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奇门战神

作者:路伞 | 悬疑灵异

收藏

  叶离风后奇门遁甲,数千年来的最惊艳四座传承人,一身惊天战力,富可敌国,却不爱江山只爱美人,为了她心甘情愿可以选择放弃承继,藏起曾的辉煌的历史,可以选择到三流小家族中当登门女婿。叶离望着凝在车窗的雨珠,嘴角挂着淡淡笑意,脑海里全是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女子。。

第20章 不妙_奇门战神_ 叶离, 沈秋止

    叶离淡淡道:“风伯奇门。”跟玄门像,奇门遁甲也有很多派系,很最有名的有诸葛亮道统的武侯派,除了张良、姜子牙等广泛流传下去的派系。而最古老的历史亦是最神秘的的当属——风伯奇跟道门一样,奇门遁甲也有很多派系,比较有名的有诸葛亮一脉的武侯派,还有张良、姜子牙等流传下来的派系。。...

    叶离淡淡道:“风后奇门。”

    跟道门一样,奇门遁甲也有很多派系,比较有名的有诸葛亮一脉的武侯派,还有张良、姜子牙等流传下来的派系。

    而最古老亦是最神秘的当属——风后奇门!

    上古时期黄帝击败蚩尤,便有奇门遁甲的功劳。

    在古代更被尊为帝王之术,不过流传的全是残本,或张良精修过的阴阳十八局。

    完整版拢共有四千三百二十局。

    “传说中的风后奇门,那个每代都不超过十人的神秘门派!”

    老野诚惶诚恐,瞬间连抵抗的念头都没了:“小友,能不能放我一条生路,我愿用毕生所学做交换。”

    倒不是风后奇门故意保持在十人以下,而是符合条件的传人实在稀少。

    拿叶离的同辈来说,目前只有三人。

    历史上曾有几度因为找不到合适的人选,险些断掉数千年的传承。

    “元老院尽是歪门邪道学来何用?”

    叶离表示不感兴趣,尽管心里希望得到五雷文的铭刻方式,但不想表现得太过刻意,“送你上路!”

    “慢,且听我说!”

    老野双手抱拳,跪到地面,“我可以传你五雷符,五雷符乃道门正一教的法器,不是歪门邪道。”

    当他知道周遭早已被叶离布下阵法时,便知无法再战胜眼前的年轻人。

    一个奇门阵法蕴含四千三百二十种变化,在九宫八卦里阵法主持者便是主宰,一旦踏入阵中除非自身实力足够逆天,或者懂得破阵之法。

    否则也只能任人宰割。

    很显然叶离的实力在他之上,他也不懂八门生克。

    甚至连动都不敢妄动,怕踏错一步就会灰飞烟灭。

    “好像也不太感兴趣。”

    叶离窃喜,五雷文真正的铭刻之法对道门而言举足轻重,等得到并交还给道门,也算一件幸事。

    他虽不是道门中人,但双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算同宗同源。

    毕竟道门也称黄老之道,黄指的便是黄帝,而老则是老子。

    叶离知道此时若表现太过明显,有可能会被对方要挟,故而漫不经心的道:“你先说说,我看看能不能听得懂,若是听不懂不学也罢!”

    “不难不难,懂得奇门阵法之人,对真气的运转早已了若指掌,只要牢记方法不出半月定学有所成。”

    老野迫不及待的开始讲解,生怕叶离会后悔,“五雷文并不是字,而是一种符号,之所以普通人画出的五雷文无法役使雷神,是因为画符时有七七四十九次变化,需要借助真气勾动天地中飘浮的五行之力注入符中……”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符也算小型的阵法,而且使用更为简单方便。

    老野教的五雷符关键步骤在于,借助五行铭刻时需组合的七七四十九次变化,错一步都不可。

    而五雷符共有五种,代表东南西北中五方,需配合五雷令敕使用。

    “为何我见到你徒弟的令敕是木的,而你却是金属的?”

    叶离暗暗记在心里,但依旧表现的不是很在意。

    “这不是普通的金属,是用被雷击过的陨石锻造的。”

    五雷令需要寻到蕴藏雷属性的材料制作,换种说法就是被雷劈过的,常见材料并不能将天雷的属性储存太久,通常只能保持一天,所以大多没用。

    只有雷击枣木方才带有长久储存雷电的特效,但使用次数也仅有一次。

    老野偶然发现的陨石同样带有这种特性,因此尝试锻造成令牌,不仅发现威力极大,还可持续使用。

    “倒也算一件宝贝。”

    叶离夺走老野的金属令牌,后者声都不敢出。

    处于阵法当中,他就是待宰的羔羊,如何敢反抗。

    “快天亮了,改明儿我再来学。”

    叶离抬头看到渐渐泛起鱼肚白的天空,“屋子四周被我布下阵法,你若胆敢逾越半步,就别怨我没提醒过你。”

    给老野划定指定活动的区域,老野连忙称不敢。

    交代完叶离才返回沈家。

    这趟有所收获不亏!

