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奇门战神

作者:路伞 | 悬疑灵异

收藏

  叶离风后奇门遁甲,数千年来的最惊艳四座传承人,一身惊天战力,富可敌国,却不爱江山只爱美人,为了她心甘情愿可以选择放弃承继,藏起曾的辉煌的历史,可以选择到三流小家族中当登门女婿。叶离望着凝在车窗的雨珠,嘴角挂着淡淡笑意,脑海里全是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女子。。

第26章 请指示!_奇门战神_ 叶离, 沈秋止

    “不很清楚,我之后与他斗过几次,最后都不了了之,即使成功把握住他犯罪把柄递交上来,最少也是找个小喽啰顶罪,压根儿怎奈不了他。”吴世安摇了摇头则表示不知道。“爱谁谁,苍蝇就吴世安摇摇头表示不知。。...

    “不清楚,我之前与他斗过几次,最后都不了了之,即便成功抓住他犯罪把柄提交上去,最多也就是找个小喽啰顶罪,压根奈何不了他。”

    吴世安摇摇头表示不知。

    “爱谁谁,苍蝇就得拍,否则整天飞来飞去惹人烦。”

    陆尘压根不在乎,有靠山又如何?

    听到几人的谈话,陈家父子知道自己踢到铁板,将军在他们口中都被形容成苍蝇,吴世安唤他们为少爷,可见两位年轻人的背景有多恐怖!

    但他心中依旧心存侥幸。

    觉得将军能救他们。

    “外公,司机来电话说别墅外大概有一百多人在集结,而且数量还在继续增加。”

    约莫半个小时过去,吴世安的外孙女接到电话,脸色有点凝重。

    “一百多人,爸,我们有救了!”

    原本苦着脸的陈皮顿时精神焕发,看到希望的曙光。

    沐诗雨又道:“外公我们要不要也叫人?”

    吴世安摆摆手道:“不用,现在叫人也已经来不及。”

    “你们几个听到了,一百多人,就算吴老先生再神通广大,搬救兵也来不及!”

    陈初恢复点底气道:“现在立刻放了我们父子,兴许我还能在将军面前请他饶你们一命。”

    吴世安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外孙女没见过两位少爷,不懂也正常,可他是看着两位少爷是怎么长大的。

    想杀死他们。

    派一个师级以上的兵力来吧。

    “你身上还有伤,让我来。”

    陆尘丢下一句话,率先打开窗户跳下去。

    陈家父子骇然,三楼也敢跳?

    “你想过瘾就直说,我那也叫伤?”

    腰间被吴估捅的一刀,早已无碍,他也懒得跟陆尘去争,由他去吧。

    沐诗雨的冷淡的表情闪过惘然:“他自己一个人去,不会有事吗?”

    吴世安笑眯眯道:“当然有事,可能会觉得意犹未尽,不过瘾吧!”

    “啊?”

    陈家父子和沐诗雨脸上全是疑问。

    在他们的认知当中,能以一搏十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以一敌百?

    只有在影视剧里见过。

    “小喽啰留活口,免得难交代,将军才是主要目标!”

    叶离有点怕陆尘下手不知轻重,走到窗边提醒。

    不说还好。

    一说陈家父子更加惶恐不安。

    陈皮不信邪,跑到窗边去观看,瞬间头皮发麻,双腿发抖。

    “那家伙……还是人吗?”

    咕噜一声,陈皮吞下因紧张分泌而出的唾液。

    他见到将军的手下,各个手持棍棒,但每个围上去的人转瞬就被陆尘击倒,无法招架,痛苦的在地上打滚。

    哪怕有些许几个受伤不重,想爬起身报仇,还没站稳又被击垮。

    “劳烦请看住他们两个。”

    叶离交代一声,也从窗户跃下。

    他要去找将军!

    陈家门口一直去往公路的通道,挤得人满为患。

    叶离和陆尘宛如两台推土机,所过之处摧枯拉朽,只要是站着的全都躺平。

    “你们老大呢?”

    叶离随意抓住一人询问,他摇摇头惶恐的表示不知,叶离一拳送他去见周公,昏厥过去。

    “撤!”

    不知道人群里谁大喊一声,早已怂成狗的混混们,一哄而散,慌不择路的逃逸。

    有一两个还跌进游泳池里。

    “将军够胆就滚出来,当缩头乌龟算什么黑暗秩序第一人?”

    砰!

    叶离的话音刚落,远端同时爆出枪声,二人身形微微一动,子弹从中间穿过去,打在陈家的大门上。

    “我们老大让给二位传个话,山水有相逢,咱们走着瞧!”

    说完那人收起手枪,随后飞快坐进车里,忍不住大骂道:“他娘的,早知道两小子那么能打,就多带点枪过来干掉他们了,咱们先撤回去,告诉将军让他给咱配点能冒火的硬货。”

    咚!

    车还没来得及发动,车顶倏然被击穿,先前说话的人不及反应,衣领就被抓住从车顶拽出去,狠狠甩在路面上。

    “告诉我将军在哪,饶你不死。”

    叶离踩住他想伸去持枪的手,周围的人跑的跑逃的逃,有胆大的想上前帮忙,被陆尘轻松搞定。

    “将军没来,我……我也不知道他在哪!”

