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奇门战神

作者:路伞 | 悬疑灵异

收藏

  叶离风后奇门遁甲,数千年来的最惊艳四座传承人,一身惊天战力,富可敌国,却不爱江山只爱美人,为了她心甘情愿可以选择放弃承继,藏起曾的辉煌的历史,可以选择到三流小家族中当登门女婿。叶离望着凝在车窗的雨珠,嘴角挂着淡淡笑意,脑海里全是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女子。。

第14章 真香定律_奇门战神_ 叶离, 沈秋止

    “不喜欢吗?”叶离牵着沈秋止的手,从一辆辆卡车我们走过。“会会太太浮夸了。”沈秋止瞳孔都在放光,试想哪个女孩会嫌衣服首饰多,但她仍然会觉得这一出太过不夸张。有点儿像爆发户的“会不会太浮夸了。”。...

    “喜欢吗?”

    叶离牵着沈秋止的手,从一辆辆卡车走过。

    “会不会太浮夸了。”

    沈秋止瞳孔都在放光,试问哪个女孩会嫌衣服首饰多,但她仍旧觉得这一出过于夸张。

    有点像暴发户的报复性消费。

    “多来几次就能习以为常,便不觉得浮夸了。”

    叶离当然明白她在想什么:“况且钱的价值是因为流通并可以为人带来快乐,你开心,商家开心不就够了吗?何必在乎太多。”

    “嘻嘻,谢谢。”

    “就只有谢谢?”

    叶离走近把脸凑过去。

    “谢谢老公。”

    沈秋止踮起脚在叶离的脸颊上留下一个吻痕。

    “贱坯子,你等着……”

    亲昵的动作惹起沈夏婵更浓郁的恨意。

    胡路瓦的无情抛弃,分配家产也落不到她头上。

    她爹更是被赶出江夏市,如今又在面前炫耀。

    所有的事情加起来早已恨入骨髓。

    “斗不过那混蛋,还斗不过你这下贱的臭婊子?”

    沈夏婵心中暗道,瞳孔仿佛能喷出火来。

    “两台劳斯莱斯送给爸和爷爷,就当做我补的见面礼。”

    叶离还有意无意的瞄向沈夏婵,但始终没有提她。

    “平日里我也极少出门,拿来也没啥用,就免了吧!”

    老爷子笑着摇头拒绝。

    “女婿,你真要送我如此名贵的车?”

    倒是沈仲要乐出花来了,他人生中只买过台几万块的二手轿车。

    被那三位大哥见到后就砸掉了,说太丢沈家的脸不让开。

    叶离淡淡一笑:“当然是真的,你要是哪天开腻想换换口味,再告诉我给你换新的。”

    “夏婵姐,叶离让你也挑一台喜欢的。”

    沈秋止咬着嘴唇琢磨半响之后,终于还是对另一边正郁闷的堂姐说道:“还有包包和首饰什么的,只要你喜欢就尽管拿。”

    闻言,叶离微微诧异,而后笑而不语。

    他哪有功夫搭理沈夏婵,沈秋止如此说不过是想借机缓和彼此关系罢了。

    沈老爷子十分欣慰的点头。

    “我?”

    沈夏婵以为自己听错,用手指着自己微微发怔。

    “对啊,都是一家人嘛。”

    沈秋止走过去拉上自己的堂姐:“随便挑。”

    此时此刻沈夏婵心情开始复杂起来,她很想生气的吼一声,不需要别人施舍,而后潇洒转身。

    可是她也逃不过真香定律。

    面对眼前的诱惑,她瞬间屈服了。

    就是不知道如何开口去说自己想要的。

    譬如那台法拉利拉斐尔,再譬如首饰柜上正被阳光反射出耀眼光芒的鸽子蛋。

    “我先去公司,你们慢慢挑。”

    叶离觉得沈夏婵是因为自己才不好意思开口,于是找个借口离开。

    随便选台新车,发动轰鸣的引擎,便一路疾驰而去。

    “白眼狼是养不熟的。”

    车上叶离自说自话。

    他不认为沈秋止的举动会让沈夏婵改观。

    但有些东西必须要当事人自己亲身经历过,才能使她收起泛滥的爱心。

    所以才没有阻止。

    “董事长早。”

    “早。”

    踏入公司,昨天的立威已经起到很大的作用,任何员工见到他都表现得毕恭毕敬。

    而叶离自此还不知道,因为昨天的一通电话,震慑了整个江夏市。

    本来他今天是打算,彻底把那些挑事的合作方搞定。

    但朱沛奇和陆仁加的事传出去之后,哪还有人敢来挑刺,纷纷致电改口。

    “董事长早。”

    办公室门打开,高芸扭着水蛇腰走进来。

    “你来做什么?”

    叶离满脸厌恶。

    “我先前因伤住院两天,今天恢复当然是来上班了!”

    高芸走到办公桌前,弯着腰将自己领口暴露:“前董事长吩咐过,让我好生服侍您,我哪敢不从嘛!”

    “滚!”

    “滚?滚地板还是沙发,或者去酒店的床?”

    叶离冷冷瞪她一眼。

    “开个玩笑嘛,这么不禁逗?”

    高芸挺直腰而后道:“是前董事长怕您初来乍到,对业务不熟悉容易出纰漏,所以让我来带你了解了解。”

    “呵呵……直接说监视不就好了。”

    叶离露出一个假笑,而后又板起脸来:“劳烦转告他,业务我已经非常熟悉,不需要他担心,另外你被开除了,赶紧滚!”

