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奇门战神

作者:路伞 | 悬疑灵异

收藏

  叶离风后奇门遁甲,数千年来的最惊艳四座传承人,一身惊天战力,富可敌国,却不爱江山只爱美人,为了她心甘情愿可以选择放弃承继,藏起曾的辉煌的历史,可以选择到三流小家族中当登门女婿。叶离望着凝在车窗的雨珠,嘴角挂着淡淡笑意,脑海里全是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女子。。

第12章 小试牛刀_奇门战神_ 叶离, 沈秋止

    新叫来的这帮人,全是外面那帮高层的下属,由他们一职是最简单的能有效的办法。毕竟了,不可能会光不指望他们能把挑事找碴的合作方问题。有些事需要叶离亲手去做。“材料供应商的当然了,不可能光指望他们能够把挑事找茬的合作方解决。。...

    新叫来的这帮人,全是外面那帮高层的下属,由他们接任是最简单有效的办法。

    当然了,不可能光指望他们能够把挑事找茬的合作方解决。

    有些事需要叶离亲自去做。

    “材料供应商的合约还有半年即将到期,对方突然要求在原来的基础上再涨10%的价格,就先从他们开始,之前跟谁对接的帮我约一下……”

    叶离很快就做好人事调整之后,便立即投入工作当中。

    “不用约,人就在这。”

    会议室的门被打开,两个中年人走进来。

    “原来是你。”

    其中一人居然是昨天在商场的陆仁加,叶离恍然明悟:“难怪突然要大幅加价。”

    “别误会,我可不是你们的供应商。”

    陆仁加连忙摇摇手,指着旁边身材矮胖的同伴道:“这位朱沛奇朱总才是,在下只是来打酱油的,顺便找叶董赔点汤药费。”

    “好说,请坐。”

    叶离倒也不恼怒,做个请的手势,对其余员工道:“除负责对接原材料的同事留下,其他人忙你们的去吧。”

    “先前进来时听说叶董把原来的管理层清了个遍,我还不怎么信,如今看来所言非虚。”

    朱沛奇十指交叉搁在桌面上,“失去诸多老将,若是因此造成未来几年的工程量减少,作为供应方不得不对此举表示担忧!”

    “我不太爱说废话,请奔主题。”

    “真性情,我喜欢。”

    朱沛奇哈哈一笑道:“近年来通货膨胀日趋严重,导致我们公司的利润不断被压缩,压力着实过大,所以我方要求涨10%的价格。”

    陆仁加翘着二郎腿,等着看戏。

    “原来的合同有条附加条款,即合同到期时双方若有意续约,涨价幅度不得超过市场价的1%。”

    叶离边看合同,边说道:“10%是不是不太规矩?”

    “规则和人总是会变的嘛。”

    朱沛奇摊摊手道:“譬如前些日和我谈续约的还是沈集董事长,今天就换成你了,有些事不能总看合同。”

    叶离点头笑道:“的确,但我也未必只跟贵公司合作。”

    “董事长,整个三江省的原材料供应早已被他们和辰融集团两家给垄断,他们是穿同一条裤子的,只要是大型建筑原材料必须经过他们。”

    新提拔上来的高管上前低声提醒。

    其实最主要的是辰融集团,三江省能排进前十的大企业,朱沛奇不过是凭借关系跟在别人背后喝点肉汤。

    叶离问道:“三江省不行,外省呢?”

    “哈哈哈……小老弟,你以为买菜呢?”

    朱沛奇又是大笑,而后讥诮道:“本以为会有什么过人之处,原来不过如此,看来沈集说的没错,就是个没见识的土包子。”

    外省路途遥远,光是运输成本就大大增加,杂七杂八算一块,怕是再加10%都不止。

    “如果我指的是……源头呢?”

    “哈哈哈,哎哟我肚子都要笑抽筋了!”

    朱沛奇毫不掩饰的嘲笑,即便连新提拔的高管也感到尴尬。

    若不能保持长久稳定的大量供应,源头供应商根本不会做,无论是成本和风险都不允许。

    仅凭沈氏集团手上几个工程,别人压根不鸟。

    况且像朱沛奇和辰融集团这类公司,一般都和几十甚至几百个源头供货商有协议,在某个地区只准给特定的人供货。

    “朱总可得注意点言辞,叶董可能做生意不太行,动手打架倒是凶残的很,昨天在我商场就打断几个人的骨头,现在仍在ICU里躺着呢!”

    陆仁加嘴角微微上扬,调侃道:“你可别惹怒他,逼他动手。”

    叶离一笑置之。

    “也就只敢欺负些小喽啰寻找快感。”

    朱沛奇敛起嬉笑,缓缓道:“真看不出哪点比得上沈集,沈老爷子也是心大找个废材来当掌舵人!”

    叶离笑眯眯道:“我打人的时候,从不看对方什么身份,要不……两位试试?”

    会议室的气氛瞬间降到冰点。

    嘭!

    门被一脚踹开,有个身材高大壮硕的青年冷着脸闯进来。

    恶狠狠的怒瞪叶离,身高至少有一米九。

    “哼,想动手?先问问我的保镖答不答应。”

    朱沛奇猛拍桌,气势凌人。

    “在会议室就算了,咱们先谈完这单生意,再找个空旷的地方练练。”

    叶离耸耸肩并未起身。

    陆仁加朱沛奇对视一眼,觉得他怂了。

    “咱们的合同还剩半年时间,也就是说半年时间内只要不是遇到不可抗力的原因,贵公司都不会断掉我方的供应对吧?”

