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奇门战神

作者:路伞 | 悬疑灵异

收藏

  叶离风后奇门遁甲,数千年来的最惊艳四座传承人,一身惊天战力,富可敌国,却不爱江山只爱美人,为了她心甘情愿可以选择放弃承继,藏起曾的辉煌的历史,可以选择到三流小家族中当登门女婿。叶离望着凝在车窗的雨珠,嘴角挂着淡淡笑意,脑海里全是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女子。。

第13章 沈家有望_奇门战神_ 叶离, 沈秋止

    朱沛奇和陆仁加吓傻了,本我以为是来耀武扬威,最后不但没能能达到目的,还把自己的自尊心搭进来。时下还能怎么办。爬。朱沛奇脸上如丧考妣,跪在地上灰溜溜的就爬回去。陆仁抓紧当下还能怎么办。。...

    朱沛奇和陆仁加吓傻了,本以为是来耀武扬威,最后不仅没能达到目的,还把自己的自尊搭进去。

    当下还能怎么办。

    爬。

    朱沛奇脸上如丧考妣,跪在地上灰溜溜的就爬出去。

    陆仁加紧随其后。

    心里纷纷将沈集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个遍。

    不该听信沈集的话!

    “你负责看好他,不准搭电梯!”

    叶离对身边的员工交代一声,

    “他……发生了什么?”

    门外张辰和被开掉的那帮高管彻底懵了,根本想不到事情居然走到这一步。

    朱沛奇跟陆仁加在三江省算不上什么。

    但在江夏市绝对算的上人物,即便沈氏集团也不敢轻易得罪。

    然而前后不到半小时,叶离就可以让他们跪着爬出去。

    “你们还不走,也想跟他俩一起?”

    叶离走出会议室,不咸不淡的瞄了眼那帮高管。

    等着看戏的众人一哄而散。

    “去个人挨个给所有合作方打电话,但凡对合作有异议的,帮我逐个约来处理。”

    “是,董事长。”

    接连的动作,使新上任的叶离在员工当中竖起绝对的威望。

    甚至这种威望已在原来的沈集之上!

    ……

    省会南阳。

    辰融集团,总经理办公室乱成一锅粥。

    “他娘的王八蛋,招惹谁不好,偏偏要跑去招惹王爷的人。”

    说话的是一名中年人,辰融集团的董事长陈初。

    他口中的王爷,便是司机老王。

    “爹,总不能仅凭一句话就真让公司退出三江省吧?”

    陈初身旁有位年轻人,也就是朱沛奇的外甥,陈皮。

    “不然呢?你想要跟王爷斗?人家只是让退出三江省的市场,已经很给面子!”

    陈初气的七窍生烟。

    “那位王爷真就这么手眼通天?就没人能治得住他?”

    陈皮心中多有不愿,实在不甘心,“爹,反正横竖都是个死,何不拼一拼?”

    “你懂个屁,当年公司刚刚成立之时,王爷仅凭一句话,就让辰融在三江省站稳跟脚,之后更带来大批订单,没有王爷你爹啥也不是!”

    陈初神态激动冲儿子就是一顿数落:“哪怕连三江省真正巨擘吴家,也要对王爷客客气气,甭以为有点小钱就嘚瑟,咱们在吴家面前就是个屁,更何况王爷!”

    “吴家?”

    陈皮低头琢磨,而后想到:“不如我们找那位合作?那位跟吴家可是死敌,有他相助事情指不定有转机。”

    “你是说……将军?”

    将军并不是真正的将军,只是一个外号。

    但他的实力在三江省不是将军胜似将军,以前道上许多赫赫有名的帮会老大都曾是他的手下。

    虽然声称退出江湖多年,但他黑色的巨手依然笼罩着三江市。

    与吴家正好相反。

    吴家专做正经生意,将军专搞黑色产业。

    一黑一白。

    双方因过节斗争多年,谁也干不掉谁。

    “向将军纳投名状,付出的代价可不低。”

    陈初沉吟一声,心里不断在权衡:“不急,找人去探探姓叶那小子什么底,他的新公司咱们照样帮他张罗……不,直接把你舅的公司送给他,但先不要签转让合同。”

    “明白,我亲自去办。”

    “等我找将军好好谈谈,若得他相助,未必没有一搏之力!”

    次日。

    叶离起身洗漱,一家人早已在等待他吃早餐。

    “昨天你回来的太晚,也没仔细问发生什么事,工作的还顺利吗?”

    沈老爷子边吃边问。

    “没什么问题,就是原来的那帮高层我换掉了,有异议的合作方也洽谈的差不多了,今天大概就能完全解决。”

    叶离点点头,而后又道:“并且我打算由沈氏集团和我各出一半的资金,成立一家专做建筑原材料的公司。”

    “事情是不是太大了?”

    老爷子立马放下饭碗道:“那帮老臣换掉便换掉,昨天我已经表过态,但建筑公司这事可不小,辰融集团和朱沛奇可不会轻易让你插手!”

    “他们那里问题不大,已经打过招呼。”

    叶离淡淡笑道:“我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合理合法,干嘛要看别人答不答应。”

    老爷子又楞了楞,本来还想再提醒几句,但最后还是没说。

    他对叶离十分信任。

    “既然你觉得能成就放手去做,不过公司账上能动用的资金恐怕不够,实在不行就把公司资产抵押出去,还有这套庄园。”

    “不用,卡里还有十个亿,前期也无需囤太多材料,绰绰有余。”

    叶离掏出他那张绿油油的普卡,递给沈秋止:“我打算让秋止跟我爸去打理新公司,所以这钱就交给秋止保管。”

    噔!

