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奇门战神

作者:路伞 | 悬疑灵异

收藏

  叶离风后奇门遁甲,数千年来的最惊艳四座传承人,一身惊天战力,富可敌国,却不爱江山只爱美人,为了她心甘情愿可以选择放弃承继,藏起曾的辉煌的历史,可以选择到三流小家族中当登门女婿。叶离望着凝在车窗的雨珠,嘴角挂着淡淡笑意,脑海里全是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女子。。

第24章 云涌_奇门战神_ 叶离, 沈秋止

    西提猜一招夜袭借助降头术术以及控制吴估等人,确实让叶离意想不到。否者他也会身中一刀。但是并无大碍,但是上次但是险象环生,幸亏自身实力技术过硬躲过枪林弹雨,要不然麻烦不小。“否则他也不会身中一刀。。...

    播求一招奇袭利用降头术控制吴估等人,的确让叶离意想不到。

    否则他也不会身中一刀。

    虽然并无大碍,不过刚才还是险象环生,幸好自身实力过硬躲过枪林弹雨,不然麻烦不小。

    “当你在凝视深渊时,深渊也会凝视着你。”

    叶离废掉又废掉播求一条腿,“真以为我们只能在沈家坐以待毙,不会改变策略?”

    播求忽略一点。

    叶离跟陆尘是奇门后人,如果把世界比喻成奇门局,那么景、死、惊、开、休、生、伤、杜八门便代表八方,纵使身处逆境他们也总能找到生门所在!

    趋吉避凶,化险为夷。

    很明显播求设下的局,生门就位于这里,最危险亦是最安全的地方。

    “竖子休要狂妄,别忘记我还有一堆警察!”

    播求被叶离踩在地面动弹不得,而后他双手飞快结印,警察们早已被降头术控制失去自主意识。

    播求用术法召唤,远处的警察们便纷纷举枪。

    “你试试。”

    叶离嗤之以鼻,身形一动,如同鬼魅般消失在原地。

    不让子弹打中最好的办法,就是快过子弹!

    “得罪了!”

    叶离迅若闪电,行如奔雷,绕到最近一名特警背后,用手刀敲击他的后颈,击晕过去。

    突突突……

    落叶横飞,飞沙走石。

    叶离闪转腾挪,几个眨眼便放倒几人。

    陆尘同样没有闲着,护送林星跟余禾到安全地带,便立即抽身返回加入战斗中。

    他的动作更为简单粗暴,直接调转真气护体,面对四面八方飞来的子弹,连躲都不躲。

    “挠痒痒似的,徒弟你别说,还真的挺舒服。”

    播求看着两个比自己年轻几十岁的青年,脸上逐渐布满绝望。

    “怎么可能,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存在!”

    他浑身发抖,内心懊悔无比,即便整个元老院倾巢出动也奈何不了他们二人吧?

    至少能凝聚出真气抵御子弹的操作,放眼整个元老院都无人可以办到!

    师徒二人却表现的轻描淡写。

    “师兄!你误我……”

    播求悲戚的仰天长啸,而后不甘心得怒喊道:“我让你们不得好死!”

    倏然,他艰难的取出几根银针,嘴巴念着隐晦难懂的咒语,最后将银针插在自己的脑壳上。

    “三清助我,急急如律令!”

    播求低吼一声,头顶上鲜血横流划过他的面庞,在月光照耀下愈发狰狞渗人。

    废掉的手咔咔响,很快就能活动。

    “叛徒余孽也配唤三清?”

    叶离将最后一名警察击晕,回身望去微微诧异,他的身上的确有显露三股霸道的真气。

    三股真气明明不同,却不知播求用何种方法强行凝聚到一块。

    气息爆增!

    比叶离都不遑多让。

    “徒弟你身受重伤,等为师来!”

    “你上一边呆着去。”

    师徒两不但没有任何惧怕,反倒都想独自占有眼前的猎物。

    “可恶,不把我放在眼里?我送你们下地狱!”

    不仅气息,播求连同声音都变三种重叠。

    嘭!

    播求脚下一蹬,瞬息见就出现在十几米外的陆尘跟前,当面一击。

    所幸陆尘同样不俗,双手交叉抵挡住攻势,而后眼睛愈发变得明亮有神。

    “哦嚯嚯……有意思,非常有意思!”

    陆尘精神奕奕,快速挥拳,拳影绰绰和播求打的难舍难分,“我要稍微用点力了,你加油啊!”

    边对战还边为对手加油。

    也只有他能干的出来。

    “无知鼠辈去死!”

    播求怒火中烧,暴跳如雷不断以自己的寿命为媒介,燃烧着生命去激发身体的潜能,气息更上一层楼。

    陆尘不甘落后,同样提升实力。

    不过播求更像是在爬楼梯,他却像乘坐电梯。

    “喂……”

    一群人影从远处奔来,瞧见此处的情景,大喊大叫着冲过来。

    他们就是播求从太谷国叫来的帮手,刚刚想趁叶离不在跑去沈家绑架沈秋止等人。

    可惜他们棋差一招,未料到叶离出门后,陆尘也悄悄带着老爷子一家离开沈家,让他们扑了个空。

    “@#¥%@¥@¥@”

    他们不知道用太谷国话交流着什么,叶离听不懂。

    “既然横竖都是死,绝对要拉你们两个垫背!”

