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奇门战神

作者:路伞 | 悬疑灵异

收藏

  叶离风后奇门遁甲,数千年来的最惊艳四座传承人,一身惊天战力,富可敌国,却不爱江山只爱美人,为了她心甘情愿可以选择放弃承继,藏起曾的辉煌的历史,可以选择到三流小家族中当登门女婿。叶离望着凝在车窗的雨珠,嘴角挂着淡淡笑意,脑海里全是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女子。。

第18章 齐聚一堂_奇门战神_ 叶离, 沈秋止

    吴估再行回家去,林星也没醒,留下的叶离一人百无聊赖的刷着手机,每次有信息再次提醒他都心存希望能,随即又转换成为失落。“我又也没做错什么,为何要主动打给她?”叶离有几次差点儿忍“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何要主动打给她?”。...

    吴估先行回去,林星也没醒,留下叶离一人百无聊赖的刷着手机,每次有信息提醒他都心怀希望,随后又转换为失望。

    “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何要主动打给她?”

    叶离有几次差点忍不住,想要拨通沈秋止的号码,但最后都放弃了。

    有时候越解释越乱,如果她感受不到,说再多也没有用。

    转眼已是午夜,寂静的医院走道里偶尔飘来刺鼻的药味,口鼻间隐隐发苦。

    期间沈老爷子来过电话,问叶离怎么两天没有回家。

    沈秋止估计没有告诉他原因。

    叶离也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

    “嘿嘿,你果然在这!”

    走廊那头,今天换身黑裙的余禾双手不知道提着两大袋什么东西。

    瞧见叶离后加快脚步走来。

    叶离扶额看见她就觉得头疼,“你怎么知道我还在医院?”

    “大概是心有灵犀吧!就像碰碰运气,说来运气也挺好,随即按一层楼果真遇上你。”

    其实余禾已经连续跑了好几层楼,都濒临放弃的地步了,但最后时刻仍是被她找到叶离,“诺,给你带吃的!”

    “你就别瞎费心思了,我对你不感兴趣。”

    叶离不想与她多纠缠,否则被沈秋止知道,怕是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

    “没事啊!我对你感兴趣就行了。”

    余禾眯着眼笑嘻嘻道:“还是那句老话,想看看你定力的极限在哪!”

    吱呀一声,病房门被打开,林星迷迷糊糊的站在门口,鼻子不断嗅着香味传出的方位。

    “哥哥你来啦?我好饿……”

    她眼神瞟向余禾手中的袋子,吞了吞口水,肚子也在咕咕的叫着。

    “我来的及时吧?”

    余禾得意洋洋的冲叶离挑挑眉,随后拉着林星往病房里走,“咱们吃东西去,不管他这块木头疙瘩。”

    叶离一拍脑门,长长叹气。

    都什么事儿啊!

    不得不佩服女人的社交能力,明明第一次见面就亲的不行,余禾跟林星两个相差十几岁的奇女子,认识不到十分钟就以闺蜜相称。

    “小孩胃不好,别给她瞎吃东西,吃点健康的。”

    叶离在门口嘱咐一声,就不再管他们,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蹬蹬……

    远处的楼道传来脚步声,叶离本以为是护士就没理会,直到那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他仰着的瞳孔前。

    他吓得一个激灵,立马坐好。

    心虚的像做贼一样。

    “是不是不找你,你就打算不回家了?”

    沈秋止眼眶瞬间就红了,泫然欲泣道:“前几天说的话全是假的么?”

    病房里瞬间安静下来。

    余禾跟林星一大一小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而叶离像个鹌鹑一样坐在长椅上,动都不敢动,支支吾吾道:“我……没有。”

    “卡还你,你的钱自己保管,我不需要。”

    沈秋止拿出叶离之前给她的卡,狠狠的丢向叶离:“以后不管你在外面怎么找刺激,我希望你都能回家,至少做个样子给爷爷看,让我们父女少受白眼!”

    叶离忽然有点心疼:“爷爷是不是骂你了?”

    “没有,但假如你明天还不回去,估计也快了。”

    沈秋止抹一抹将要掉落的泪珠,委屈巴巴的模样,令人动容。

    叶离没回家的这段时间,她同样很难过很失望,她也试着去相信叶离,但昨天见到的景象对她而言太过震撼,一时间难以接受。

    直到刚刚她才下定决心来找叶离,说白了就是已经难以割舍、

    “我不是不想回去,是怕回去你又嚷嚷着离婚。”

    叶离起身擦擦她眼角的泪珠,“昨天的事情本身就是个误会,我眼睛又没瞎,你觉得我会看上那个恶心女人?是她想以此挟我……”

    “不用解释,我哪有什么资格让你做解释。”

    嘴上虽这样说,但能听得出她还是很生气,“我哪有资格提离婚,从走进我们家提我名字的时候起,你觉得我还有为自己做主的机会吗?”

    “有,以后咱们家就由你做主,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叶离上前揽住她,闻着熟悉的香水味,嘴角慢慢浮起笑容:“我对天发誓和她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否则天打雷劈!”

    轰!

    偏偏在此时,外面响起一道惊雷。

    “草……大晴天哪来的雷!”