    地上的人胆寒,吓得尿湿裤子:“将军从不跟别人谈起他的行踪,平常我们都是管各自的档口,有事要办才会找我们。”

    感情半个多小时白等了?

    叶离微怒,废掉他的手脚。

    “老吴摇旗吧,就当检验一下你在三江省的实力!”

    既然将军躲着不出现,便想办法逼他出来,把他手底下的黑色产业清理一遍,就不信他能忍!

    “没问题。”

    吴世安在窗口应声,随后看自己的外孙女道:“先把他俩解决,别脏了少爷的手。”

    “求求你……吴老先生饶我们一命吧!”

    “什么都可以给你们,我们父子俩只求活命,活命就好。”

    “只要能活着,给您当狗都行。”

    两人哭丧着脸,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着。

    “当你们意图谋杀叶离少爷的时候,就已经注定死路一条。”

    吴世安冷哼道:“三江省的生意是谁给你们的,心里没点逼数么?忘恩负义!”

    别看沐诗雨是女生,下起手来比谁都狠,抽出匕首连续两刀,全部致命。

    不久后。

    别墅外又重新聚集数百人。

    但这回是吴世安叫来的,几百人分成几部分,目标是将军手底下一切生意场所!

    南阳今夜注定无法平静。

    “他妈的吴老狗这个老不死的,真当我们没人了,马上召集弟兄反击!”

    “不计一切后果!”

    “要把他们打残打怕!”

    冰果酒店,总统套房里老当益壮的将军,正和花大钱弄来的嫩模翻云覆雨,听到消息后暴跳如雷。

    “别他妈管对方有多少人,人手不够就从附近城市里调,再不够花钱请也要请来。”

    “和裴公子打声招呼,说爷今晚要办事,让他敞着灯,别被条子出来搅局!”

    光秃秃的脑壳,青筋凸显,挂完电话,心中气焰难消,抓住嫩模脑袋埋进双腿间。

    另一边,吴家。

    吴世安的电话不断响起,很多都是市里的领导打来的,纷纷询问情况或者表示不满,让他立即停止行动,面对来自上面的压力,隐隐招架不住。

    “我来吧。”

    陆尘掏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喂,南阳垃圾遍地,污染过于严重,急需清理,帮忙跟地方打声招呼,别出来碍手碍脚。”

    “你他娘的堂堂一个少将,这点屁事还要三更半夜打电话让我帮忙?妈了个巴子,谁敢拦你,不会把他揍到不敢拦为止吗?”

    电话里边骂骂咧咧,隔着千里都能感到火气旺盛,“你师父难道没告诉过你,甭管是谁揍完再报吗?”

    “咳咳……”

    “咳你姥姥,我都替你师父感到丢人!”

    对方怒气冲冲的挂断电话,陆尘尴尬的不知所措。

    叶离哈哈大笑,幸灾乐祸。

    吴世安好奇问道:“电话里的是?”

    “清洁小组。”

    清洁工只是他们内部的戏称,真正名字是华夏总参谋部六组。

    小组十来人,除组长以外全是修炼者,专门负责执行一些意义重大的特殊任务,以及负责清理不受管束的修行者。

    但凡有资格能进六组之人都有军方授衔,但又不归军方管,直属最高。

    非战时可随意调配各地团以下的部队,团以上需要请示。

    以普通人的视角能进入六组是莫大的荣耀,但对他们这个层次的人来说,反倒像是对个人和背后门派世族的约束。

    权可以给,但不能闹的太过火,需师出有名,华夏有难时,则需要他们站出来。

    双方向来维持着默契。

    整个风后奇门只有陆尘在其中并担任副组长,而叶离在另一个神秘部门挂着闲职。

    “将军的人已经开始反击。”

    沐诗雨看着报上来的信息,“对方人多,咱们的人可能要撑不住。”

    吴世安倒不觉得意外:“再召集些人手,实在不行就跟市里的几个安保公司借点。”

    “骚扰过就撤,不必搞得太麻烦,主要目的是把将军逼出来。”

    叶离站起身道:“咱们也该动身了,老吴有将军的消息及时联系。”

    “二位少爷慢走。”

    师徒二人离开吴家。

    他们手上有一份吴世安给的名单,都是将军掌握的一些夜店或者赌档按摩城等等。

    他们来到一家夜店门前,被公路上黑压压的人群拦住去路。

    地上满是狼藉,刀棍掉的满地都是,路面上也尽是玻璃渣,应该是刚才发生打斗留下的。

    “掉头,这条路暂时不准过。”

    人群里走出一人,举着刀冲着车里挥动,凶神恶煞,“将军办事,识相的赶紧滚!”

    叶离和陆尘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走下车,一脚将其踹飞。

    “他妈的,这里有两个吴家的狗杂碎!”

    “灭了他们!”

    “刚才那群都跑了,你俩还来送死?”

    夜店门前估摸着也有近百人,你一言我一句声势浩大的冲过来。

    滴滴滴……

    后面一辆辆军车整齐有序的驶来,按喇叭停车后,响起密密麻麻的脚步声,士兵们飞快列队。

    “敬礼!”

    “报告将军,南阳分区第八团三连四连整装完毕,请指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