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奇门战神

作者:路伞 | 悬疑灵异

收藏

  叶离风后奇门遁甲,数千年来的最惊艳四座传承人,一身惊天战力,富可敌国,却不爱江山只爱美人,为了她心甘情愿可以选择放弃承继,藏起曾的辉煌的历史,可以选择到三流小家族中当登门女婿。叶离望着凝在车窗的雨珠,嘴角挂着淡淡笑意,脑海里全是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女子。。

第15章 分崩离析_奇门战神_ 叶离, 沈秋止

    停好车,叶离问过才明白她叫林星。父亲是个烂赌鬼,三年前把房子和所有积蓄败光之后,还欠下一大笔债,继而便再也也没也没会出现过。她的母亲边欠债边抚养孩子她慢慢长大,但前天突然大发父亲是个烂赌鬼,三年前把房子和所有积蓄败光之后,还欠下一大笔债,而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停好车,叶离问过才知道她叫林星。

    父亲是个烂赌鬼,三年前把房子和所有积蓄败光之后,还欠下一大笔债,而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她的母亲边还债边抚养她长大,但昨天突然大发雷霆,说她受够了,扬言要断绝关系,然后离去。

    “这就是你家?”

    叶离来到林星住的地方。

    破旧的小单间,原本刷着白漆的墙,在岁月当中早已染上无数尘埃而泛着一层黄黑色。

    一张简单的木床,里面靠近墙壁的地方用泡面的纸箱隔着。

    床底下也有不少拆开的泡面箱子,叠在一块,估计是想等攒多点就拿去换点钱。

    叶离长长叹气,心头非常不舒服。

    他前几年在Y国认识一位小女孩叫拉莉,比林星还小,当时只有九岁。

    父母丧生于战争当中,生存环境也要比林星要恶劣的多。

    如果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你最想要什么?

    这是当年叶离问拉莉的话。

    而拉莉的回答令他这辈子都难以忘记——活着!

    有的人光是活着就已经花光力气。

    很可惜,即便花光力气她也没能活下来。

    “你母亲叫苗琳?”

    叶离看着床头的一张电费单,惊讶万分:“怎么会是她。”

    “嗯,我父亲叫林其,你认识我母亲?”

    小女孩点点头,随后变得紧张警惕起来道:“你该不会是来讨债的吧!”

    “不是。”

    叶离看看门牌还有电费单上的地址,和高芸说的一致,年龄也符合。

    林星是沈秋止同母异父的妹妹?

    “你母亲是昨天才走的?”

    “嗯,昨天下午和我吵架,说让我自生自灭,就走了。”

    叶离愠怒,大概猜到应该是沈集在背后搞鬼。

    他又想在背后搞什么阴谋?

    “你真的会帮我治病吗?疼起来真的好痛好痛。”

    林星弱弱的问道,回想起发病起来的疼痛,心有余悸。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叶离摸摸她的小脑袋。

    心情变得复杂,他本打算要将林星带回沈家帮她治好胃癌。

    可她的身份比较特殊,万一被秋止父女俩知道,他们是伤心还是生气亦或冷漠对待?

    他相信秋止不会见死不救。

    但带回沈家也怕多有不便,还是先找到苗琳再说。

    “吴估,帮我找个人的下落,她叫苗琳,曾经在……她有个女儿叫林星。”

    叶离险些当着林星的面说漏嘴。

    “行,等我会给你回信。”

    约莫三分钟过后,吴估那边说苗琳已经好几年没有记录。

    林星在学校的记录也停在去年,手机号属于停用状态。

    “我们家已经很久没有电话或手机了,因为催债的老打来烦。”

    林星用力捏着自己手指,提起过往她心里一样会难堪尴尬。

    “知道你自己的出生的日期和时辰么?”

    叶离决定要用奇门遁甲起一局,看看能不能寻到苗琳的位置。

    “零八年十月十七号下午两点。”

    “阴历还是阳历。”

    “不知道什么是阴历什么是阳历。”

    林星满脸茫然。

    “没事。”

    不知道是哪个历法,只能两个都算一遍,“年干为戊,临艮八宫,方位东北,天蓬星代表庙宇,茅屋,凉亭……逢生门公园、农场、渔场……”

    “你画的是什么?阵法么?”

    林星好奇的观望着,字她都认识,但组合起来他就啥都不懂了。

    “也算吧。”

    叶离笑笑没解释。

    奇门遁甲不仅仅可以用来窥探天地,古代行军打仗时更能当成兵法和阵法来使用,林星的话也没错。

    “如果算的没错的话,她应该在这两个地方。”

    一处是庙里,一处是工厂宿舍。

    叶离打开手机地图,搜索方位跟对应的建筑,能达到符合条件九成以上的只有两处。

    又用小六壬掐指算两处地方的吉凶,最后锁定南阳市的一个制鞋工厂附近。

    “你就在这随便写写画画就能找到我妈在哪?”

    林星表示严重怀疑。

    叶离一笑置之。

    拨通吴估的电话,提供大概位置让吴估帮忙查找以后,他打算先带林星回江夏市。

    “你刚才为什么会出去碰瓷,是谁教你的?”

