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神秘总裁专宠妻

作者:游云牧歌 | 古代言情

收藏

  江围棋被危胁嫁给顶级豪门傅家的继承人,无路可退,她嫁。据说她要嫁的是会说话的的傻子,没关系,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认。嫁了后,她像是意外发现这个‘傻子’比正常地人还正看她惊恐又不老实地挣扎,拖她的人干脆把她敲晕了。。

第25章 傅家养不起你吗_神秘总裁专宠妻_ 江围棋, 傅觅

    江围棋还记得我傅菲菲那个小天使,惟一对她已发出充满善意的人。此时此刻,小天使的妈妈正拉着她的手亲热地说着体己话。“围棋啊,你是在健身减肥吗?看出来比上一次朋友见面瘦了好多。”江围棋觉此刻,小天使的妈妈正拉着她的手亲昵地说着体己话。。...

    江围棋还记得傅菲菲那个小天使,唯一对她发出善意的人。

    此刻,小天使的妈妈正拉着她的手亲昵地说着体己话。

    “围棋啊,你是在减肥吗?看起来比上次见面瘦了好多。”

    江围棋觉得这豪门贵妇应该也不容易做,假装亲近这样的事情,她反正做不来,但还是不自在地点点头。

    “是的,在减肥。”

    其实江围棋胖也不属于特别离谱那种,但是这种胖,看上去和美丽打不上钩就是了。

    眼看着她减肥小有成效,听说她还找了营养师和健身教练,徐美莎还挺好奇。

    客厅四个人,除了不说话坐在那里看书的傅觅,徐美莎继续亲昵地拉着江围棋说话。

    “对了,我听说,你出去杂志社上班了是吗?”

    这听说,估计也是监视的一部分内容吧?

    江围棋其实有时候蛮替傅觅心酸的,他因为什么特殊的原因才会在亲人面前伪装自己,她不知道,也不好打听。

    可是很明显他的亲爷爷和亲姑姑对他就很冷淡,应该算是不闻不问。

    这段时间,除了傅觅的亲奶奶傅老太太,好像是因为去了哪里度假,偶尔会打电话过来问管家和她傅觅的近况,也就这俩人突然的造访了。

    傅家的人对傅觅差不多到了不闻不问的地步,竟然还听说她去了杂志社上班。

    江围棋觉着是不是傅家那边也给安插了什么奸细在这边打探虚实。

    她脑子里想着这些,脸上不动声色。

    “是的,在赛热杂志社当助理。”

    江围棋回答,徐美莎还没来得及接话,那边坐着喝茶一直都不吭声的傅海音倒是开口了,语气又嫌弃又不满。

    “助理?你现在是什么身份你不知道吗?现在傅家养不起你?”

    “出去抛头露面当个打杂的助理,真是自贬身价,你好好待家里陪陪阿觅才是你这个当妻子该做的。”

    江围棋:“……”

    傅觅这个姑姑太女强人了吧,进来没开过口,她打招呼也只是高冷地嗯了一声,一开口就是怼她。

    江围棋嘴巴张了张,为了不给傅觅惹麻烦,她忍了,低着头装紧张没说话。

    这个时候,徐美莎看了看俩人,连忙打圆场。

    “海音,年轻人嘛,自然是心怀事业想去打拼的,上进这也是好事嘛。”

    “再说了,围棋应该是觉得在家里闷着也是闷着,不如出去工作,对吧?”

    傅海音可没打算给江围棋台阶下,“呵,事业?江家人是不是没让你拎清楚现实情况?你嫁到傅家当少奶奶,那就在家相夫教子。这少奶奶可不是那么好当的,你以为阿猫阿狗都能嫁给傅觅吗?”

    “看看你老公这个样子,一声不吭,结婚那么久了,也不知道要回来家里看看,还得劳烦我们两个长辈过来看你们,懂不懂一点儿尊卑了?”

    傅海音最近心情不好,自然是逮住啥事就开始做文章。

    傅觅坐在一边看书,安安静静的,一声不吭,似乎完全屏蔽了这三个人一样,傅海音更是觉得不顺眼。

    上次在江家,这傅海音说话不多,起码不会抓着她们为话题。

    现在好了,江围棋被骂了个惨。

    不过,这俩人应该也不过是例行来雪园这边看看,倒也没强硬地让她做出什么实质性的改变,这也让江围棋松了口气。

    最后,好不容易把俩人送走,江围棋差点没气冒烟。

    那俩人一进门,一个在鄙视她数落她责骂她不称职各种不好,一个呢就在对她各种寻根问底。

    这傅觅的老婆容易当,可是傅家的儿媳妇不好当,气得江围棋往傅觅身上砸了个抱枕。

    “你看戏呢吧傅觅?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你那白莲花继母和跋扈的姑姑是多难缠的角色了,敢情是来这里奚落折磨我的。假如隔几天来一次,我真的是不用活了。”

    傅觅稳稳接住了抱枕,把手上的书放下,淡淡开口。

    “不用担心,她们每个月只会来一遍,也不会久待。今天,是例外。”

    可不就是例外么,假如只有傅觅在,估计俩人待几分钟就走了。

    可现在江围棋,却是被傅海音和徐美莎这俩明显就是带着任务来的人一直拉着说话。

    除了在客厅时候,徐美莎还拉着江围棋说了一会儿的悄悄话,话里话外就是让她抓紧时间怀孕,给傅家生个大胖小子。

    怀孕啊!

    江围棋听到这俩字的时候,都不知道是真羞涩还是装出来的。

    假如傅觅真的是傻子,他们怎么生孩子?

    那肯定是她江围棋这个智商正常的女人来呗!

    可是现在傅觅不是傻子啊!

    这俩人都达成了共识,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同住屋檐下的关系,现在让他们睡在一起生孩子?

    她真的尴尬,还暗自庆幸她们没当着傅觅的面说。

    可是,江围棋不知道徐美莎也把相同的话和傅觅说了,不然这个时候,她得羞死。

    “总之,下次她们再来,你提前告诉我,我离开雪园,你自己应付她们。”

    傅觅幸灾乐祸丢出一句话,“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江围棋闻言,叹息一声,想想好像也是这样。

    不过,她现在比较担忧的是傅觅的问题。

    “对了,你说你爷爷他们,是不是安插了什么人在雪园这里啊?他们怎么知道我去上班,不会把你的事说出去吧?”

    傅觅讶异,没想到她还担忧这个。

    “在雪园的人,自然是可以信任的。”

    既然傅觅这样说了,她也没什么好担忧的。

    江围棋的减肥工作,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不过,不如意的是,在工作上却是遇到这辈子她都不想看到的人。

    江碧柔也就算了,估计是在外地拍戏没空亲自来奚落她,前两天倒是给她打了个电话。

    江围棋把电话搁在那里半个小时,也不出声,就让她在那里自说自话。

    当然,她用脚趾头想想江碧柔就不会说什么好话,至于内容,她没兴趣。

    电话挂了之后,直接拉黑,这几天看见陌生电话她也不接,生活十分清净。

    可是电话能躲,现实生活要遇见的人却是躲不过。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