    “唉,果然依旧要步昨天那帮人的后尘,不过走之前我还想跟你做笔交易。”

    “看不上你那两块寿桃。”

    “误会了,虽然姐姐是挺想现在就钻到桌子底下帮你吞吞吐吐,讨教一番。”

    说着高芸还舔舔嘴唇,眼神撩人,扭动身姿尽显媚态:“但我指的是沈家一桩不超过三个人知道的秘密,是关于秋止的母亲。”

    婚礼将近,叶离问过几次沈秋止关于她母亲的事情,但她每次都不愿意说。

    只知道在大概十二三年前她母亲因为嫌弃沈仲窝囊而离婚,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条件呢?”

    “我继续留在公司干秘书的职位,你没事也可以……”

    高芸挑挑眉暗示的意味再明显不过。

    “你可以留在公司,原来多少薪水我再给你加两成。”

    叶离伸出两根手指,而后道:“但我不需要你这个秘书,你可以在公司随便换个闲职,爱干嘛就干嘛。”

    “成交。”

    朱沛奇和陆仁加被悲惨教训之后,沈集也遭到他们二人和辰融的狠狠报复,但他仍旧不死心,改变策略想将高芸这颗棋子留在公司,以便以后重夺大权的计划。

    特别是知道叶离不知道用什么手段,从辰融的口中咬下一块巨大的蛋糕。

    沈集更加笃定要回来的决心。

    只是要放缓步骤,等叶离搞定一切,他再坐收渔翁之利!

    “秋止的母亲当年出轨怀上别人的孩子,最后才找借口离婚出走的,这事沈仲和秋止至今都不知道。”

    高芸神秘兮兮的绕到办公桌后,站到叶离身边,俯下身低声道:“而且她还把孩子给生下来了,就住在省城老城区……”

    叶离微微皱眉,低头思忖。

    瞧见叶离的表情,高芸的嘴角不禁浮起一抹狡黠的笑意。

    “你真对我没有一点点歹念?”

    高芸将手搭在叶离的肩膀上,而后伸出手指顺着胸膛缓缓滑下。

    “不想断手就死一边去。”

    “切,不解风情。”

    说完她就离开,到门口还特意挺挺胸膛回头道:“我的可比寿桃大的多了。”

    叶离在思考,不知道该不该把事情告诉沈秋止。

    “亲自走一趟探探虚实?”

    说走就走。

    南阳和江夏的市区相隔不到一百公里,一个小时的车程。

    反正公司目前也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叶离打算亲自走一趟。

    南阳市,东陵街。

    轰鸣的跑车驶入旧迹斑斑的老城区,既不平整又窄小的道路,让叶离不得不放慢行驶速度。

    崭新的名贵跑车引起不少关注,年轻人纷纷掏出手机拍摄。

    也有人嗤之以鼻,认为不知道又是哪个败家玩意跑来装逼。

    “哎呀……撞到我了!”

    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旁边忽然冲出一名打扮邋遢的女孩,砰的一声就撞在跑车上而后倒在路边。

    “遇上碰瓷的?”

    幸好因为路况的原因,叶离已经把车速降到最低。

    而且属于正常行驶状态。

    旁边又有人在拍摄,刚好摄下这一幕。

    “你撞倒我了,快赔钱!”

    小女孩见车彻底停下熄火之后,她还将半个身体钻到车底当中。

    “站好。”

    叶离下车把她从地上拎起来。

    “来人呐,救命啊!有人撞伤我想逃逸……”

    女孩悬在空中,飞快的扑腾着手脚,一副弱小可怜样。

    “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啊!挺大个人欺负小孩!”

    “是那小屁孩碰瓷在先。”

    “对啊,是她故意跑过来撞别人车的。”

    过路的人瞧见,有为女孩发声的,也有帮叶离抱不平的。

    “听到了么?有那么多人看到,还有人拍下证据。”

    叶离把她放回地上,掏出钱包把里面几张皱巴巴百元现金掏出来:“已经很久没用过现金,身上就这些,拿去吧。以后别出来干这种事了!”

    今天若是换成成年人敢来碰瓷,他很可能就直接碾压过去了。

    但他对小孩的宽容度很高。

    因为他的童年并不美好,跟底层那些为生存而挣扎的孩子很相似。

    “不行,你要带我去医院检查,我现在浑身都痛了!”

    小女孩飞快的把钱揣进兜里,并未知足,直接坐到地上抱着叶离的大腿。

    撒泼耍赖。

    “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话虽如此,小女孩仍是不依不饶,令叶离一阵无语,而后道:“我懂点医术,帮你看看。”

    无奈之下,他蹲下身来为小女孩号脉。

    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你家人呢?”

    “我没有家人。”

    小女孩眼中泪花闪烁,但她很倔强的想要忍住。

    “你在撒谎,跟我说实话,或许还可以帮你治病。”

    叶离观察她的表情,见到她的倔强底下还有些许怄气的意味,“你是不是经常腹痛,厌食。”

    通过刚才的号脉,叶离诊断出小女孩的胃食管部有肿瘤,并且已经癌变。

    “你真会看病?”

    小女孩神情微微呆滞,仰起头望向叶离。

    “带我去找你家人。”

    叶离看着她那长时间缺乏营养而导致蜡黄的皮肤,还有那瘦骨如柴的手臂,实在于心不忍。

    脑子里也浮现起曾经在Y国的某些不好记忆。

    所以想帮帮她。

    “我不知道他们在哪,他们不要我了。”

    小女孩缓缓摇头,心底的那份坚强瞬间被击垮,泪如雨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