    行驶在路上,叶离问出心中的疑问。

    “我在楼下商店电视里看到的,我妈又不要我了,肚子又经常痛……”

    她微微停顿,脸上略有愧疚:“刚到路口的时候见着你的车,就想碰碰运气。”

    “想讹我点钱,然后顺便诈伤,让我带你到医院检查?”

    叶离摇头叹气道:“而且我随便说几句你就信,就不怕遇见人贩子,把你骗去卖掉?”

    “被卖掉也比在家饿死好。”

    林星嘟着嘴难掩哀伤,“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会认识我妈妈的?”

    “朋友的朋友。”

    叶离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好找个借口搪塞过去。

    一路上林星问题不断,叶离也很耐心的解答,很快便回到江夏刑警分队的大门口。

    “叶总。”

    身穿警服的吴估出现,“已经让省城的同事去找了,但工厂里并没有她这个人,估计还需要一两天才能找到。”

    “不着急这一时半会,倒是这孩子需要尽快动手术,我不太方便,还需要劳烦你几天。”

    叶离的确会治病,但肿瘤事关重大,他不敢托大,决定让林星去动手术摘除,最后再用古代医学帮她根治防止复发。

    “动手术?”

    闻言林星脸色都变了,“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不会有事的,你以前吃太多泡面,导致胃发生病变,动手术恢复就不会有事。”

    叶离揉揉她的脑袋,安慰道:“这位哥哥是警察,他已经帮你去找妈妈,等你病好出院一切都会好起来。”

    尽管有叶离安慰,林星的脸上还是止不住悲伤。

    她知道自己生病,却想到需要动手术的地步。

    “没什么麻烦的,我跟领导请几天假就行,您要是忙就先去。”

    吴估抬抬手表示无碍。

    “林星你记得要听吴估哥哥的话,我会每天都去看你的。”

    叶离不是忙,而是不方便。

    林星的身份特殊。

    让叶离比较担忧的是,沈集不知道会有什么阴谋诡计在等待着他。

    “行,我先走,需要去趟公司。”

    他决定去找高芸探探风声。

    来到公司,把高芸喊到办公室。

    “告诉我苗琳在哪?”

    叶离没有给好脸色,上去就掐住她的脖子,但没用力。

    “莫非叶董喜欢粗暴点的玩法?”

    高芸哈哈大笑,伸出舌头舔了舔叶离的虎口。

    “找死?”

    叶离掐住她脖子的手微微使劲,后者的脸色便瞬间憋红,难以呼吸。

    “有本事你就掐死我。”

    高芸声音嘶哑,额头青筋突起,十分难受。

    “嗯?以为我不敢杀么!”

    他又稍微加重些许力道。

    高芸瞳孔放大,直至濒临窒息的地步,叶离方才松开。

    啪嗒一声。

    高芸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气。

    “越来越觉得你有情趣,还懂得窒息快乐法,哈哈哈……”

    高芸不但没有恐惧的神态,反而在哪浪笑,突然双手一个用力,将自己的衬衫扯开,“待会我衣衫褴褛的从你办公室走出去,外面的人会怎么看呢!”

    更让叶离想不到的是,居然连里面那层罩罩她都顺手一并脱掉。

    “来啊!你再掐我一个试试,信不信我把下面的也脱掉,然后跑出去说你非礼我!”

    她呵呵笑着,满是讥讽的意味:“跟我斗你还嫩了点,怕名誉受损吧?怕被人传回沈家么?”

    “沈集应该有尿毒症吧?否则你的嘴怎么那么毒?”

    叶离真后悔当晚救下她,而后厉声道:“赶紧把衣服穿回来,告诉我苗琳在哪!”

    “不知道,我现在脑子缺氧,什么都想不起来,需要躺下休息休息。”

    高芸将衣服丢到一边,而后倒头躺在地板上,“呼……真凉快!”

    吱……

    偏偏在叶离打算再给她上一课时。

    大门被推开,门口竟出现一个叶离意想不到的人。

    沈秋止。

    “你……你们混蛋!”

    沈秋止楞在原地几秒。

    看见高芸躺在地上喘着粗气,转身愤然离去。

    “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叶离拍拍脑门,赶紧追出去,拦住沈秋止。

    后者哭的梨花带雨,痛心欲绝,几天的相处使她打开心扉,接纳叶离。

    可是刚才的景象对她太残酷!

    瞬间仿佛有千万根针扎在她的心上。

    “是误会,我和她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做,是她撒泼耍赖,衣服也是她自己扯坏的。”

    叶离急的连连挠头,又不知道该从哪开始解释。

    “渣男,离婚!”

    沈秋止抬手就是一巴掌,刚打完她又马上后悔,手悬在空中发颤的想摸摸叶离被打的地方。

    “对不起……”

    但最后她还是心头一横,留下被打懵的叶离,流着泪离去。

    “信任什么的真脆弱,别人略施小计就分崩离析。”

    叶离自嘲的苦笑起来。

    就算付出再多,又有什么用。

    到江夏的日子里,这是她头一次感到受挫,还是来自最在乎的那个人。

    “原来离婚两个字,那么容易就说出口啊!”

    这一刻他瞬间感觉对什么都失去了兴趣。

    甚至连狠狠教训高芸的念头都失去。

    只剩无尽的失落与无奈。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