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奇门战神

作者:路伞 | 悬疑灵异

收藏

  叶离风后奇门遁甲,数千年来的最惊艳四座传承人,一身惊天战力,富可敌国,却不爱江山只爱美人,为了她心甘情愿可以选择放弃承继,藏起曾的辉煌的历史,可以选择到三流小家族中当登门女婿。叶离望着凝在车窗的雨珠,嘴角挂着淡淡笑意,脑海里全是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女子。。

第21章 陆尘_奇门战神_ 叶离, 沈秋止

    叶离也不是怕元老院的人会来找他麻烦。不是怕自己捅了贼窝被吸引大批元老院的人回到江夏市,会搅乱江夏市的秩序。想一想那天早上确实太掉以轻心。往昔里他无牵无挂,就怕寻仇,但而是担心自己捅了贼窝吸引大批元老院的人来到江夏市,会扰乱江夏市的秩序。。...

    叶离不是担心元老院的人会来找他麻烦。

    而是担心自己捅了贼窝吸引大批元老院的人来到江夏市,会扰乱江夏市的秩序。

    想想那天晚上的确太大意。

    往日里他无牵无挂,不怕寻仇,但现在不同,背后还有沈秋止还有沈家。

    更遑论有可能会波及无辜百姓。

    “找人救你?有种尽管来便是,正好可以一网打尽。”

    叶离思忖片刻,已经想到对策,暂时不打算要老野的性命。

    电话同样不收走,留着老野给同伙通风报信。

    只要元老院的人敢来,他就有胆照单全收!

    ……

    翌日清晨,叶离早早起身,今天是林星动手术的日子,他必须要去。

    “不行我一定要去,我觉得跟她一起有亲近感。”

    本打算支开沈秋止,但她知晓后说什么也不答应。

    叶离挠挠头,觉得女人的感觉真是准的可怕。

    突突突……

    两人走到门口,刚要上车,远方飞来一架直升机,正缓缓降落。

    叶离将沈秋止护到身后。

    直升机降落熄火,里面缓缓走出一位身材年龄都与叶离差不多的男子。

    “叶离,你是家族选定的唯一继承人,马上跟我回家继承财产,否则我要将沈家从这世界上抹去!”

    男子带着墨镜,单手插在兜里,遥望着叶离。

    “有病。”

    叶离翻翻白眼,不想理会眼前的白痴,拉着沈秋止上车。

    “他谁啊?是你家人么?”

    沈秋止被对方说的话吓得稍微有点紧张。

    “一个神经病,不用管他。”

    叶离刚发动汽车,刚才的墨镜男子却飞快奔来直接趴在引擎盖上,拦住去路。

    “信不信把你撞飞?”

    叶离探出个脑袋,副驾驶的沈秋止立马拉住,生怕他真会冲动。

    “几天不见翅膀硬了不少,竟然连我都敢撞。”

    来人从引擎盖跳下,打开后排车门坐进去,而后故作严肃的表情,冷冷的道:“你就是那个狐狸精沈夏婵?”

    叶离转头面无表情的盯着他:“没完了是吧?”

    “现在的小说不都这么写嘛,上门女婿放弃家族几万亿的财产继承,跑去当上门姑爷,然后家族派人召回,男主角誓死不从,我不是在给创造表现的机会嘛。”

    后排的男子笑道:“刚才你应该冲过来一拳将我打倒,并毅然决然的宣布永远跟沈夏婵在一起,不稀罕什么家族财产!”

    “喏,满足你。”

    叶离回身给他一拳,不偏不倚正好打在对方鼻子上,“另外我老婆叫沈秋止,不是夏婵。”

    男子哇的一声惨叫,痛的面部扭曲,还有些许鼻血流出。

    沈秋止递过去一张纸巾。

    “谢谢徒媳,徒夫人,徒弟他老婆,徒婆,呃……”

    称呼换了一个又一个却始终找不到合适的,最后干脆道:“叫徒儿吧,以后叶离是徒弟,你就叫徒儿。”

    沈秋止惊讶道:“徒儿?你是叶离师父?”

    “你不知道我是他师父?难道就没跟你提过为师?一次都没有?”

    男子显然比沈秋止更加惊讶。

    “他叫陆尘,比我大两岁,是代师收徒,名义上是我师父,但实际上是师兄。”

    叶离踩下油门并缓缓道:“二十多年来不是教我偷师爷宝贝拿去卖,就是怂恿我装病骗师爷的钱,反正没教过啥好事,所以也没什么好提的。”

    沈秋止噗嗤一声笑出来。

    “惭愧惭愧。”

    陆尘老脸一红。

    昨天知道老野还有同伙,叶离担心一人应付不过来,便打电话给陆尘来帮忙。

    有他帮忙照看沈家,便可以放手去做,就算来再多人也不怕。

    “徒弟刚刚你说你媳妇的名字不是夏婵,而是秋止?那你早几年整天念叨,不就念错了?”

    “不说话能死?”

    “倒不会。”

    “那就闭嘴。”

    “哦。”

    陆尘无奈的摊摊手,不忘跟沈秋止解释:“从小打不过他,没办法,总是被他欺负。”

    沈秋止又是被逗的哈哈一笑。

    “医院?来医院干嘛?为师初来乍到,难道不是应该先带我去饱餐一顿,顺便游历游历江夏市。”

    陆尘走下车,瞬间不太乐意了:“昨夜接到电话,便我马不停蹄的飞过来,你就这么对待自己师父?”

