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奇门战神

作者:路伞 | 悬疑灵异

收藏

  叶离风后奇门遁甲,数千年来的最惊艳四座传承人,一身惊天战力,富可敌国,却不爱江山只爱美人,为了她心甘情愿可以选择放弃承继,藏起曾的辉煌的历史,可以选择到三流小家族中当登门女婿。叶离望着凝在车窗的雨珠,嘴角挂着淡淡笑意,脑海里全是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女子。。

第23章 风起_奇门战神_ 叶离, 沈秋止

    “安心吧,车都了压瘪,人肯定死投透了,会有问题。”在庄园外的路口朦朦胧胧的路灯底下,有一个黑衣人正打电话汇报。货车上的司机趁着夜色,跳下车后痛苦……的捂着腹部逃逸。“在庄园外的路口朦胧的路灯底下,有一个黑衣人正打电话汇报。。...

    “放心吧,车都已经压扁,人绝对死投透了,不会有问题。”

    在庄园外的路口朦胧的路灯底下,有一个黑衣人正打电话汇报。

    货车上的司机趁着夜色,跳下车痛苦的捂着腹部逃逸。

    “撞人的司机等会就将他送出国,保证处理的妥妥帖帖。”

    “就算被抓到也不会有事,大可放心。”

    电话那头的人很谨慎,确认即便才挂断电话。

    “要怪就怪你不该和将军的人作对,下辈子投个好胎吧。”

    黑衣人拔掉手机卡扔掉,而后放松的呼一口气。

    在他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一张他绝对意想不到的面孔,突然倒映在他的瞳孔当中。

    “将军真有那么厉害?”

    叶离锐利的双眼,寒气凌冽,仿佛能杀人。

    先前出门他便发觉到异常,刚刚货车高速逼近,及时跳车方才躲过一劫。

    “你……你不是在车上吗?”

    黑衣人想要打电话,手机却在刚刚就已被扔掉,当显示无法呼叫时整个人如遭雷击呆在那里。

    想要逃,被叶离擒住衣领拽回。

    “代我跟阎王问好!”

    叶离抓住他的脑袋,微微用力一拧,骨骼断裂发出的咔嚓声,如同炒豆般清脆。

    当场断气!

    随后不慌不忙的望一眼即将消失在黑夜中的货车司机,他已经在碰撞中受伤,根本跑不快。

    叶离脚下一蹬,整个人飞奔而去。

    那名司机都来不及回头观望,只见眼前一黑,被叶离踢飞撞到墙上,彻底失去知觉。

    “杀人者人恒杀之。”

    拍拍身上的尘土,看着碾死的两只蝼蚁,叶离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掌管三江省地下秩序的将军可怕?

    叶离嗤之以鼻。

    在Y国随便拉出一个小组织,都比只会在盛世里欺负小老百姓的狠几百倍。当年赤手空拳在异国他乡打的武装组织毫无脾气,岂会怕三江几个地痞流氓。

    “倒是可惜我的新车了。”

    返回沈家庄园,换台车重新出发。

    进入华夏国境的元老院门徒才是他首要目标。

    根据吴估的线报,老野的师弟以及一众元老院门徒,不知为何齐聚到一处仍在建设的公园当中。

    这正是将他们一网打尽的大好机会,叶离当然不想错过。

    所以来了。

    轰鸣的引擎缓缓减弱,远远就见到吴估等人穿着便衣,假装是路人坐在路边。

    “已经彻底摸清楚,他们所有人都在里边。”

    吴估上前和叶离握握手,远远指着公园里面:“公园仍在建设中所以没有人流,非常方便行动,已经调度两队特警随时候命。”

    “我进去探探情况,你们待在外围保持警惕,防住有漏网之鱼外逃。”

    叶离脱下外套,说完就拉开围起来的铁皮,走进公园。

    吴估上前领路并道:“他们在中央的湖边,我带你进去。”

    叶离抬头看月色正好,是个大开杀戒的好日子!

    “年轻人,你终于来了。”

    快走到湖边时,有两个身影从一处假山后面走道:“我叫播求,你应该知道我是谁。”

    “就你们两个?其他人呢?”

    叶离环顾四周,有零零星星擅自跑进来的游客,就是不知哪些才是他们的人。

    不过周围有吴估的人手在警戒,他们也难以趁机溜走。

    “为表示和谈的诚意,我已经让他们暂时藏起来,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会动手。”

    老野的师弟身材高大,精气神饱满,哪怕深处黑夜中叶离也能察觉到对方的气息浑厚,比老野更要强悍一些,“咱们还是谈谈条件吧,你已得到五雷令敕和雷文的铭刻方法,元老院愿意再用两种华夏已经失传的古术换我师兄。”

    “什么古术?”

    叶离挑挑眉,问道:“我有点好奇老野的地位,能让元老院如此大费周章来营救,更不惜花此重价。”

    能在华夏称得上古术的,必定是国宝级的东西,甚至价值更高。

    “御房采补跟尸解术。”

    播求却没有回答叶离后面的问题,话锋一转道:“我们无心将事闹大,两种价值连城的古术便是最大的诚意,至于金钱想必你也看不上。”

    御房采补术是古代人们研究出来的双修之法,通过男女房事采阴补阳互补,增加寿命或修为,但不会危害到彼此。

    老野所用的算是通过御房采补术演变出来的邪术,窃取她人生气弥补自身。

    尸解术叶离同样听过,传言能让尸体成仙,玄乎其玄。

    但叶离很小便知道世上并无真正的鬼神,尸解术更像是某种控制尸体的方法。

    “我若不应承呢?”

