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奇门战神

作者:路伞 | 悬疑灵异

收藏

  叶离风后奇门遁甲,数千年来的最惊艳四座传承人,一身惊天战力,富可敌国,却不爱江山只爱美人,为了她心甘情愿可以选择放弃承继,藏起曾的辉煌的历史,可以选择到三流小家族中当登门女婿。叶离望着凝在车窗的雨珠,嘴角挂着淡淡笑意,脑海里全是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女子。。

第28章 能不能动_奇门战神_ 叶离, 沈秋止

    听见自己祖父的名字被叶离念出以后,裴云略感惊诧。但是仔细地一想也对,裴氏不管怎么说是个大家族,他们明白没什么好很奇怪的。“那就你们认识了我大祖父,还得拦我?”裴云望着了断不过仔细一想也对,裴氏好歹是个大家族,他们知道没什么好奇怪的。。...

    听到自己祖父的名字被叶离念出以后,裴云略感诧异。

    不过仔细一想也对,裴氏好歹是个大家族,他们知道没什么好奇怪的。

    “既然你们认识我大祖父,还要拦我?”

    裴云望着已经断气的将军,不服气咬牙道:“我大祖父若是知道你们不但杀掉我的人,还要威胁我性命,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至始至终他都认为,今晚的事情都是因吴家而起。

    王童被吓懵,嘴里不断低声嘀咕着阿弥陀佛,吓傻了。

    “你们家主裴时旬为人行事光明磊落,裴家也算经久不衰的名门望族,怎会有你这类后代,跑去混下九流?”

    叶离讥讽道:“就不怕连累家族吗?”

    “你他妈算什么东西,老子轮不到你来教训,你要是有种就让我离开,咱们好好较量!”

    裴云面红耳赤,施点激将法。

    “我忙着陪老婆,没多余的功夫跟你们瞎闹,事情能一次解决最好。”

    “少爷,电话已经接通,是裴老。”

    吴世安把电话递过来。

    “少爷?”

    裴云懵圈,他不是吴世安的手下?

    “我叶离,你们家是不是有个小辈……你叫什么狗屁名字来着?”

    叶离打开免提问有点走神的裴云。

    “大爷爷快让人来救我,我是小云,他们杀掉我的合伙人,现在不肯放我走。”

    刚刚嘴还挺硬的裴云带着哭腔,在装可怜。

    电话里传来凝重的声音:“小七爷,他犯了什么错?”

    叶离淡淡道:“想用货车把我干掉,幸好命大,没死成……”

    “江夏沈家的上门姑爷?”

    裴云才知道叶离的身份。

    不对,沈家的赘婿怎会认识大祖父?

    大祖父对他还挺客气的!

    “唉……请留个活口吧,钱你也不稀罕,当我欠你个人情。”

    电话里的裴时旬长叹,声音有些苍老:“抬抬贵手饶他一命,反正说什么我也不信他有差点杀死你的本事。”

    后面那句才是裴时旬的真心话,但他又无可奈何。

    怪就怪自己的侄孙。

    惹谁不好偏偏跑去惹个煞神,没直接打到裴家就已经烧高香了!

    “怎么会……”

    裴云唰的一下脸变惨白,大祖父在向他求情?

    “行,好歹跟您老相识一场,卸他一只胳膊,意思意思就算。”

    叶离看似玩笑的话,却让裴云内心掀起惊涛海浪。

    他想逃!

    虽然不确切知道眼前的人是谁,但绝对是自己惹不起的人物。

    趁着叶离打电话不注意的功夫,扔下王童撒丫子就跑。

    沐诗雨冲出去。

    没几下就追上,从后面抓着裴云的手生生掰折。

    叶离挂断电话:“看在裴时旬的份上饶你一回,回去让将军的手下就此解散,若是以后被我听到三江还有将军的残党,我第一个找你!”

    “哈哈哈……”

    裴云痛苦的捂着手,看眼叶离,疯疯癫癫的笑起来。

    “心中不服?想回去召集人手再打?”

    叶离觉得他在挑衅,眯着眼道:“还是直接把你杀掉,省点事吧!”

    裴云立即噤声,狂奔着离开吴家。

    结束。

    剩下的交给吴世安收尾即可。

    打电话给陆尘,他一直留在外面打架,跟他说回江夏市,他却提出想留在南阳多待几天。

    “看上老吴的外孙女了?”

    叶离揶揄,但陆尘死不承认。

    最后叶离独自返回江夏。

    次日。

    辰融集团父子和将军死亡的消息还被封锁,人们只知道南阳昨夜发生大事,闹得很大。

    但具体什么事人们不得而知。

    更不知道是因江夏沈家而起。

    “通知下去所有工程复工。”

    醒来吃过早饭,叶离打电话通知公司的人。

    “可是大清早有关部门就下达命令,整改完成之前不得开工,我刚收到通知,没来得及告诉您。”

    电话里的员工道:“另外昨夜发生两起爆炸,相关部门还要约谈您。”

    “没事,你们先忙你们的,我去一趟就好。”

    叶离叮嘱完就挂断电话,跟沈秋止道:“跟我一起去吗?马上要筹备新公司,你也可以学习点经验。”

    沈秋止不太自信的道:“你真要把新公司交给我?我怕自己做不好。”

    “有什么好怕的,凡是有我在。”

    叶离抱住她,打气道:“做生意嘛,就是沟通沟通再沟通,也没有什么难的。”

    “像你那样用拳头沟通?”

