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神秘总裁专宠妻

作者:游云牧歌 | 古代言情

收藏

  江围棋被危胁嫁给顶级豪门傅家的继承人,无路可退,她嫁。据说她要嫁的是会说话的的傻子,没关系,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认。嫁了后,她像是意外发现这个‘傻子’比正常地人还正看她惊恐又不老实地挣扎,拖她的人干脆把她敲晕了。。

第22章 不需要忍_神秘总裁专宠妻_ 江围棋, 傅觅

    傅觅有些好气地望着这站在半掩的门边,看上来无比变扭的女人。“我这是,又开罪你了?”早晨也不是了向他诚恳道歉了?说起早晨的事情,江围棋貌似有些不自在的生活。她嗫喏了一下,也“我这是,又得罪你了?”。...

    傅觅有些好笑地看着这站在半掩的门边,看上去无比别扭的女人。

    “我这是,又得罪你了?”

    早上不是已经向他道歉了?

    说到早上的事情,江围棋倒是有些不自在。

    她嗫喏了一下,也很实在,说道歉就道歉。

    “早上的事情,的确是我不对。”

    说着,她画风一变,有些气汹汹地开口。

    “可是晚上的事情,你就不需要给我个说法吗?我被人指着鼻子骂了。”

    傅觅挑挑眉,“所以,我过来了。”

    “怎么,你就一直让我站在门口和你说话?”

    江围棋想了想,觉得这事情也要好好说清楚,便把门一把推开,豪迈地开口。

    “进来吧”。

    江围棋盯着傅觅,“你的女性朋友呢?走了?”

    江围棋上来就没管下面的事情,也不知道雷千雅现在走没走。

    不过她这会儿说话是带着刺的。

    她很讨厌雷千雅,傅觅是她的朋友,那么俩人就是蛇鼠一窝!她才不想给他好脸色好。

    傅觅开口解释雷千雅的身份,“千雅,是我朋友的妹妹。”

    “不是吧!那位雷牛掰小姐,可不仅仅是妹妹,她还是你的爱慕者,对你的爱慕之火差点没把我烧死。”

    傅觅对她的称呼是一头雾水,“雷牛掰?”

    江围棋撇撇嘴,“来雪园,还带了两个保镖,那阵势,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什么大明星,还不牛掰吗?”

    傅觅对面前这个女人的认知能力和解说能力,有些无奈。

    “如果她说了什么不好听的,你也不用放在心上,她……”

    “你这是在要求我,还是在给她辩解道歉?”

    江围棋觉得自己现在很咄咄逼人,但是她觉得自己也应该这么硬气。

    “傅觅,她说我是癞蛤蟆,说我是山鸡!我从小到大,还没被人这么侮辱。如果不是看她带着两个保镖,你以为她能安然坐着?”

    江围棋这话夸大了,她哪怕再想和人打架,也不会动手,她真的不想当泼妇。

    这会儿在傅觅面前,她也就是耍耍嘴皮子的威风。

    傅觅听着,似笑非笑地看着江围棋。

    “所以,你要找我怎么算账?”

    敢情这俩人不仅仅是吵起来,原来还准备打架?

    这话一出,江围棋没话接了。

    其实她虽然很生气,但是那位大小姐肯定也不会和她道歉。

    但是,这还是和傅觅有关系。

    想到傅觅也不容易,她脸色也缓和了不少。

    “其实,我也不是说责怪你,可她太过分了。我以前都没见过她,第一件见面直接嘲讽我,是个人都忍不了吧。”

    傅觅十分认同地附和,“的确,不需要忍。”

    被这个男人顺毛,江围棋也顺着杆子往上爬。

    “所以啊,我生气也是应该的,她被我骂得都差点喘不上气来了。”

    这个,好像和傅觅听到的不一样。

    “是吗?我还以为你吵输了?”

    江围棋又炸毛了,“怎么可能,那样的大小姐,肯定没听过什么重话,我再多说几句,她指不定就哭了,我吵架,怎么可能输?”

    江围棋完全没觉察自己这傲娇的样子,尾巴都快翘上天去了。

    看傅觅这态度这么好,有什么话也顺着她,江围棋的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

    “总之就是,你以后招惹了什么烂桃花,能不能别招惹回雪园里来?我很难做的。”

    “难做?何来此一说。”

    傅觅觉得江围棋真的不是一般的有意思,起码她说的话,有时候还挺飘。

    江围棋煞有其事地开口,“对啊,很难做。”

    “我知道你是装的傻子装的哑巴,可是你这样招桃花,兴师动众的,万一被傅家那边知道了,岂不是糟了?”

    “我就是怕到时候傅家那边找我过去盘问,我帮你打掩护,想护着你都护不了你。”

    “还有啊,我这人呢,可能最近是长得有些胖了,她直接来这里指着鼻子骂我,我能不难受吗?我一难受,我就得骂人,我的战斗力,还是很强的……”

    傅觅还停留在她说的那句‘想护着你’上。

    这还是生平第一次,他听到有人要护着他,不知道怎么,他觉得心中有种异样的情绪涌了上来。

    “喂,我和你说话呢?”

    江围棋还在发表着自己的滔滔大论,可却看到傅觅入了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然还挂着淡淡的微笑。

    这人本来长得就帅,这么一笑,笑得江围棋真的想把命给他让他别笑了。

    第一次见到傅觅,就心生怜惜,觉得他白瞎了这么帅的脸。

    后来发现这人不简单,她又觉得自己得好好护着自己的心啊什么的,别栽进去了,也就是她那套‘井水不犯河水’理论。

    可是,越接近,越发现有沦陷的可能。

    傅觅闻言,抬头看她。

    “嗯,继续。”

    江围棋翻了个白眼,冷哼一声。

    “继续什么?我说完咯。”

    傅觅认真地看着她,也不知道是在和自己解释,还是在和她解释。

    “我没有烂桃花,也没领到家里来。”

    江围棋的回答也是奇怪,压根就没发现自己语气里的酸。

    “那雷千雅呢?她还不算?”

    “她就差没指着鼻子骂我是山鸡骂我是癞蛤蟆了,还说你是凤凰和天鹅,说得我好像倒贴你似的。”

    “所以,我们和解了?”

    江围棋听到这话,要怀疑人生了。

    “你这什么阅读理解能力?你语文考几分啊?”

    傅觅看她一眼,沉思半霎。

    “我就读过小学,语文考了多少分,得好多年前的事情了,还真的没有什么印象。”

    闻言,江围棋咬唇,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傅觅这样的情况,自然不可能正常上学啊,她在想什么呢,无疑是在戳人家伤疤。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傅觅倒是没有计较,看了她这歉疚的表情一眼,这才有些淡然地说起了自己以前的经历。

    “不过,虽然我没去上学,但是会有私教过来雪园教我。至于语文的考核,可能和学校里的,不大一样。”

    江围棋哦了一声,随后坐在了傅觅身边,盯着他看,随后语出惊人来了一句感叹。

    “傅觅,其实有没有人说你长得很帅。”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