    “当然,不过你还觉得自己可以在董事长的位置上坐半年?省省吧小朋友,劝你还给沈集吧!”

    “好办。”

    叶离拨通老王的电话。

    “爷,啥事?”

    “你在干嘛呢?”

    “等快递。”

    “你老婆又双叒叕在健身?”

    “不是,今天在跟新请的老师在学画画。”

    “……”

    “咋又不说话了?啥事您尽管吩咐。”

    “准备开个工程建筑原材料的公司,沙石混凝土之类的,能搞定?”

    “小菜一碟,三江省那啥叫什么狗屁辰融的,都是咱扶起来的,甭说公司,你就是想要泰山,我都想法给您运过去当假山爬。”

    “正经点。”

    “我非常正经,您要是同意我这就找人挖泰山去。”

    “别,你还是帮我张罗张罗新公司的事吧,给你半年时间。”

    “没问题!”

    挂断电话。

    朱沛奇终于不再憋笑,放声肆意的狂笑起来。

    他俩刚才一直屏住呼吸,去听电话里交谈的内容。

    “哈哈哈……花多少钱找的托?笑死我了!”

    “小老弟,没想到你还挺风趣啊?”

    “辰融在你的剧本里都只能算做狗屁,如此新颖的吹牛方式,的确罕见,要不教教我呗!”

    俩人你一言我一句,整个会议室都在回荡着他们的笑声。

    叮铃铃……

    “说曹操曹操到,叶董你口中那个狗屁辰融的总经理来电话了,要不要打声招呼?反正你们不是认识嘛?”

    叶离微笑着摆摆手。

    “小外甥,怎么想起你老舅来啦?”

    喊小外甥的时候,朱沛奇还故意望一眼叶离,充满戏谑。

    “你找我借去的保镖是不是要对付沈氏集团一个姓叶的人?”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低沉,仿佛隐隐在发怒。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动手没有?”

    “还没,现在谈生意呢!跟你讲个笑话,我要涨价他不答应,居然还威胁说要自己开个公司,最奇葩的是不知道上哪找个演员,说辰融都是他扶起来的,啊哈哈哈哈……”

    “笑你大爷的小猪佩奇!”

    “我大爷不是你大姥爷嘛,咋能骂人呢这孩子。”

    “姓朱的,我踏马劝你赶紧找个楼高的地跳下去,否则不被我打死也要被我爹打死!拜你所赐,辰融集团算完犊子了!曹你媳妇曹你媳妇……”

    电话那头的人口吐芬芳,冲着电话尽是污言碎语,不堪入耳。

    不过也算有心,找个不是直系血缘关系的使劲突突。

    “咋……咋了?”

    朱沛奇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对劲,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滚,你赶紧给我去死!”

    嘟嘟嘟。

    他呆滞的转头看向叶离。

    “听声音,电话里的人火气很大,觉得还是你自己跳下去比较好,免得又得挨我一顿揍,还要被你的外甥和他父亲混合双打,很可能直接打死那种!”

    叶离玩味的指一指窗户。

    “你……你到底什么身份?”

    朱沛奇和陆仁加心里没底气了,骑虎难下,进退不得。

    “乡下人。”

    叶离站起身来:“既然不想跳,就跟我乘电梯下去,谈完公事还有私事要办。”

    “叶董,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沈集……沈集故意让我来挑事的,还有他……我压根就没想过涨那么高的价格!”

    朱沛奇立马就把陆仁加推到自己身前,想找借口开脱。

    “老朱,这样说话就没什么意思了。”

    陆仁加被推到最前面,脸色很是难看。

    “怎么不继续笑了?刚刚不骂我废材么?”

    叶离看一眼那个保镖道:“要么,你们仨打一架,谁最后胜出,我就放谁走。”

    朱沛奇和陆仁加面面相觑,他俩叠起来恐怕都不够高大的保镖一拳。

    仨人都不吱声。

    “或者你们仨排队跪着爬下去,不能乘电梯,只能爬楼梯,二选一。”

    “这……”

    他们两人吞了吞唾沫,十分纠结和惊慌。

    “我选择打,但要和你打,不是他俩。”

    保镖指着叶离,说出他进来后的头一句话,声音像个低音炮似的,浑厚如钟声。

    说罢,高大保镖不给叶离回应的机会,提速便冲来。

    咚咚咚……

    高大的身躯,飞奔在地板砖上微微震动,吓得旁边那位新提拔的高层飞快仓惶逃开。

    “有胆识!”

    叶离甩开椅子,撑着桌面飞身用腿横扫而去。

    轰。

    高大保镖侧身抬起手臂抵挡,却被袭来的凶猛力道逼的倒退几步,闪过一丝惊讶。

    朱沛奇等人清晰的听到一声沉闷的声音爆发开来。

    “有点意思,还能碰上个练家子。”

    叶离的眼神微微发亮,“三招,接我三招,不败让你走!”

    说话间,叶离的身影已冲出去。

    快到瞳孔都跟不上。

    嘭……

    当眼神追上时,却见到那名保镖被击飞撞在墙上,正缓缓地往下滑落,最后啪嗒一声趴在地上,不再动弹!

    “不过如此!”

    “你们俩……还不爬?”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