    沈秋止嘟囔一句,她是在担心,怕叶离某天会受伤。

    叶离一笑置之。

    跟她出门。

    江夏市个小城市,经济发展的并不算好,管工程的部门从外表上看来略微寒酸,属于九十年代的建筑,五楼院子连电梯都没有。

    “周齐副会长?”

    叶离敲敲门打开,瞧见一名正在喝茶的中年人,脑满肥肠,红光满面,“我是沈氏集团的叶离,这位是我夫人沈秋止。”

    “哦……叶董!”

    周齐淡淡瞥了眼叶离,又喝一口茶才慢悠悠道:“你们集团的问题有点严重啊!”

    “我们集团所有证件都齐全,施工安全方面向来也做的很好,事故率是全市最低,不知周副会长说的严重是?”

    沈秋止在,叶离尽量表现的客气点,能不用拳头就尽量不用。

    “我可听说昨晚两处工程起重机倒塌,还有人发到网络上,引发不小的热议。”

    周齐捋了捋仅存不多的头发,眼神时不时瞄向沈秋止,“如果没有问题,起重机又怎么会倒塌呢?另外经过我们的检查,你们的施工防尘跟消防都做的不符标准。”

    “起重机事故是人为,昨晚已经报案并连夜展开调查,防尘跟消防等问题我们向来是依据国家标准。”

    叶离疑惑道:“但我十分不解,为什么昨天来检查的人都不是按照国家的标准,而是不知道从哪拿出一套没有依据的标准来,难道江夏不承认国家的规定?”

    周齐面无表情道:“建议你自己到消防去问,另外如果没有什么事请回吧,我待会还要见客人。”

    “不是你要约谈我的?”

    “现在不就谈过了啊?”

    叶离挑挑眉问道:“那沈氏集团停工整顿的工程能复工了?”

    “不能,等你们按标准整改后,再谈复工的事情吧。”

    周齐摇摇头道:“快的话一年半载,慢的话不好说。”

    “意思就是说,你们打算故意拖拉,不让我们复工?”

    叶离忽然眯起眼来。

    “我可没有那么说,不用给我扣帽子。”

    周齐连连摇头,但始终正眼都不瞧一下叶离道:“不过看在沈老先生的面子上,稍微提醒你,不要随便跟大人物作对,特别是能在三江排的上号的人物。”

    叶离扶着大腿站起身道:“也对,你一个副主任也没那么大的权利。”

    周齐笑着点头道:“聪明,我们也是身不由己啊!”

    “行吧,你一个小喽啰也没法做主。”

    叶离微微一笑道:“走之前告诉你个秘密,将军……昨晚死了。”

    铛!

    周齐惊的茶杯落到玻璃茶几上。

    仔细想想他又觉得不信,反而带着威胁的意味道:“要是被他知晓你在背后咒他死,会不会找你麻烦呢?”

    “假的,他没死……就想试试你是谁养的狗而已。”

    周齐的脸瞬间就黑了,叶离不管他,继续讥讽道:“将军永远活在你们这帮孝子孝孙的心中!”

    周齐愤怒,但他同样不敢招惹叶离,只能愤愤的怒视着叶离的背影。

    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沈氏集团好看!

    想开工?

    没门!

    “王主任,事情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去做,我和我们局领导的事就劳烦您帮忙了。”

    周齐不过小小的分区主任,如果没有上面授权,压根没有这么大的权利。

    他不过是负责出面的喽啰罢了!

    “你打错电话了,以后不要在打来!”

    电话里的王主任,是昨天晚上的王童。

    将军怎么死的,他最清楚不过,天亮后正被有关部门调查,自己都泥菩萨过江。

    嘟嘟嘟……

    瞧着挂断的电话,周齐一脸懵逼。

    “号码没错啊!”

    核对过后,周齐依旧搞不明白是哪出问题。

    再打过去,发现被王童拉黑。

    “大爷的,事情办完,翻脸就不认人?”

    周齐怒骂,赶紧向自己的领导汇报,却发现已关机。

    消息灵通的人逃的逃,抓的抓,也就他这种消息滞后的小喽啰,被蒙在鼓里。

    可悲!

    “将军真的死了?”

    打半天电话,周齐才从别人那里打探到消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如坐针毡。

    想逃却晚了。

    纠察院的人已经到。

    不止周齐。

    其它部门只要跟此事相关的人,全部撤职调查。

    沈氏集团很快就获得复工的资格。

    “好像也没有学到什么。”

    沈秋止挽着叶离的手臂,她实在学不来。

    叶离捏捏她的鼻子道:“你只需要记住,不要试图跟不讲道理的人去讲道理,要是搞不定交给你老公我就好。”

    沈秋止虽然出生在沈家,但因为曾经的身份问题,在外从没有宣称过自己沈家的人,也没有谈过沈家的背景,因为谈了也没有用。

    早已过惯没有靠山的日子。

    受到委屈也只能忍着。

    “半个月后我们同学聚会,你要不要去,顺便去邀请他们参加咱们的婚礼。”

    说到婚礼的时候,沈秋止的脸还微微红了下。

    他们婚礼的日期已经定下,就在两个月后。

    叶离玩笑道:“不跟我闹离婚了?”

    “不许记仇!”

    “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