    ……

    一连几天,叶离都在家陪着沈秋止,期间她几次提出要去探望林星,都被叶离找借口阻止。

    又怕自己去公司后她会独自前往医院,所以叶离每天都粘住她,哪也不让沈秋止去。

    连辰融的总经理几次打电话求见,叶离都不理会。

    只有等每天半夜沈秋止睡着,他才出门跑去探望林星。

    老野那他也没有去过,反正有阵法在,不担心他会逃。

    退一万步来说,即便老野有胆逃逸被阵法绞杀,叶离都不太担忧,方法他已经牢记在心。

    “都已经半夜一点多了,还不睡觉?”

    到达医院,林星正跟余禾聊得火热。

    最近几天后半夜都是余禾在照看她,两人的关系愈发的熟络。

    “明天要动手术,我有点害怕睡不着,所以让余禾姐陪我聊聊天。”

    林星嘟嘟嘴,略显委屈道:“哥哥,还没有我妈妈的下落么?”

    叶离摇头叹气,苗琳不知道为什么要躲起来,期间不断换地方,根本找不到。

    “没事,她不要就不要吧,以后我跟余禾姐一起过。”

    林星忽然抓起余禾的手,但她的脸上还是难掩失望之色。

    “她肯定有苦衷,否则不会一声不响的扔下你,放心吧我会找到她问清楚的。”

    叶离摸摸她的脑袋安慰道。

    随后他的眼神被余禾胸前的一个徽章给吸引过去。

    “看什么,又不是没见过。”

    余禾挺挺胸膛,随后指着林星道:“注意点形象,还有小孩在这!”

    “你的徽章从哪来的?”

    说罢叶离就要伸手去摘下,却被余禾轻轻的一巴掌拍开:“都说有小孩在,别瞎碰,要碰咱两出去找个地方单挑。”

    林星笑着扭过头去,不参与大人们的事情。

    叶离一翻白眼道:“我是要拿徽章,不是想碰你!”

    “徽章更不能给你碰,这是从大师那求来转运的。”

    余禾一手捂住,不让叶离得逞。

    “你是不是前几天去找过别人算命,白头发身形瘦弱而且驼背。”

    她别着的徽章,与吴估图片中的一模一样,叶离认为应该是老野他们用来标记别人使用的。

    跟叶离之前在已经被击杀的凶徒身上种下印记效果差不过。

    一旦被标记,就能够随时追踪。

    “头发是很白,但不驼背也不瘦,大概六十岁左右,身高跟你差不多。”

    余禾努力回忆,指着徽章道:“莫非你也去算命了?是不是跟你说必须要随身带着徽章,但其实我戴上去已经快十天了,觉得并没有什么效果。”

    “六十岁,身高跟我差不多?”

    叶离身高一米八,死掉的二娃才一米七左右,老野更不可能。

    他抓住余禾的手,不顾阻挡地将徽章取下,而后掰开发现里面隐藏着一个很小的芯片。

    “什么玩意?”

    余禾见到也诧异道:“窃听器还是定位装置?”

    “你的生日多少?”

    “农历九四年正月二十零点,问我生日干嘛?要送我礼物?”

    叶离掐动手指换算八字。

    阳年阳月阳日阳时。

    四柱纯阳。

    莫非她便是老野当晚口中说的那个女的?

    帮她算命的又是谁?

    还有其他同伙?

    叶离顿时觉得自己大意了,连忙打电话给吴估,让他找人来保护余禾,而且要全副武装!

    “怎……怎么了?”

    听完叶离电话里说的内容之后,余禾也懵圈了。

    “救你命,最好别问,否则我怕你晚上睡不着。”

    叶离有点后悔当晚没有向老野盘问清楚,“前几天怎么没见你戴过?”

    “我平常都放在包里,因为今晚不想拿包包,所以才别在衣服上。”

    闻言后余禾的脸色有点紧张,“你还没告诉我那到底是什么呢!”

    “估计是微型的定位追踪器。”

    叶离很认真严肃的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不可以乱跑,等会儿会有人来保护你,事情没解决之前暂且待在医院吧!”

    医院人多眼杂,纵是他敢来也未必敢动手。

    余禾心存怀疑,但约莫十几分钟一小队全副武装的特警赶到之后。

    才知道叶离不是在忽悠,更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吴估不一会也来到医院。

    做好准备,叶离才放心去找老野,也只有他才能解答事情的缘由。

    “告诉我,你到底有几个同伙?”

    来到老野的院子,阵法依旧,老野也没能逃走。

    “什么同伙,我徒弟不是已经被你杀掉了吗?”

    老野神情紧张,眼神飘忽,不敢与叶离对视,明显很心虚。

    叶离二话不说,上前揪住他枯瘦的手腕,威胁道:“给你三秒钟,不说就断手,三二一……”

    咔嚓一声。

    如同折柴般,即便老野已经运转真气抵抗,仍旧无法抵挡住叶离的力量。

    疼得嘶喊起来。

    “再给你一次机会,不说我就一段段的掰断你全身骨头!”

    这回叶离抓住的是老野的手臂,随时准备动手。

    “我说……两个,是两个。”

    骨头断裂带来的剧烈疼痛感让老野连连嚎叫,“除了已经死去的徒弟,还有一个是我师弟。”

    “他人在哪?”

    “我不知道,平日里他都是自由行动。”

    “说实话!”

    叶离的手微微使劲。

    “我真的不知,但他最近几天会找人来救我,那天你走后我和他通过电话!”

    老野急忙求饶。

    叶离觉得不妙,心中隐隐觉得会有事情发生。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