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奇门战神

作者:路伞 | 悬疑灵异

收藏

  叶离风后奇门遁甲,数千年来的最惊艳四座传承人,一身惊天战力,富可敌国,却不爱江山只爱美人,为了她心甘情愿可以选择放弃承继,藏起曾的辉煌的历史,可以选择到三流小家族中当登门女婿。叶离望着凝在车窗的雨珠,嘴角挂着淡淡笑意,脑海里全是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女子。。

第25章 陈家父子_奇门战神_ 叶离, 沈秋止

    不喜欢暴饮暴食的人,通常喜怒不定,这就是跟身体内的菌群磋商破碎的情况。想积极预防的方法也很简单的,锻练自主意识,能保持饮食相对均衡,学会了以及控制自己的欲望。“人们常说看见鬼魂,想要预防的方法也很简单,锻炼自主意识,保持饮食均衡,学会控制自己的欲望。。...

    喜欢暴饮暴食的人,往往喜怒无常,这便是跟身体内的菌群谈判破裂的情况。

    想要预防的方法也很简单,锻炼自主意识,保持饮食均衡,学会控制自己的欲望。

    “人们常说见到鬼魂,或者一些灵异事件,大多都是微生物在作祟。”

    叶离想到一个有趣的例子:“在华夏西南某个盛产菌的省份,每年都有不少人因为食用菌而中毒,然后会看到许多奇妙的景象,神仙从天而降,有人骑自行车飞上天,有人在旱地里游泳等等,全是被菌给影响的。”

    风后奇门传承至今数千年,为了延续下去,对很多古代的奇异玄幻之术有过研究。

    大多数涉及鬼神的术法,跟鬼神并没有联系。

    或许人们认知的鬼神都不存在。

    就拿尸解术来说,通过某种术法控制尸体,役使它们去干某件事。

    当人们见到便认为是鬼。

    所谓的鬼神,背后往往都是微生物或者人在捣乱。

    至少风后奇门发展至今,早已不信奉鬼神,他们敬的是天地阴阳五行!

    “收工,你的同事并无大碍,醒来就好。”

    陆尘逐个检查被种下降头术的警察,并将毒菌彻底抹除掉。

    叮铃铃……

    叶离手机响起。

    “董事长大事不好,咱们有两处工地莫名发生爆炸事件,两台起重机倒塌,保安还说应该是别人用炸药搞的。”

    打电话过来的是公司的高管,他负责监督施工。

    “辰融还想继续作死!”

    叶离握拳指节嘎吱做响,不用想也知道是他们搞的鬼,“我已经知道,让所有人撤出工地,保安也全部撤出来。”

    幸好白天已经下达放假的通知,并没有人员因此受伤。

    “因为元老院没空搭理他们,还他妈踩上脸了!”

    叶离想到夜晚出门时险些被暗杀,勃然变色,决定马上反击,“吴估,帮我查清楚辰融和将军的底细,查到之后发过来,我现在去一趟省城。”

    “将军跟我们家有无法化解的死结,他怎么也参合进来了?”

    吴估捂着胸口坐起来,深深呼吸道:“辰融不足为惧,将军倒是个不小的麻烦,他在三江省多年耕耘早已黑白通吃,我爷爷几次想要将他连根拔起都没能如愿。”

    “喔?连你爷爷都奈何不了他?”

    叶离颇为意外,像吴估的爷爷跟老王等风后奇门的代言人,在外界有庞大影响力,甚至能够调动部队,绝非普通商人可以比拟。

    “既然如此就更得去会一会他了!”

    陆尘向来是不嫌事大的主,两人打定主意,要走上一遭。

    避免对方会冲沈家的人来,叶离将沈秋止一家安顿到其它地方。

    连夜赶往南阳。

    “爸,姓叶的那小子已经搞定,有将军出手,沈家估计也不敢闹,咱们辰融可算保住了!”

    陈家,陈皮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脸上不知有多高兴。

    “保住是保住了,但答应将军的条件咱们不可食言,仍旧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为得到将军的庇护,陈初父子不惜以五成的股权作为条件,相当于将半个家产免费送给将军。

    “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好。”

    陈皮换个姿势,随后道:“而且将军也答应,我们两家共同联手拓展外省业务,有他相助未来光明一片!”

    陈初面露担忧道:“谨慎为妙,将军的为人我比你清楚,跟他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小心骨头都不剩!”

    陈皮却不认同道:“将军在三江有如此大的实力,很重要的一点在于讲义气,答应的事情从不反悔,你大可把放在肚子里。”

    “嗯,这倒也是。”

    陈初点点头,随后道:“沈家那边需要好好处理,想办法把他们撵出三江省,千万不要留后患,要是不愿走,活口也别留了!”

    “口气不小,挺爱吃蒜吧!”

    叶离二人从窗户跳进,陈初父子大惊失色。

    “你们是谁,为何要擅闯我家?”

    陈初父子并没有见过叶离,并且他们得到的消息称叶离已死。

    他们哪知道眼前两个是谁。

    “保镖!你们他妈的是来吃干饭的吗?两个毛贼闯进来都没发现!”

