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奇门战神

作者:路伞 | 悬疑灵异

收藏

  叶离风后奇门遁甲,数千年来的最惊艳四座传承人,一身惊天战力,富可敌国,却不爱江山只爱美人,为了她心甘情愿可以选择放弃承继,藏起曾的辉煌的历史,可以选择到三流小家族中当登门女婿。叶离望着凝在车窗的雨珠,嘴角挂着淡淡笑意,脑海里全是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女子。。

第16章 不进入生活_奇门战神_ 叶离, 沈秋止

    哀莫大于心死。沈秋止可能会想像将近复婚这两个字对叶离有多重。叶离也想像将近,沈秋止对感情的绝对忠诚也看的很重。毕竟,这是误会。嘟嘟嘟……叶离迟疑许久,但是想打给沈秋止沈秋止可能想象不到离婚这两个字对叶离有多重。。...

    哀莫大于心死。

    沈秋止可能想象不到离婚这两个字对叶离有多重。

    叶离也想象不到,沈秋止对感情的忠诚也看的很重。

    当然,这是误会。

    嘟嘟嘟……

    叶离犹豫许久,还是想打给沈秋止解释清楚。

    但她不接电话。

    “你不接电话我很担心。”

    他给沈秋止发条短信。

    “骗子!”

    看着回复的信息,叶离的心情跌到谷底。

    怀着沉闷的心情,他就近找了间休闲酒吧。

    一喝就是十二个小时,吧台的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

    他喝了一瓶又一瓶。

    啤的红的白的,不知道喝了多少,反正已经醉了。

    “先生,已经凌晨五点,我们要打烊了!”

    吧台里站着一名身着旗袍的女子,看样子年纪与叶离相仿。

    “打什么烊……还没喝够!”

    叶离趴在吧台上,眼神恍惚的摇着手。

    “先生,您已经在我们这消费六万多块钱的酒水,再喝下去就算你身体能受得了,也怕你钱包受不了。”

    旁边有位服务生收拾好卫生之后,也是很不耐烦的道。

    旗袍女子却是竖起手指,做个噤声的手势,让服务生别乱说。

    “小爷我身体好的很,怎么?怕我赖账?”

    叶离撑着吧台直起腰,指着服务生道:“不如这样,我把你们酒吧买下来,你们俩陪我喝!”

    “吹呢!我们店少说也值个三四百万,就你?”

    服务生也来劲了,觉得在吹牛。

    “怎么跟客户说话呢!”

    旗袍女子低声训斥,而后做一杯解救的饮料递过去:“喝点饮料解酒,打烊可以迟点,不过您真的不能再喝了。不是说您付不起钱,是真的担心喝坏身体!”

    “别废话,这酒吧值三四百万是吧,我出八百万买下来,你们陪我喝到明天!”

    叶离摇摇晃晃的指一圈酒吧,而后伸手掏出钱包:“嗯?我的卡呢……”

    “先生算啦,我知道你是开玩笑。”

    旗袍女子微笑着给叶离打圆场。

    服务生却是不屑,调侃道:“装的还挺像,有那么几秒我还感觉他真是个有钱人来着。”

    砰!

    叶离一拍吧台,里边的两个人瞬间被吓一跳。

    “忘记卡已经给我老婆了……不对,已经快成前妻了!”

    想起秋止叶离又是抓起酒杯猛灌一口:“没事,可以给你们开支票。”

    “也不知道能不能承兑,这年头谁敢收陌生人的支票。”

    服务生双手抱臂,嗤笑道:“哥们儿,咱差不多得了,甭装了成么。”

    “卡号有吧?我网上转账。”

    “先生,咱们明晚再喝个够好不好?”

    “给你卡号,账户是我们老板娘的名字余禾,今晚你要是打进来八百万,我就连吹两瓶马爹利,而且是自费!”

    服务生掏出手机里,打开相册里的一张银行卡的图片,递给叶离。

    “你怎么有我卡的照片?”

    余禾想伸手去拿回来,却被叶离先行一步拿走了。

    服务生解释道:“上次你出差,让我把每天结余的钱汇过去给你,就没删。”

    余禾无语的瞥他一眼,没事逗一个醉鬼干嘛。

    叶离拿着两台手机,眯着眼,瞳孔早就迷糊的不行了,根本就看不清。

    弄半天软件都没能打开。

    “这回还有什么好说的?”

    服务生嘁一声,而后对余禾道:“老板娘,你得做好心理准备,我看他别说八百万,怕是酒水的六万多都买不起!”

    “小兔崽子,看不起谁呢?待会记得喝光你的酒!”

    叶离将两台手机放下,趴在桌面上喊着:“嘿Siri,呼叫老王。”

    嘟……

    “小七爷,凌晨五点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电话才响一声就被接通,传来老王紧张担忧的声音。

    “你干嘛呢?”

    “跑步,晨练。”

    “你老婆呢?”

    “跟闺蜜旅游去了,让我在家带孩子。”

    “女闺蜜?”

    “应该是,她只说闺蜜,不知道男的女的,而且那玩意儿不都女的么?”

    “……”

    “您还没说啥事呢?”

    “身边没钱,让你帮忙转个帐。”

    “没问题,您看一亿够吗?”

    噗嗤一声,余禾和服务生都忍不住笑了。

    “不用那么多,八百万就行,账号拍照发给你,就这样!”