    “十……十亿?”

    沈老四听到数额惊得碗都掉了:“女婿,今天不是愚人节!”

    沈老跟秋止也是满脸震撼。

    整个沈氏集团的资产加起来也没这么多吧!

    况且只是估值资产,叶离给的卡却是实打实的现金。

    “女婿,我多一句嘴,你是从哪弄的这么多钱?”

    “拆迁款,家里的地被征收补偿的。”

    “我滴乖乖,得征多少地才值这么多钱啊!”

    沈仲过去许久都没能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眼睛瞪得像个铜铃似的。

    一想到自己和女儿马上成为新公司的老板,嘴角笑的都咧开了。

    “哟,正吃着呢!”

    几人正聊着,沈夏婵也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气氛不错嘛,真像其乐融融的一家人!”

    “你吃过没,没吃就一块。”

    沈老自然听出她酸溜溜的意思,但并没有多在意。

    “姐你坐,我去给你拿碗筷。”

    沈秋止刚要起身,沈夏婵却立马抬手示意不用。

    “我还是自己来吧,您现在可是董事长夫人,我哪敢使唤您啊!”

    她阴阳怪气的说着,特别是您这个字咬的特别重,而后上下打量沈秋止:“不过董事长夫人,您也该差不多该收拾收拾自己这身行头了吧?周身杂牌也不怕丢我们沈家的脸。”

    “够了!就不能好好吃顿饭么!”

    沈老一拍桌子微怒道。

    “爷爷,我这也是为妹妹跟妹夫还有沈家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亏待他们,不给他们好房子住,还不给买好衣服穿呢!”

    沈夏婵明显是在挑他爷爷对待沈秋止一家的陈年过往之事。

    故意在恶心他们。

    “叶先生,门外有好多卡车,说是来给你送货的。”

    保姆进来通知。

    “特别赞同夏婵的说法,所以前两天托人买点东西,又不知道秋止喜欢什么样的,便让商家直接把专柜搬来!”

    这批货是叶离在沈秋止被误会成小偷那天,让老王去协调商家送来的。

    虽然出身沈家,但沈秋止并没有过太奢侈的生活,因为给他们的家用真不多。

    平日里穿着的衣服也大多都是大众小品牌。

    “我不希望你再跟其他人撞衫,所以让人帮忙找了很多全球限量版的衣服。”

    那天的事已经成叶离十分不愉快的一个记忆。

    他不想沈秋止因为衣着,被人瞧不起而受到伤害。

    “那么多!”

    几十辆卡车排在沈家庄园外的道路上,随着一声令下,车柜被打开。

    “全是最好的奢侈品牌的限量版。”

    沈夏婵不愧过惯好生活,一眼望去便瞧出衣服的牌子:“有钱都不一定买不到的,假货,绝对是假货!”

    她信誓旦旦的走上前去,但伸手去摸衣服的料子还有看标签防伪等等。

    瞬间惊呆了!

    全是真的。

    “败家玩意,我们沈家的钱不是你给摆阔乱花的!”

    她内心里竟然对自己二十余年来,向来看不上的堂妹,生出羡慕甚至嫉妒的感觉,而后转换为怒气:“爷爷,你难道就不管管他吗!”

    “他花自个的钱,我为什么要管。”

    老爷子背着双手,话传到沈夏婵的耳中,却又是被沈夏婵理解成钱已经给叶离,怎么花是他的事。

    让沈夏婵愤怒不满的是,除衣服以外还有鞋、包、首饰、甚至连玩偶都有。

    简直就是将各大高奢品牌都买来了!

    她都不敢估计所有商品加起来的价值。

    “居然还有跑车!”

    沈夏婵越看越不忿:“柯尼塞格agera r plus全碳版报价四千多万!劳斯莱斯幻影两台,兰博基尼毒药,法拉利拉斐尔……你大爷的开车展呢!”

    一辆辆车柜被打开,各类豪车让沈夏婵目瞪口呆,剩下好几台她都不敢报了。

    只爆出一句粗口。

    全然忘记,大爷正是他爹。

    “孩子,全都是你买的?”

    叶离的这番手笔太大。

    大到连沈老爷子都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叶离点头,不过东西都是他交给老王自己订的,具体什么他也是现在才知道。

    “她买,我也要!”

    沈夏婵气的面红耳赤,蛮不讲理的冲自己爷爷吼道。

    “你想要就去找你爹。”

    沈老斜睨她一眼,心想别说你,要是再年轻几十岁爷爷也想要。

    可实力不允许啊!

    “凭什么?都是沈家的钱,我为啥就不能买!”

    无能狂怒这个词,用到沈夏婵的身上最合适不过,已经失去理智。

    “我再说一遍,买这些东西花的不是公司的资金,我也没有额外给过叶离任何的钱。”

    沈老被闹得也有点烦躁了:“你就看不出来,光是眼前这些东西的价格加起来,足以抵得上半个沈氏集团吗?”

    “不可能!不是你给的,他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

    “怎么可能跑到沈家来当上门姑爷!”

    沈夏婵摇晃着脑袋,不愿相信。

    “爷爷也有点懵,本以为是我选中他,没想到最后却是他选中秋止,选中沈家。”

    沈老的语气很平静,脸上却是热泪盈眶:“沈家有望!”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