    播求爆喝一声,躲过陆尘的拳头,飞快奔向自己的同伙,旋即暴戾的向自己人伸出魔爪。

    “噗……”

    他的同伴也意想不到,自己的胸膛居然被播求的手洞穿,鲜血淋漓的往下滴,整个心脏被掏出,口吐血雾向后倒去。

    其余同伴怛然失色,心惊肉跳,不明白发生什么。

    “等我补充点能量,就拉你们俩上路!”

    播求犹如魔王降世,凶残狂暴,仍在跳动的心脏在他口诵咒语下,逐渐变得干瘪,失去生机!

    他的实力又变强了!

    而且他仍不打算停止,冲到同伴人群中,逐个挖取心脏。

    有人见状拔腿就逃,可当前的播求比他们强太多倍,轻而易举就被追上。

    叶离和陆尘面面相觑。

    播求就这样将自己的同伴猎杀完,而他的实力也因此再次得到飞跃般的提升!

    “呵呵呵……哈哈哈……小杂碎来啊!爷爷我带你们去体会体会死亡的感觉!”

    他似笑似哭,咧着嘴眼泪和血液掺杂到一起,凄然道:“当然,你们也可以尝试逃跑,如果能逃得出我手掌心的话!”

    “我现在太强了!”

    “前所未有的强大!”

    “感觉此刻全世界都跪在我的脚下,可惜……我的寿命也即将走到尽头。”

    “不过在此之前,我一定会杀死你们,还有你们的家人朋友!”

    “哈哈哈……”

    播求状若癫狂,通过邪术吸取同伴气机而变强,让他有种天下舍我其谁的错觉。

    陆尘想迈脚前去,但被叶离拦下道:“我来。”

    他平静的缓缓前行,但每踏出一步,实力都在暗暗爆增。

    “去死吧!”

    播求大声爆喝,高大的身形似箭矢般射出,挥动老拳轰向叶离。

    叶离速度缓慢,但不代表不强。

    就在播求的拳头携带着爆裂拳风即将击中他的面庞时,他的手掌已经覆盖到播求的胸膛。

    砰!

    顷刻间,播求如同遭到一台几推土机撞到胸膛。

    肋骨尽碎。

    口吐鲜血倒飞,重重掉落到地面砸出一个小坑。

    一掌。

    仅仅一掌。

    “怎……怎么可能!”

    他大口大口的吐着血,浑身抽搐,还想要站起身一战,却发现身体已经不听使唤。

    “山外有山,刚刚对我说的话,原封不动还给你!”

    满手鲜血的叶离,带着可怜的眼神斜睨着他。

    可怜他的无知。

    播求本还想说些什么,最后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瞪大着双眼。

    死不瞑目。

    “实力不怎么样,各种手段倒是异常残忍。”

    陆尘看着地上东倒西歪的元老院门徒,咂咂嘴道:“像元老院的人活着也是罪孽,不如去杀他全家吧!”

    “元老院虽然是从华夏叛逃出去的,但随便跑去他国大开杀戒,可能会引发战争的!”

    太谷不像动乱的Y国,什么人都可以跑去横插一脚,况且在太谷国还有许多不出世的沙门高僧,闹得太大恐怕难以收场。

    “好吧,原本以为能大展拳脚酣畅淋漓打一场,不过瘾,实在不过瘾。”

    “要不咱俩比比?”

    “啊,夜晚的太阳真美!”

    从小到大打架他就没能赢过叶离。

    “我在哪?发生什么事情了?”

    吴估醒来,捂着疼痛的胸口,不明所以的问道。

    “你刚刚身中降头,现在他已经被杀死,也就没事了。”

    叶离摸摸腰上被匕首刺中的伤口,并没有打算告诉吴估,怕他内疚。

    “太谷国的降头术?真有这些鬼东西?”

    吴估疼的坐下,被叶离拍一掌他也受到不小的伤,陆尘赶紧上前查看,帮忙医治。

    “降头术其实就是通过微生物控制别人,跟苗疆用虫类下蛊是一样的道理,没什么好稀奇的。”

    陆尘将他平放到地上,用针封住穴位,调理气机并解释:“千万不要觉得身体是由你自己在控制着的,在普通人的身体里有无数的菌也就是微生物,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们才更像是主人,而我们的躯壳可能只是它们获取资源的工具。”

    “啊?”

    吴估仿佛听到有生以来最离谱的事。

    “倒也不尽然,不如说我们是在跟身体里的微生物在共享着这幅躯体吧。”

    叶离也解释道:“有没有过明明已经吃很饱,但却还是特别想吃某种东西的经历?其实并不是我们想吃,而是身体里的菌群想吃,于是就给大脑下达指令,甚至还可以迷惑大脑,迫使你去吃。”

    有句老话叫身体缺什么就会想吃什么,其实都是身体内的菌群在作祟。

    自制力差、无法管理情绪等等也跟身体的菌群有莫大关系。

    当人的自我意识比体内某个菌群弱的时候,便有可能被它控制去做一些自己都无法理解的事情。

    降头术和下蛊就是利用这一点。

    通过接触、下毒、虫咬等方式让某个病菌进入身体,从而影响人的大脑甚至会被操控。

    刚刚吴估就是通过握手,让叶离有那么短短片刻中了降头术。

    “修炼者修的欲望、脾气包括清淡饮食更像是在和身体的菌群做谈判,通过自主意识的忍耐,迫使菌群变老实,它们无法尝到红尘俗世的甜头,自然也就不会瞎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