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奇门战神

作者:路伞 | 悬疑灵异

收藏

  叶离风后奇门遁甲,数千年来的最惊艳四座传承人,一身惊天战力,富可敌国,却不爱江山只爱美人,为了她心甘情愿可以选择放弃承继,藏起曾的辉煌的历史,可以选择到三流小家族中当登门女婿。叶离望着凝在车窗的雨珠,嘴角挂着淡淡笑意,脑海里全是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女子。。

第22章 古代与现代_奇门战神_ 叶离, 沈秋止

    叶离捻动银针,毫不犹豫的扎进林星的穴位。“你他妈的听不懂人话吗?老子让你都给我住手,知不明白你的行为是在被谋杀!”主刀医生医生雷霆震怒,停下来手上的动作大发雷霆,叶离的不存在了影“你他妈的听不懂人话吗?老子让你住手,知不知道你的行为是在谋杀!”。...

    叶离捻动银针,毫不迟疑的扎进林星的穴位。

    “你他妈的听不懂人话吗?老子让你住手,知不知道你的行为是在谋杀!”

    主刀医生震怒,停下手上的动作大发雷霆,叶离的存在已经影响到他。

    “闭嘴。”

    叶离下针的过程中冷冷瞪他一眼,随后抓住旁边的手术刀抵在医生的脖子上,警告道:“再说一遍,尽管做你该做的事情,否则耽误病情我连你一块宰了!”

    几名护士捂嘴惊呼,战战兢兢。

    咕噜……

    医生对视叶离那双散发出锐利寒芒的瞳孔,心头一悸,紧张的吞吞唾沫。

    “别他妈愣着!”

    叶离抽回手术刀,大骂一声,而后继续下针。

    “血真的止住了。”

    “心率80正常,血压75正常,血氧饱和度93正常……”

    护士读着监护仪上面的数值,诧异的望着叶离。

    先前病人出现大出血的状况,各项指数都有异常,但是就在对面的年轻人行针不到一分钟,竟然立马扭转局面。

    “不可能,一定是因为病人的自身系统调节的。”

    主治医师楞了楞,不敢耽误时间,让护士擦掉额头的汗珠,重新投入手术当中。

    心里却是疑惑不解。

    他什么来历?

    世上真有如此奇人?

    所有医生和护士心头都充满疑惑。

    叶离没有注意到别人的眼神,他全部心思都在调节林星的体内气机。

    手术又持续两个小时,过程十分的顺利。

    有叶离在调理,林星的生命特征一直保持在正常的范围内。

    医生在做最后的缝合。

    完成后,所有人都长长吁一口气,随后齐齐望向叶离。

    “抱歉。”

    主治医师摘下口罩,深深鞠个躬,“刚才不应该对你说那些话。”

    “你并没有做错什么。”

    叶离没有怪他,医生的做法是对的,如果谁都能闯进手术室参与手术,岂不是要乱套。

    “是在下孤陋寡闻,因为以往遇见的中医都……你懂的。”

    医生仍是有歉意,同样也对叶离感到敬佩,“不知是否有幸,请先生为我们解答疑惑。”

    “我不喜欢区分所谓的中医和西医。”

    叶离擦擦手而后道:“应该叫古代医学和现代医学,现代医学得益于科技的发达可以广泛应用,能够解决大部分病痛,是这个时代的幸运,但古代医学同样有其精华,未来说不定也可以现代化,非要搞对立和偏见可不是什么好事。”

    古代医学之所以无法广泛应用于现代,是因为它包含子午流注,阴阳五行等学说。

    与现代医学有病治病不同。

    古代医学分为上中下三个层次,下等医学只治病,即根据症状用药诊治。

    中等医学治的是人,可通过阴阳五行来推测一个人的能量分布,判断出人体会在什么年龄得到什么病,从而通过对身体的调理来预防,从而达到一生无病。

    换个通俗点的词就是养生,跟外界那些只会忽悠消费者的保健养生不同,古医的养生真的能做到一辈子都不生病。

    而上等医学治的是大世是人间。

    盛世时他们归隐深山,不理红尘俗事,乱世时下山救世,替天行道。

    他们在一直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守护着人类的灿烂文明。

    比如二零一三年北边某国天降陨石,长十七米重达数千吨,由于体积较小,当时没有任何的科学仪器捕捉到。

    但就在离地面几千米时,突然被不明物体击碎分解。

    这一幕被路过的汽车偶然记录下来。

    事后有科学家通过视频计算,陨石速度高达五十倍音速,倘若撞击到地球,产生的爆炸冲击力将是广岛原子弹的几十倍。

    类似事件还有很多,像小行星险些撞击地球,又忽然改变运行轨迹,从地球旁边擦过等等。

    他们一直都在!

    “受教,看来我还要努力补补古代医学的知识。”

    医生鞠躬表示敬意,虚心的向他讨教学习。

    “不要总觉得阴阳五行就是封建迷信的学说,如果说我们的世界是无数个质量组成的,古人只不过是将这些质量统计成金木水火土又分阴阳,总共十个类型。”

    叶离同样向他表示感谢,并耐心的讲解:“其实跟物理学有点相似,只是现代物理学可以通过实验达到更为直观的结果,但也并不代表那些没研究明白的古老学问就是错误的。”

    阴阳五行的科学研究,也已经悄悄进行了很多年。

    叶离相信在未来的某一天科学家能去糟粕,保留古老学问中的精华,并发扬光大让更多普通人受益。

    “没事吧?”

