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奇门战神

作者:路伞 | 悬疑灵异

收藏

  叶离风后奇门遁甲,数千年来的最惊艳四座传承人,一身惊天战力,富可敌国,却不爱江山只爱美人,为了她心甘情愿可以选择放弃承继,藏起曾的辉煌的历史,可以选择到三流小家族中当登门女婿。叶离望着凝在车窗的雨珠,嘴角挂着淡淡笑意,脑海里全是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女子。。

第17章 卖我几斤仁义道德_奇门战神_ 叶离, 沈秋止

    “我都了这样说了,你还不则表示则表示?”余禾努努嘴略感受挫,但却更激发起她内心深处的兴趣。柔和温暖的温暖的的烛光倒影着两人的烛光,窗外微风拂过,令两个影子时而疯狂重合到两块。两柔和温暖的烛光倒映着两人的烛光,窗外微风拂过,令两个影子时而重叠到一块。。...

    “我都已经这样说了,你还不表示表示?”

    余禾努努嘴略感挫败,但却更激起她内心深处的兴趣。

    柔和温暖的烛光倒映着两人的烛光,窗外微风拂过,令两个影子时而重叠到一块。

    两人面对面的坐在餐桌上,可以说近在咫尺。

    咫尺亦是天涯。

    尽管眼前的尤物很诱人。

    叶离压根不为所动,心里只有沈秋止一人。昨天的那巴掌的确让他内心很难受 。

    但他不想出轨。

    “垂涎你的人,没有一百也有九十,昨晚那个服务员不也挺不错的,何必在这撩我一个已婚人士。”

    叶离迅速的吃光面前的食物,站起身道:“劝人出轨,算不上太道德。”

    “遇见你之前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有道德的人。”

    余禾笑吟吟道:“可是遇见你之后,我发现什么仁义道德荡然全无,不知先生您能否卖我几斤?”

    “烦人!”

    叶离不想跟她多做纠缠,回到房间发现手机已经关机。

    连上充电器开机后,有不少未读消息,但都不是沈秋止发来的。

    他摇摇头,不想让失落占据心间。

    一条一条打开短信。

    辰融总经理来访要商谈原材料公司的事情。

    还有就是吴估来信,已经帮林星安排好医院,苗琳也有眉目正让人帮忙加快寻找。

    “全是和沈家有关的。”

    叶离摇头苦笑,来江夏已有好几天,除去昨晚的放肆大醉,每件事都和沈家有关。

    “你要出去么?需不需要我开车送送你,反正我也要出去。”

    余禾妖娆的身姿又出现在门口,依依不舍的看着叶离。

    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能勾人魂魄。

    “如果顺路的话,送我去趟星华肿瘤医院。”

    “你想去哪……我都顺路。”

    余禾轻轻磕着牙齿,哪字微微拉长并加重声音,趁着离开前发起最后一波暗示。

    叶离倍感无语:“别费心机了,快把我衣服拿出来,我还要去探望病人。”

    一听有事,余禾便再也不敢拖沓,连忙取来洗好的衣物递给叶离,并道:“你还会来么?”

    叶离边穿衣服边道;“你家的装潢太娘,像我这种直男住着不舒坦,还是算了!”

    “我指的是酒吧,好歹你现在才是真正的老板。”

    余禾也打开衣柜,取出裙子穿上,嘻嘻笑道:“不如请我来帮你管理,工资随便,用身体抵偿也行!”

    “你管着吧!薪水你自己从利润里拿一半。”

    昨晚八百万买下酒吧是醉酒导致的,他要来也没有什么用。

    不过钱都已经花出去,也没有反悔的必要,还不如扔给余禾想怎么管就怎么管好了。

    心烦时也能有个地方坐坐想想事情。

    “多谢老板。”

    余禾欣然点头,而后又打趣问道:“咱们这样算包养么?”

    叶离翻了翻白眼,不想搭理她。

    二人离开余禾的家,将叶离送到医院后,余禾也回去酒吧上班。

    “林星怎么样了?”

    到达医院见到吴估独自站在病房门口。

    “知道自己得的是癌症以后,情绪不是很好,哭过好几回。”

    吴估微微叹口气,继而道:“刚刚省城的同事来电话说,本来已经找到苗琳的住处,但就在他们到的前几个小时又退租了!”

    叶离拍拍吴估的肩膀道:“辛苦你了。”

    能找到苗琳当然最好,毕竟林星当下正准备手术,如果有她在身边,能让林星的情绪稍微稳定点,有利病情。

    倘若是他自己故意躲避,叶离想要把这位素未谋面的丈母娘翻出来也并不容易。

    况且叶离觉得自己丈母娘,会是沈集的一张牌,指不定前面会有什么陷阱,现在找到她未必是什么好事!

    “我这点小事算得上什么辛苦。”

    吴估抬手示意让叶离不必客气,而后想起什么道:“对了,最近我们分队接到一件奇怪的案子,侦办两个月都没有眉目,所以想问问您认不认这个徽章,感觉徽章上的图案有点像古代的图腾。”

    他手里拿着某个徽章的图片,上面有两个一白一黑人身蛇尾模样的生物卷到一块,手里分别持着兵刃,一个双刀,一个长矛。

    “你是指像伏羲女娲图?”