    叶离兴趣寥寥,两种东西都提不起太多兴致。

    “你暗中让警察来调查我们,其实我们都知道,包括露出破绽来此亦是故意引你前来。”

    播求靠近过来,边走边道:“和谈才是我们的目的,如果不愿意,元老院上下只好去叨扰阁下的家人,请他们……来说服你!”

    “你在威胁我?”

    叶离眼神一凛,杀气毕露:“我可以马上击杀你们两个,然后再跟你们剩下的人慢慢玩抓迷藏!”

    “哦?是吗?”

    播求不以为然,他距叶离已经不到十步的距离。

    铮!

    播求的话音刚落,叶离的背后突然寒芒一闪,一把冰冷的匕首瞬间刺进他的腰间。

    “啊!”

    叶离痛的惨叫一声,回首望去居然是——吴估!

    他一掌将吴估轰开,后者倒飞栽进绿化带离。

    砰砰砰……

    原先吴估布防在周围的人纷纷举枪,瞄准叶离扣动扳机,枪声阵阵,震落无数绿叶。

    “他妈的。”

    叶离狼狈躲闪,忍不住破口大骂,任他如何也没想到会被吴估出卖。

    “不对,吴估不可能会那样做!”

    他躲到大树后躲避袭来的枪林弹雨,越想越蹊跷,“降头术,吴估和他的同事全被控制了!”

    难怪只有播求二人在此,其余人皆不见踪影。

    肯定是播求通过降头术控制吴估,吸引他至此设套伏击,其余的元老院门徒便可以趁机前往沈家,以此来要挟叶离。

    因为他们无法破开阵法,只能通过胁迫的手段逼叶离就范。

    “头好晕……”

    叶离脑袋发涨,心间莫名腾起一股无力感:“我也中了降头,是吴估跟我握手的那一下!”

    脑海里回想种种,很快他便发现原因,用舌头抵住上颚,运转真气抵挡晕眩感的侵袭。

    “不要再挣扎了,你身中降头最强之一的噬灵,七个时辰内无法再使用真气,乖乖就范跟去请我师兄回来吧!”

    播求高高抬手,密集的枪声瞬间停止,而后向后呼喊道:“把她们带上来!”

    随着播求的一声令下,有辆车门被打开,两个人被押下来。

    林星跟余禾!

    “她们对你也很重要吧?不知我的人能否抓住你家人,所以就多做了一手准备。”

    播求隔着大树桀桀笑道,“我的牌已经亮出,该轮到你做选择了,是让家人亲朋一同与你陪葬,还是放人由你选择。”

    “给你十秒钟思考,十秒钟如果没有答案,我就从她们两个中挑一个杀掉。”

    “哥哥……我好害怕!”

    “叶离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林星尚小早已经被吓丢了魂,林星同样惴惴不安。

    “十九八七……”

    “我答应你,但你要先放人!”

    叶离摇晃着脑袋让自己的大脑清醒些,随后从树后走出。

    “我让你做选择,没让你谈条件。”

    播求忽然欺近,对着叶离的面庞便是狠狠一拳,随后更是用肘部袭在他的脑袋上。

    接连两击让叶离脚下一个趔趄险些跌倒。

    “以前听闻风后奇门是上古传下来的门派,各个惊才绝艳,现在看来也不过是土鸡瓦狗,不值一提!”

    播求捏住叶离的下巴,讥讽道:“山外有山,别仗着有点天赋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呵呵,你说的没错,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叶离忽然冷笑,缓缓抬起头眼神骤然一变,凶狠的直视播求:“但你知不知道,小爷我就是你们这些蝼蚁的山外山 ,人外人!”

    他爆喝一声,浑身气息骤然转变,杀气腾腾。

    “不可能!你明明已经身中降头……”

    播求大惊失色,飞快运转真气想要发起先手,可却没有叶离的速度快,轰的一声心口大痛,被轰退好几步。

    “区区邪魔外道也敢逞能?你难道不知数千年前我们的老祖宗,就对此类秘术有了应对之法?”

    降头脱落于蛊术,而蛊术是数千年前蚩尤部落的产物。

    打败蚩尤的是黄帝部落,叶离老祖更是当年黄帝座下的宰相风后,除去当今不知是否存在的轩辕一脉之外,他们便是黄帝氏族最正统的传承人!

    而叶离是最强的那一个!

    “啊……”

    播求的双手被废,惨叫声撕破黑夜,表情狰狞,而后冲着远方的人吼道:“给我杀掉那两个女的。”

    “似乎你还搞不清楚状况,要不要再好好瞧瞧?”

    叶离讥笑一声,指着远处刚要对林星与余禾动手的人,啪啪两声瞬间倒地。

    “真菜,都不够塞牙缝的。”

    陆尘拍拍手意犹未尽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废材。

    不知何时他就已潜伏在周围伺机而动!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