    陈皮冲着楼下大声怒吼,脾气暴躁:“你们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陈家也敢闯,不想要命了?”

    楼下三五名保镖纷纷冲上来,并且用对讲机呼唤更多的同伴。

    “你们是吴家的人还是王爷的人?”

    陈初微微眯眼道:“来帮姓叶的小子报仇?”

    几名保镖拦在陈初身前,蓄势以待。

    “愣着干嘛,抓住他们给我往死里打!”

    陈皮不想多费口舌,保镖闻声而动,齐齐冲上去。

    陆尘手痒,上前三下五除二放翻搞定,浪花都翻不起来,倒是打碎不少家具。

    陈家父子大惊。

    “吴家花多少钱请的你们,我出双倍……不,十倍!”

    陈初吓得退到楼梯口,连忙低声道:“快打电话给将军求救。”

    “给你足够的时间打,省的我还要多跑一趟。”

    叶离坐到沙发上,没有打算阻止。

    “你们到底是谁?”

    陈初抓着楼梯扶手,无比紧张:“想要钱可以明说,我是生意人,不想大动干戈!”

    “生意人?”

    叶离讥讽道:“老王见你是个做生意的料,动用吴家还有其它关系扶你起来,你却向别人倒戈,背叛自己的恩人,你就这么做生意的?”

    陈皮愤愤不平道:“是他贪得无厌,我们家经营三江省的市场多年,凭什么一句话就想让辰融退出去?”

    “你们是不是忘记是谁先来挑衅的?”

    叶离淡淡道:“原本只想让沈家舒舒服服的在江夏做点小买卖,陪我老婆宁静度日就好,是你们家朱沛奇跑来挑事,还扬言不肯加价就断我供应,对不起,我这人不喜欢被人威胁!”

    “你是叶离,你还没死?”

    听到这里陈初已经猜到。

    “不可能,将军不会骗我们的,他不可能是叶离!”

    陈皮不愿相信:“保镖呢?全都死哪去了?老子花那么多钱,不是请你们回来当大爷的!”

    不断冲楼下怒吼,却始终没有唤来任何人。

    叶离刚刚进来时,早就顺手解决了。

    “叫几个瘪三就想弄死我?”

    叶离毫不掩饰的嘲讽道:“你不是要打电话给将军么,还不快点,我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小子,你会后悔的!”

    陈初马上让自己的儿子拨通电话,顺便还道:“不要以为有吴家撑腰就能安然无事,将军是什么人物你最好去找吴家打听清楚。”

    “将军,有两个不知死活的臭小子闯进我家,还自称是叶离,你他妈手底下的人到底怎么办事的?”

    “你什么态度,敢跟老子这么说话?”

    “现在人已经冲进我家,要动我们父子俩,老子没工夫跟你和声和气!”

    陈皮已经急红眼,哪管得了那么多。

    “让那两小子等着,还有你这个小王八蛋!”

    骂完将军就挂掉电话。

    陈皮开始后怕,刚才不应该用那种语气,十分委屈的看他爹一眼。

    “没事,等将军搞定这两个小子,再跟他好好道歉就行。”

    陈初也心乱如麻,幸好眼前的二人没有打算要着急出手的样子,“有种你们等将军的人到了再动手!”

    “陈小子,别想着用激将法,今晚就算将军来了也没法救你。”

    楼下有位老者缓缓上楼,旁边还跟着一名短发女子,搀扶着他。

    “吴世安!”

    陈初瞧见来人一眼便认出来人,吴家的家主,也就是吴估的爷爷。

    “老朽见过两位少爷。”

    走上楼梯吴世安略过陈家父子,即便已经老迈,仍是拱手躬身作揖。

    叶离和陆尘点头致意。

    “少爷?”

    陈初父子对视一眼,浓浓的震撼,能让吴世安行如此大礼的二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难不成来历比吴家还要恐怖?

    不可能!

    如果真有偌大背景,怎会跑去小小的沈家当上门姑爷!

    “这等小事打个电话不就行了,两位少爷何必亲自跑一趟。”

    吴世安站到叶离的身边:“将军我搞不定,但收拾这两个兔崽子老朽还是有能力办到的,诗雨,把他们两个拖出去宰掉!”

    “是,外公!”

    短发女生二十多岁的模样,五官精致,古铜色的肌肤,姿色不亚于沈秋止,始终板着张脸,透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陆尘倒是似乎挺感兴趣,一直盯着她看。

    “等等……不是说好等将军到来,再比比谁的拳头硬么,岂能出尔反尔!”

    陈初死死抱住他的儿子,惊的汗如雨下,说什么也不敢挪步。

    “没事,留他们的狗命多活一会儿。”

    叶离抬抬手示意,被唤做诗雨的女孩才停止动手,随后他又问:“将军什么来头,连你都扳不倒他?”

    “想杀掉他并不难,只是背后牵扯太深,不好弄。”

    吴世安摇摇头道:“我从吴估那听说二位少爷来南阳后,便马不停蹄的赶来,也是想提醒将军身份比较特殊,背后有人要保他。”

    “谁?”

    叶离没有觉得意外,能够安然无恙的掌控三江省地下秩序多年,说没靠山谁都不信。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