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奇门战神

作者:路伞 | 悬疑灵异

收藏

  叶离风后奇门遁甲,数千年来的最惊艳四座传承人,一身惊天战力,富可敌国,却不爱江山只爱美人,为了她心甘情愿可以选择放弃承继,藏起曾的辉煌的历史,可以选择到三流小家族中当登门女婿。叶离望着凝在车窗的雨珠,嘴角挂着淡淡笑意,脑海里全是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女子。。

第27章 真假将军_奇门战神_ 叶离, 沈秋止

    整齐划两的队伍训练有素,跟对面的混混们行成比较鲜明的对比。“嘿嘿,咱们老大是牛逼,连部队都能听命来。”“你新来的吧?将军在三江省的实力还需提出质疑吗?”“可也不是嘛,“嘿嘿,咱们老大就是牛逼,连部队都能调遣来。”。...

    整齐划一的队伍训练有素,跟对面的混混们形成鲜明的对比。

    “嘿嘿,咱们老大就是牛逼,连部队都能调遣来。”

    “你新来的吧?将军在三江省的实力还需要质疑吗?”

    “可不是嘛,也不看看咱们将军是什么身份。”

    听到列队的士兵喊将军的名字,混混们顿时松气,纷纷吹嘘起来。

    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此将军非彼将军。

    “感谢各位兄弟的支援,但将军目前不在这,要是不介意就进来喝一杯。”

    “对啊,进来整两口嘛!”

    “大哥,刚刚这俩小子打我,还没办他们呢!”

    被叶离击倒的那人爬起身,愤懑说道。

    “弄他!有部队的兄弟给我们撑腰,区区吴老狗有什么好惧怕的!”

    人群里有人大喊,叫叫嚷嚷的冲过来,如蝗虫过境,密密麻麻。

    突突突……

    一名中尉持着步枪,冲天空连开几枪,大喊:“全都不许动!”

    混混们不敢逾越雷池,马上止步。

    “请少将指示!”

    中尉跑上前再对陆尘敬礼。

    陆尘回礼并道:“将所有凶徒全部拿下!”

    唰的一声,列好的队伍散开,呈包围状涌向混混们。

    “你们要干什么?抓错人了,我们才是将军的弟兄!”

    人群里有人迅速被放倒,大声叫喊,以为是误会。

    “草,他们叫的将军是那两个小子,不是我们的将军!”

    刚刚几个吹嘘自己老大的混混,瞬间觉得脸火辣辣的疼,果然当舔狗最后都没什么好下场。

    这哪是他们的将军!

    同为将军,一个外号,一个真的军衔。

    孰真孰假。

    瞧现场便知!

    混混哪里是士兵们的对手,直接拎着步枪对天空扫几梭子弹,连逃跑的勇气都已经没了!

    “是他们!在陈家时我们好几十个弟兄都被他们两个干趴了……”

    人群中有个别去过陈家,认出陆尘和叶离。

    “把他们都关进酒吧等待警察接管,要是谁敢逃,可直接当场击毙。”

    叶离指着酒吧门口:“留两个班把守,其余人跟我们走。”

    士兵们都带着枪,谅混混们也不敢闹。

    叶离上车启动。

    吴世安毕竟只做干净生意,手底下的人并不多,又散落为数股,等将军反应过来抽调人手反击,很快吴世安的人便被击退。

    当所有人吴世安斗不过将军时,周边各个营地的军车驶进城。

    将军手底下的混混,只要遇见部队马上放弃抵抗。

    “他妈的……吴老狗怎么能调动军方,裴公子咱们是一条船上的伙伴,你得帮我!”

    藏身于酒店的将军,终于坐不住,情况不妙,赶紧打电话求援。

    “事情闹得太大已经出乎我意料,军方已经插手,咱们不能继续下去,先让你的人停止动作。”

    “不能停,半个小时抓我三百多人,要是我现在撤退,传出去以后谁会服我,还怎么带兄弟?”

    将军正在气头上,随后转念一想道:“除非你有办法让军方把关起来的弟兄都放出来,否则我今晚势必要捅翻南阳的天不可!”

    “你要是答应,我找人约吴世安出来当面和谈,再闹下去对大家都没好处!”

    “我可以和谈,但吴老狗万一不肯应允呢?”

    “他肯定会点头的,要是敢拒绝,哼……就让吴家从南阳消失吧!军方咱们又不是没人,这点小事暂时不想劳烦家里人。”

    “等你信。”

    闻言,将军的脸色才缓和一点。

    凌晨,吴家。

    吴世安和外孙女依旧没休息,关注着各方的信息。

    “吴老先生,不请自来,多有冒昧。”

    门外走进来三个人,将军也在其中,还有个年轻人跟个戴眼镜的肥胖中年人,眼镜中年人道:“给你打好几通电话都不接,只好登门拜访,还请不要见怪。”

    沐诗雨拦在门口道:“不欢迎你们,请出去。”

    将军脸色马上就黑起来,倒是另两位没多大反应。

    “诗雨,不得无礼。”

    吴世安站起身,笑言道:“原来是王童主任,稀客稀客,有什么事进来坐着聊吧。”

    “跟您老介绍一下,这位裴云裴公子,将军跟您已经是老相识就免了。”