    叶离简单的看一眼,蛇尾相交,人形上也的确有点相似,而后解释道:“的确有点像,不过跟伏羲女娲应该没啥联系,倒是跟非洲北部的神话故事里的描写有点类似。”

    在非洲北部的古国神话里,人们信奉着宇宙是蛇幻化而来的,白蛇代表白天,黑色代表黑夜。

    不过这仅仅也是叶离的猜测,徽章上的图案,他也是头一次见。

    “非洲……”

    吴估陷入良久的沉思当中,旋即又问:“那在你的记忆里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瞬间让某个人燃烧成灰烬?”

    “阵法。”

    叶离摸摸下巴,摇头否定道:“但我觉得不大可能,阵法不仅讲究天时地利人和,还要会掌控阴阳五行,当世懂得此类杀阵的不超过五个,据我所知他们藏在深山中已有数年未踏足城市。”

    他没告诉吴估,五人当中就包括他自己。

    “有没有可能偷偷跑出来寻仇?或者因为某些利益驱使。”

    “他们不敢。”

    “为何?”

    “因为我不是很乐意。”

    叶离忽然一笑道:“那几个老乌龟跟我们算是世仇,不是他们想要待在大山中,而是被我用阵法困在那里。”

    吴估面露惊容,还有这种操作?

    “听说你爷爷曾经在宗门待过不短的时间,他没跟你讲起过?”

    他的爷爷以前在宗门里相当于现在的老王,类似于宗门与外界的代言人之一。

    吴估摇摇头道:“代沟太大,每次跟他说话,不是对这不满就是对那不满,实在受不了!”

    叶离不由一笑道:“如果案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跟我开口便是。”

    “如果能有您帮助最好不过,因为我觉得这个案子不太寻常。”

    闻言吴估脸上面露欣喜,他就是不太敢明说,别人不知道叶离的身份,他却清楚的很。

    “您看下这就是案发现场的监控视频。”

    吴估打开一段刚刚让同事发过来的灰白色视频。

    视频中的时间是凌晨三点,街道上空空荡荡,偶尔有觅食的老鼠穿过。

    约莫一会儿,视频里有个女子神态紧张的小跑过来,慌慌张张,时不时还回头张望。

    看得出她好像是在躲避什么。

    当她快要走出镜头时,手上不知有什么掉落在地,她弯腰去捡,忽然嘭的一声燃起一团炫目的火焰。

    整个人刹那间凭空消失。

    瞬息地上竟然只剩一团烧焦的衣服。

    在黑夜当中慢慢焚烧化成灰烬。

    “这段视频直到事发七天后才被五金店的老板发现并上报,赶去案发现场燃烧的残留物早被环卫工人清扫干净,只在夹缝中瞧见图片中的徽章,通过视频补帧修复处理,徽章是从女子身上掉下来的。”

    吴估还翻出女子的身份信息:“通过她同事和家人的辨认,确定视频中的女子名为蒋小依,视频里也是她最后一次出现。”

    “的确不是普通人的手笔。”

    叶离看过视频觉得略微残忍,而后道:“视频中的女子并不是被火烧死的,而是雷。”

    吴估不解:“雷?”

    “没错,之所以见到火是因为雷电将女子身上的衣服点燃罢了。”

    叶离点头,想起古书里记载的传说:“我虽没有亲眼见过,但女子应该是被人用五雷符灭的口。”

    五雷符也称五雷书,传说持以役使雷神,属于道门瑰宝法器,起源于北宋时期的神霄派。

    但据叶离所知,真正的五雷符早已失传。

    风后奇门和道门渊源颇深,也曾零星记载过关于五雷符的一些事情。

    “五雷符共分东南西北中五符,每一道符又分正反面和顶部与底部,需要铭刻号令、图像、星文和最关键的五雷文。”

    让叶离最深刻的便是记载中的五雷文。

    传说那不是人类的文字,不得真人传授,即便成功画出也不得精髓,不具有任何役使天雷的效果。

    “可是使用雷符的人又在哪?我同事查过沿途的监控,整条街只有女子自己。”

    吴估指着视频中慌张前行的女子道:“从视频里见到她多半是被人追赶,所以一直回头观望查看对方的位置。”

    “在树上。”

    叶离仔细盯着视频,看着成排的绿化榕树。

    葱葱郁郁的树顶连在一块,习武之人想要藏匿其中,简直易如反掌,况且还是凌晨天黑的状况下。

    “可以去排查死者生前接触过哪些四十岁左右的人,方脸,蒜头鼻,身高在一米七左右。”

    叶离起一局奇门遁甲,推测过后又嘱咐道:“找到人告诉我,千万不可以妄动,极度危险!”

    吴估心潮澎湃的连连点头道:“好,我马上让同事去查。”

    “今晚我来陪林星,你先回去好好休息,明天再来替我。”

    他已经在医院陪林星二十四小时,叶离实在不太好意思让他继续陪护。

    况且叶离也无处可去,倒不如留在医院安抚安抚林星的情绪。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