    说完叶离就把电话挂断,又把手机递给服务生:“拍个照发到这个号码,收钱陪我喝酒,我先去躺洗手间。”

    “你不能走,酒水钱还没结,人跑了咋办?”

    服务生急的赶紧从吧台跑出来拦住叶离。

    “怎么对客户说话呢!”

    老板娘余禾皱皱眉,觉得不礼貌,而后带着歉意道:“小孩子不懂礼貌请见谅,没事,先生你去。”

    叶离方才起身,摇摇晃晃的走向洗手间。

    “我倒要看看他还能装多久,过半个小时他不买单咱们就报警抓他!”

    服务生真拿叶离的手机把账号发过去给老王。

    “你是不是傻,人家光身上那套西装就值好几万,还会差我这点酒钱?”

    余禾明显比服务生见多识广,而后道:“记住待会你别再笑他了,怎么说也算个大客户,让他难堪以后不来了咋办?”

    “老板娘,我是不是也喝醉了?”

    服务生发完账号并按下左上角返回短信列表,瞧见某条短信时,眼睛都发直了!

    十位数的余额!

    叮!

    余禾的短信提醒,收到转账八百万元整。

    震惊!

    两人看着对方,嘴巴微张着,惊讶得无以复加!

    “收到了么?收到就陪我喝个天翻地覆吧……”

    叶离洗把脸稍微清醒了点,坐回吧台。

    “哥,是我狗眼看人低,对不起,我喝!”

    服务生脸都绿了,但还是忍着痛用花呗刷了两瓶马爹利,直接怼着瓶口吹。

    咕咚咕咚两口下去,哇的一声直接吐出来。

    “我不是醉,是……是呛着了!”

    他解释一番,灌两口又再次吐出来。倒也算倔强,死撑着也要把两瓶洋酒给干掉。

    作为最大收益者的余禾,也丝毫不含糊,刚还劝叶离走,现在直接把门锁上,打算不醉不归!

    毕竟叶离把她这家连连亏损的酒吧给买下来,让她白赚几百万。

    “酒量不错嘛,正好陪我喝个尽兴。”

    服务生两瓶就倒在吧台里呼呼大睡,倒是余禾一直在陪叶离在喝。

    从吧台,换到卡座,再到包厢,一喝又过三个多小时,此时天已经亮。

    余禾也隐隐要撑不住的迹象,眼皮子不断在打架。

    “我撑不住了……”

    余禾最先投降。

    叶离露出胜利的笑容,一个人自顾自的喝着。

    一直喝到快中午,才躺到沙发上睡着,倒不是不能喝,而是困了也累了。

    累是心累,需要歇息歇息。

    当他醒来已是傍晚。

    “这是什么鬼地方?”

    他抬起沉重的脑袋,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全是粉红色装扮的房间里,一看就是女人的房子。

    掀开被子他发现自己什么都没穿。

    眉头不禁走皱起来。

    “你醒啦?”

    余禾打开门全身一丝不挂的走进来,让叶离的眉头皱的更紧。

    她赶紧解释道:“你放心,咱们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我只是在家喜欢光着,因为舒服。”

    叶离指了指自己:“那我……为什么也是光着的?”

    “你喝太多,又叫不醒,把你弄回来时候衣服弄脏了,我就做主先帮你洗掉了!”

    余禾倚在门框边,凹凸有致的身材尽显无疑。

    “真的什么都没做?”

    叶离有点怀疑。

    “我发誓!”

    余禾竖起三根手指,而后咬咬嘴唇道:“如果你觉得可惜,倒也未尝不可!”

    “打住,别诱惑刚刚睡醒的正常男人,特别是已婚人士。”

    叶离揉揉太阳穴,他坐起身深深做几个呼吸,不理会门口余禾的眼神,闭目打坐。

    “其实真不用憋的那么辛苦!”

    余禾咯咯一笑,却没有得到叶离的回应,她挑挑眉转身低声道:“定力挺好。”

    打坐调整呼吸约莫半个小时,叶离脑袋的疼痛方才彻底消失。

    他走出房间,见到余禾正准备晚餐。

    “我家里没进过男人,你是头一个,所以陪我吃顿烛光晚餐,不介意吧?”

    她点着蜡烛,顺手将灯熄灭。

    “你家的装修工人莫非都是女的?”

    叶离走过去道:“吃饭可以,但劳驾帮忙拿一下我的衣服。”

    “吃完再给你拿,我比较好奇你的定力极限在哪?”

    余禾上下打量着烛光下叶离精壮的肌肉,“洗手间给你准备有新的洗漱用品,不去洗洗?”

    叶离走进去洗漱一番,并在里面拿余禾的浴巾把自己裹上,才走出来。

    “大意了,居然把毛巾给忘掉了。”

    余禾俏皮的吐吐舌头,随后打趣道:“怕忍不住被我瞧见?”

    “我很相信自己的定力,倒是不太相信你。”

    叶离坐到餐桌前,用刀切开一块牛排吃掉,而后道:“你不必担心我会反悔买下你酒吧,尽管我现在想想你那间酒吧可能连两百万都不值,但我说话向来算数!”

    “那我能不能说,其实我也不是贪你的钱,只是单纯觉得你有趣,想和你发生点故事?”

    “我有老婆。”

    “只进入身体,不进入生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