了个寒颤!

    “你还没走?”

    走进电梯,叶离淡淡瞥他一眼,“既然认识我,想必你肯定到过Y国,有些话不用我提醒,你也该知道怎么做吧?”

    胡路瓦连连点头称是:“明白的,明白的。”

    原本刚以为对叶离有初步了解的沈秋止,顿时变得更惘然了!

    他身上到底藏有多少秘密?

    不过十楼的电梯,胡路瓦却仿佛坐了十年那么久。

    他大气都不敢喘。

    终于抵达一楼之后,蹭的一声跑没影了。

    叶离打趣道:“跑的真快,肯定是个六娃。”

    沈秋止问道:“好奇为什么他会那么怕你,如果我记得不错,胡家人连大伯他们都得敬重三分。”

    “偷偷告诉你,他估计是认错人了,我只是顺势吓他而已。”

    叶离明显在忽悠沈秋止,他着实不知该如何解释。

    沈秋止同样不傻,如果真是认错人,叶离怎么会提什么Y国。

    只是见叶离不愿说,她也不想追问。

    这天夜里,刚刚把生意拓展到江夏市的胡家,瞬间低价抛售在江夏的资产,然后迅速撤出。

    沈家想不到,商界里的人更是想不明白。

    更让沈家诧异是,胡家取消合作之后,竟开出一笔丰厚的违约金,而且毫不拖沓就打到沈家账上。

    只是沈集还不清楚其中缘由,无论他怎么问胡家都不敢多嘴谈及叶离。

    趁着夜色,跟沈秋止交代过后,叶离独自出门。

    江兴医院。

    叶离乘坐电梯到老爷子所在的楼层。

    沈集三兄弟已然回去,留守的是两个不认识的青年,应该是老爷子的孙子之类。

    “大半夜你来做什么!”

    两人如临大敌,警惕的盯着叶离。

    “好好睡会儿……”

    叶离身形一闪,突上前去,抬手便是俩记手刀。

    二人便软塌塌的倒下。

    随后他打开病房门走进去。

    “肺栓塞?血管没问题……心脏和肺也没什么大问题,更没有动过手术!”

    叶离坐在病床边为老爷子号脉,但半天他都查不到什么病因,“只有一个解释,沈集在撒谎,医生说的也不对,肯定是被沈集收买了!”

    “应该是大脑的问题。”

    叶离又查看老爷子的瞳孔和嘴巴,而后取出银针,“多半是通过某种手段令老爷子缺氧窒息导致大脑皮层受损,不是麻药就是煤气中毒。”

    他下针时快时慢,偶尔还捻动一下,调整银针的深浅。

    “速喜,病者无祸至侵,属大吉……”

    他飞快掐动手指,用诸葛武侯发明的马前课,给老爷子算上一卦。

    卦象表明老爷子无碍。

    果不其然,在叶离下针不久之后,老爷子的手指稍微动了动。

    而且眼睛也微微张动。

    然而,却在这时,隔壁一栋八层居民楼,忽然冒起滚滚浓烟。

    火灾。

    叶离顺着窗户望下去,见到许多人影在逃窜。

    居民楼距离病房这栋楼不过才约莫十米的距离,如果任由火势蔓延,叶离担心浓烟会对老爷子有影响。

    况且还不知道居民楼里是否存在煤气罐等爆炸物,都是潜在的危险。

    “老爷子多休息应该就能恢复,先下去阻止火势!”

    叶离打定主意,收起银针,打开窗户并又关回来。

    站在窗台的他纵身一跃,稳稳的落在对面的居民楼房顶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