    打开手术室走出去,陆尘马上迎上来道:“老王不知道上哪找了上百人,都在楼下排队等输血。”

    “已经搞定,后面几天你再帮着调理恢复就好。”

    虽然陆尘平时不着调,但在医术上的确要比叶离走的更远。

    “你怎么有传染病没跟我说?是什么病,严不严重?”

    沈秋止上前拉住叶离的手,没有嫌弃只有担心。

    “我哪有传染病。”

    叶离一脸迷惘,随后转头看陆尘后者正躲躲闪闪的,“你又造我的谣?”

    陆尘嘿嘿笑着,算是默认。

    叶离翻翻白眼,随后向沈秋止解释:“别听他瞎说,从小到大除外伤硬伤,六岁开始我们就没生过病,感冒都没有过,别说传染病。”

    “这么神奇?”

    余禾忍不住惊叹,随后又问道:“怎么办到的?学医?能教我们吗?”

    “要真有这么简单,古医就不会没落咯。”

    陆尘背着手故作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多亏他们的打断,让沈秋止并没有继续追问为何不让她输血的事。

    ……

    一连几天平安无事发生。,

    老野仍旧被困在院子里,早已断粮饿的饥肠辘辘。修炼到他这个层次的修炼者,不饿上个一年半载倒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不过仍会被无尽的饥饿感所折磨。

    他口中的救兵还没出现。

    就是辰融集团终于按捺不住,几次想见叶离无果后,竟让朱沛奇断掉原材料的供应。

    沈氏集团好几个工程也因此即将面临停工的局面,工地上还有不少混混来寻衅闹事。

    “你们什么意思?”

    叶离向辰融的陈初父子打电话询问。

    “没意思,已经厌烦你们这帮大爷,不伺候了!”

    接电话的是陈初的儿子陈皮,也是辰融集团的总经理:“顺便警告你,别再想染指三江省的建筑材料生意,我们辰融现在全面跟将军合作,你们沈氏集团若识相就老老实实的签新合约,咱们还可以恢复原来的供应关系,如若不然你就自己找材料去吧,如果你有本事运回江夏的话。”

    “你他妈冬虫夏草转世吧?一会儿一个样。”

    叶离直接被惹恼,厉声道:“咱们走着瞧!”

    原本打算开个新公司,材料方面可以不再受制于朱沛奇,他从来都对整个三江省的市场没有多大的兴趣。

    但既然对方要挑事,就有必要给他们好好上一课。

    “孩子,你得小心,将军不是普通人。”

    沈老爷子也在旁边,听到电话里的谈话内容,担忧道:“他是整个三江省地下秩序的第一人,行事不择手段,以前有位朋友欠他点钱,最后翻好几倍逼到跳楼自杀。”

    “管他什么将军老帅,不服就揍。”

    陆尘不以为然道:“你要是走不开,为师替你去。”

    林星跟余禾已经被偷偷安顿好,又有吴估请来的同事暗中保护,定位器也已经被拆除,所以她们那边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真正需要警惕的是沈家,叶离必须保证家人的安全。

    “税务有人要来公司查税。”

    老爷子突然接到一条短信,眉宇间尽是担忧:“肯定是辰融在背后搞鬼,我在公司时账目没问题,就怕沈集那兔崽子接手后有偷税行为,万一被查到就糟糕。”

    然而不仅税务,连工商、消防、住建、城建等等都在同一天齐齐上门。

    平日里常见的毛病被无限放大,罚款,停工,甚至连即将申办下来的工程贷款也被取消。

    差点连叶离都要被请去住建谈话,最后是沈老爷子找关系摆平。

    手段确实要比沈集朱沛奇之辈花样多。

    但也不过如此。

    “工程停工,就让底下员工放假休息,工资咱们照付,不能寒基层人员的心。”

    叶离做出放假的决定,随后道:“开发商那边还需要爷爷您费些口舌,让他们放心,工程一定能按时完成。”

    目前确实没有功夫搭理他们。

    任他们闹吧。

    回头再好好教他们做人。

    叮铃铃……

    “根据余小姐的描述,我的同事已经锁定相关嫌疑人,并找到他的住处。”

    电话响起,是吴估打来的:“通过走访邻居和门卫调查后发现,最近他的住处突然增加不少访客,而且说得都是太谷话。”

    “先不着急,先查清楚他们到底有多少人,还有活动轨迹跟谁接触过。”

    挂断电话,叶离反倒变得轻松,有他们的下落就好办。

    这天晚上叶离开车出门。

    跑车刚驶出庄园的门口后面就有台大货车极速逼近。

    砰!

    整台高速飞驰的货车直接从跑车上面碾压过去。

    矮小的跑车瞬间被压扁,并被巨大的冲击力狠狠撞击到绿化带上,沦为一堆废铁。

    “跟将军说,事情已经办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