    王童笑脸呵呵的介绍,见到吴世安摆手后又道:“这趟前来,主要是想帮吴老跟将军缓和缓和关系,冤家宜解不宜结,大家都是三江省有头有脸的人物,再闹下去不好看。”

    “不不不,我想你们误会了。”

    吴世安连连摆手否认道:“今夜的事,跟我没有多大关系。”

    “吴老先生,您大人有大量,就别跟我们小辈一般见识。”

    王童坐到吴世安的身边,客气道:“知道您老跟将军以前闹过不愉快,将军都亲自前来要和解了,咱们就不要藏着掖着了,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我跟他的事不能叫不愉快,是死结。”

    吴世安淡然的摇摇头,望一眼将军平缓道:“我二儿子的腿是你亲手废的,这笔账咱们可还没算清楚。”

    将军骂骂咧咧道:“他奶奶的,老子就说别拿热脸贴人冷屁股,谈,谈个屁!”

    “冷静点,有话慢慢说。”

    王童安抚一下将军,随后又道:“令公子的事情我也知道,您事后不也让将军有巨大的损失么?陈谷烂芝麻的旧事咱们就不要再继续翻了,还是谈谈外边的情况吧!”

    “老前辈,上面的人都盯着外面发生的事,要是继续放任不管,恐怕大家都很难收场吧?”

    沉默已久的裴云开口道:“要不您开个条件,咱们把事清一清,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再打下去上边万一忍无可忍,谁都不能独善其身。”

    吴世安闭起眼睛道:“都说你们误会了,我和今晚的事没什么关系。”

    “行,你他妈要想打,老子奉陪到底!”

    将军非常不满,大声开骂,想要转身离去却被裴云拉住。

    王童脸色也变得不太好,老头怎么油盐不进呢?

    裴云问道:“晚辈请教下老先生,今晚的事是因谁而起,又和谁有关?”

    “他来了,自己问吧。”

    叶离怒气冲冲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杀气腾腾,扫一眼三人:“谁是将军?”

    “我是,你又是哪根葱?”

    将军站起身表情凶狠,十分霸道。

    啪!

    叶离一拳打在他的小腹上。

    将军痛的微微弯腰,想要还手,却被叶离压着光秃秃的脑袋狠狠撞到茶几上。

    大理石的茶几被撞碎裂无数片,将军浑身抽搐的躺在其中。

    嘴里鲜血直吐。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中。

    王童反应过来时,吓得高高跳起,裴云亦是心惊肉跳。

    “你们是将军的同伙?”

    叶离冷冷的扫视王童跟裴云,二人如同让人被枪指着,背后已经被汗水打湿。

    “你你……你是谁,简直目……目无法纪,无法无天!”

    王童颤颤巍巍,随后又跟吴世安道:“我好心好意让将军来谈和,阻止争斗,竟遭你如此对待。”

    “老先生,来和谈不是因为惧怕你能调动军方,而是不想让大家都难堪。”

    裴云面露不满,随后他想扶起倒下的将军,又道:“但你们欺人太甚,不就是军方么?弄得好像我们没有人脉似的,咱们走着瞧!”

    “放下,谁准你碰他的?”

    叶离指着裴云,后者呆若木鸡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他刚刚才目睹过叶离的身手。

    “兄弟,奉劝一句,将军要是现在断气,事儿就真的闹大了!”

    裴云言语中带着威胁:“到那时别说保你,连吴家能不能继续在三江立足还两说!”

    “哦?你越说就越好奇。”

    叶离挑挑眉,露出感兴趣的笑容,忽然抬脚,咔嚓一声把将军脖子踩断。

    将军卒。

    王童腿软,瘫坐在地上。

    裴云瞪大着双眼,他想不到叶离竟真敢下死手。

    叶离脸色都没变:“他现在已经死透了,你打算怎么着?”

    “行行行……好你个三江吴家!”

    裴云把王童拉起来说道:“打今儿个起,你们吴家跟我河东裴氏的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

    “原来是河东裴氏的人,也对……天下无二裴,早该想起来才是。”

    吴世安恍然大悟,笑吟吟道:“我们吴家确实不配跟裴氏相提并论。”

    他没有谦虚,事实如此。

    河东裴氏,起源于东汉时期,一个经久不衰的门阀士族,纵观两千年封建王朝先后出过位极人臣的宰相59位,大将军59位,尚书、侍郎过百,太守以上的官职更是数百。

    一个人数排在两百名左右的姓氏,连百家姓里都没进,但在古代庙堂官场的繁盛堪称绝无仅有。

    纵然是时至今日,河东裴氏在华夏依旧如苍天巨树,实力遮天蔽日。

    “现在知道已经晚了。”

    裴云听到对方知道自己的家族后,稍稍恢复了点胆色:“将军的帐咱们以后再慢慢算!”

    叶离长长叹口气:“唉,裴家的人确实不能轻易动。”

    “知道就好,王主任咱们走。”

    裴云误以为叶离是怕了。

    “等等……”

    叶离拦住他们的去路,而后道:“我说不能轻易动,不代表你们可以离开。”

    “老吴,打电话问问裴时旬,能动还是不能动……”

    “你怎会知道我大祖父的名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