    “先带你到医院检查脑子,脑子没问题咱再去吃好吃的。”

    叶离丢下句话,而后拉着沈秋止的手向医院里走去。

    陆尘撇撇嘴还是跟上。

    “怎么那么多警察在医院,是不是保护什么大人物?”

    陆尘就像十万个为什么,臭不要脸的挨个去握手,随后又继续追问:“你急忙忙把我从山里喊出来,到底是因为什么事?”

    叶离昨夜并没有详细说明。

    但陆尘还是义不容辞的赶来,未曾有半点拖沓。

    因为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名义上是师徒实际上却更像亲兄弟。

    “记得师爷提过的太谷国元老院吗?他们近期会来救一个人,我怕自己没法应付。”

    叶离边走边跟陆尘讲解最近发生的事情。

    陆尘越听越兴奋,摩拳擦掌。

    干啥啥不行,打架第二名,叶离是第一。

    跟吴估打过招呼,叶离便让他将布防的特警撤离,值守一夜也非常辛苦。

    “大美女你好,小美女你也好。”

    陆尘拥有自来熟的技能,见着谁都一副老相识的模样,上前去握手,“徒弟还不赶紧来介绍介绍。”

    “我师父陆尘,这是余禾,这位是林星得的是胃癌,待会准备做手术。”

    叶离不耐烦的斜睨他一眼。

    “动手术多危险呐,冰冷的刀子划开肚皮想想都渗人。”

    缺心眼的陆尘疑惑的看向叶离。

    他这话让一直提心吊胆的林星再也绷不住,哇的一声就大哭起来。

    叶离上前就是一脚。

    沈秋止赶紧安慰道:“别担心,待会只需要睡上一觉,醒来就可以健健康康的了。”

    “我不是故意吓她,我的意思是为什么叶离不用古医帮她医治,非要动手术。”

    “古医能治肿瘤?封建毒瘤,不害死人就烧高香吧!”

    门外几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护士走进来,为首戴眼镜的医生不屑的瞟一眼陆尘,“要给病人注射麻醉剂,其他人先出去。”

    陆尘本想反驳,却被叶离捂住嘴拖了出去。

    “无论用现代医学还是古医肿瘤都极容易复发,先切除再用古医的方法配合治疗,大概率可以永绝后患。”

    叶离明白陆尘的疑惑向他解释:“现在用古医帮她治好,假如以后意外断掉联系,病情又复发她该怎么办?上哪去找真正的古中医?”

    “那是你,为师治病从不复发。”

    论打架陆尘不如叶离,但论医术他的确高明得多。

    叶离揶揄道:“的确,就是不知道谁十六岁的时候,用针灸险些把师伯的腿脚风湿治成下肢瘫痪,躲到山洞里半个月才敢跑回来。”

    “能怪我吗?都说那个穴位不能扎,他非要我来一针。”

    陆尘不服气道:“还说我医术不精,我能怎么办,扎呗!”

    沈秋止跟余禾笑的前俯后仰。

    林星被送进手术室。

    而叶离也趁机跟陆尘在交流应对的方法,以及有可能会出现的情况。

    两人有意见相左的地方还拌几句嘴。

    约莫两个小时候,一名女医生神态慌张的跑出来:“病人出现大量出血的突发状况,现急需AB型血,家属来签一下病危通知单。”

    沈秋止立即举手:“我是AB型,可以试试。”

    除了沈秋止以外,所有人都摇头,甚至连O型的都没有。

    “不行。”

    叶离却紧张的大声喝止:“你的血液不适合。”

    她跟林星同母异父但也算直系亲属。

    直系亲属间输血容易发生严重的输血反应,而且只要一出现致死率高达99.9%,叶离不敢冒这个险。

    电视上常见到病人出现大出血,就有直系亲属跑出来要求输血,但那是错误的。

    “不检测怎么知道不适合。”

    女医生不明白情况,事态紧急,容不得她多想就要拉着沈秋止去做检测。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叶离拦住她们的去路,抓住沈秋止的手臂,而后对陆尘道:“看住秋止,还有打电话给老王让他想法调度血浆,我进去看看。”

    “幸亏我随身带着吃饭的家伙。”

    陆尘取出一个紫檀的匣子递给叶离,而后不顾医生护士的反对冲进病房里。

    沈秋止不解道:“为什么我不能输血?”

    “其实叶离从小就患有一种传染病,你们是夫妻所以已经传染给你,如果再拿你的血去救人,肯定又有新的传染者。”

    陆尘其实也不明白,但他天生爱瞎胡扯,扯着扯着沈秋止便真的信了。

    女医生追进病房,想把叶离拉出去。

    “我是来救人的,不是来害人的,相信我!”

    叶离走到手术台前,回头真诚的说道。

    “别拿封建迷信的东西来侮辱我们,滚!”

    此时正是手术的关键时期,稍有差错便无法回头,主刀的男医生不敢分心,眼睛一直盯着病患处,手上动作不敢有丝毫的停滞。

    “先生,请出去。”

    两名护士拉拽着叶离,又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怕打扰到主治医师。

    “万一出什么事由我全权负责!”

    叶离摆脱护士的纠缠,飞快打开匣子,里面共有四层,是大小不一的毫针。

    “我让你滚,听不见吗?”

    主治医师横眉怒目:“你打扰到我们了!”

    “你只管忙你的,我来止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