    叶离忍不住口吐芬芳,沈秋止都没能憋住噗的一声笑出来。

    但是叶离很快意识到什么,松开沈秋止,迅速跑到窗边。

    目光飞快扫过窗外的楼房,看着人来人往,忽然目光锁定在西南方的一个巷子,借助夜色依稀可见那里正泛着微微的火光。

    “你在找什么?”

    沈秋止紧随而至,疑惑的向外望去。

    “在这等我回来。”

    叶离本想从窗台高高跃下,但此时大路上还有许多夜猫子,怕引起太大动静,最后选择乘坐电梯。

    巷子并不远,加上搭乘电梯所耗费的时间,不过三分多钟叶离便跑到巷子里。

    地上有股烤焦的味道,还散发着淡淡的肉香。

    叶离却异常觉得恶心。

    他在电梯里已经通知过吴估,现在又拿出手机把准确定位发送过去给他。

    “是什么邪魔外道才会把五雷符用来滥杀无辜。”

    他缓缓穿过巷子,试图寻找凶徒的蛛丝马迹,并沿途查看有无监控摄像头能将凶徒的样子拍下。

    嗖!

    前方巷子的十字路口一个黑影急速闪过,并传来阵阵轻盈却密集的脚步声。

    通过声音能分辨得出,对方绝对是个身手不凡的武者!

    他连忙追了上去。

    必须要将其擒下,否则不知有多少人会遭到毒手。

    周围的居民楼杂乱无序,压根不符合城市规建的要求,也不知道是如何通过审批的,巷子时而宽时而窄,活像迷宫。

    “站住。”

    追赶许久,叶离终于赶上对方的脚步,从背后探出手欲要将其拿下。

    “滚!”

    对方也不是吃素的,身形一闪便躲避过去,而后站定身体:“小子,不该管的闲事不要管。”

    “和道门也算有渊源,见不得人玷污道门的声誉。”

    对方的脸刚好被黑暗遮挡住,但通过其身高以及声音辨识,与用奇门局推测的并无多大区别,接着叶离又道:“两个月前的那个女子加上刚刚的,你已经杀害两人,根据老几位定下的规矩,今天你必须……死!”

    话音刚落,叶离的身影如同炮弹般冲去,裹挟着凶猛的拳风,狠狠砸向黑暗中的中年人。

    “你是谁?出自什么门派?”

    中年人心头一惊,语气中满是惊诧,没敢正面硬碰硬,连连后退躲闪。

    “你也配打听小爷的事情?”

    叶离身形快若鬼魅,说话间竟迅捷地绕到对方身后,扬起手刀劈在他的后颈。

    中年人大声惨叫。

    背后更是又遭到叶离凌厉的一掌,噗的一声血箭喷洒而出。

    短短一个照面,中年人便陷入极度的恐慌当中。

    眼前的年轻人实力过于恐怖,他根本不是对手!

    “兔崽子,你找死!”

    中年人从腰间掏出一块木质令牌,狂吼一声:“掌心雷!”

    巷子里风云骤变,他的掌心腾起暴烈凶猛的气息,如狂风暴雨般袭向叶离。

    “不舍得用底牌?还是用完了?”

    叶离不躲不避,五指握拳随意挥出与对方轰在一块。

    蹭蹭蹭……

    拳掌碰撞,中年人倒退几步,根本无法正面硬撼叶离。

    “是你逼我的,一声雷令响,万里鬼神惊……五雷号令敕!”

    他不知道又从哪摸出几道符篆,大声诵读咒文,而后贴在木质的五雷令上,砸向叶离:“坤土,鬼化泥沙!”

    轰隆隆!

    狭小的巷子莫名冒出一团巨大的光团,雷声阵阵,震耳欲聋。

    叶离瞳孔微微一缩,连忙向后退去两步,光团瞬间炸裂,令人胆颤的雷电喷涌而出,直接将巷子两边的房子,炸出巨大的洞。

    “好强的能量波动。”

    即便叶离早有提防,向后退去并运转真气护身,但对方的五雷符十分犀利,即便如此也被波及。

    所幸并无大碍。

    但对方也趁机逃掉了!

    “威力明显要比之前两次的要大好几倍,连墙都被炸塌了!”

    不一会儿吴估还有一众警察连忙赶到,但为时已晚,人早已不见踪影。

    吴估上前询问:“您没受伤吧?”

    “我没事,以后别整天您您您的听着别扭。”

    叶离抬手示意无碍:“跟我推测的差不多,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一米七左右,听口音应该是北方的。但这件事你们别管了,我亲自来处理,他的手段你们很难应对。”

    吴估道:“行,我让爷爷打声招呼说明一下。”

    交代过后,叶离返回医院,一想到沈秋止和林星会见面,脑袋就隐隐作痛,况且还加上余禾那个妖精,就更可怕了!

    他心情忐忑的走到病房门口。

    里面很安静只有偶尔窸窸窣窣的声音发出。

    犹豫许久,叶离方才敢探个头向里边望去。

    三个人正在那安静的吃着宵夜。

    “哥哥,你干嘛去了?”

    林星瞧见叶离,连忙招手。

    “办点事。”

    他故作镇定,眼神时不时瞄向沈秋止,心中祈祷她没问林星什么。

    沈秋止转过头幽怨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