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神秘总裁专宠妻

作者:游云牧歌 | 古代言情

收藏

  江围棋被危胁嫁给顶级豪门傅家的继承人,无路可退,她嫁。据说她要嫁的是会说话的的傻子,没关系,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认。嫁了后,她像是意外发现这个‘傻子’比正常地人还正看她惊恐又不老实地挣扎,拖她的人干脆把她敲晕了。。

第29章 我老公是富二代_神秘总裁专宠妻_ 江围棋, 傅觅

    傅觅听着‘老公’俩字,没来由会觉得身心都宁静,毛孔像是都在呼吸的节奏。而被前女友说成心胸狭窄的南彭宇,此刻脸色铁青地盯着这“江围棋,我也没意外发现你居然是这样一个牙尖嘴利的而被前女友说成心胸狭隘的南彭宇,此刻脸色阴沉地盯着这。...

    傅觅听着‘老公’俩字,没来由觉得身心都舒畅,毛孔好像都在呼吸。

    而被前女友说成心胸狭隘的南彭宇,此刻脸色阴沉地盯着这

    “江围棋,我也没发现你竟然是这样一个牙尖嘴利的女人,嫁了一个连脸都不敢露的男人,你以为自己还是什么香饽饽吗?”

    随即,他戏谑且不屑地打量了一眼江围棋。

    “你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现在的分量,狗都嫌,我们是关心你,你不要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就你也配称‘吕洞宾’?”

    “也许你们是鼠目寸光没听过兰陵王吧,兰陵王就是戴面具上的战场,就是因为太帅了怕吓死那边的敌人。”

    说着,江围棋亲昵地挽着傅觅的胳膊,小鸟依人地靠在傅觅身边。

    “我老公差不多就是这样的情况,我怕他太帅了被一些别有用心的女人觊觎,才让他戴面具,和你们有关系吗?你们住海边吗?”

    说到这里,江围棋还特意看了一眼尉海诗,意思很明显。

    尉海诗气得不行,只能是示意南彭宇别说话了,她又开始查探傅觅的身份。

    “不知道这位先生怎么称呼?是做哪一行的,看先生的气质,应该是大家族的人吧?”

    “我老公啊,不用上班,他是富二代。”

    这话一出,傅觅看向江围棋的眼神中,带着无奈的笑。

    “不知道先生是西京市哪个大家族的人,我经常跟着我父亲去参加酒会,倒是没见过先生。”

    “哦,我老公只参加一些有档次的酒会,可能你们没机会碰上。”

    江围棋自己也把自己逗得不行,最后尉海诗俩人啥都没捞着,灰溜溜地跑了。

    回到车上,江围棋开始狂笑。

    “天啊,傅觅,我没想到你对付人这么有一手。”

    “你也很厉害。”

    “那当然。”

    傅觅看着狂笑出眼泪的女人,摘下面具,伸手给她递手帕。

    江围棋接过手帕,突然想起她已经很久没这样大笑过了,心情也特别舒畅。

    拿着这张紫色绣花的手帕,她抬头看傅觅。

    “傅觅,一年前,在sunshine酒吧救了我的人,就是你吧!”

    “嗯。”

    傅觅没有否认,拿过那张面具,“认出来了?”

    这话,似乎是这人一直知道是自己?

    “你不要告诉我,你一直知道当初救的人是我!”

    “嗯。”

    “恩人,请受小人一拜。”

    江围棋装模作样要给傅觅行跪拜礼,说话也装腔作势的,看起来有些滑稽。

    傅觅笑了,无奈地挑眉笑。

    “别闹。”

    “哈哈哈,傅觅,你又笑了,真好看,哇,你竟然还有小酒窝,好好看啊。”

    说着,江围棋伸手就要戳他脸上的小酒窝,而傅觅及时伸手把她的手抓住了。

    俩人的眼神就这样撞上了,谁也没动。

    江围棋这段时间减肥起码减了十斤,脸上的肉明显少了,看上去和之前相比,还真的是有了大进步。

    这会儿她脸上带着笑容,头发披着,再加上她本身就是个美人坯子。

    这会儿傅觅看着,倒是和记忆中那个巴掌大脸的女人重合了。

    不得不承认,她的确很漂亮。

    而江围棋,明显感觉和傅觅眼神对视的时候,心脏不受控制地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傅觅是帅,他的帅不仅仅是五官组合起来帅,而且还是精致到五官上的。

    尤其是他的眼睛,感觉里面藏了整个银河系的星星。

    好像不知不觉间,就能把人给吸纳进去。

    俩人就这样对视了好几秒,才默契地互相转开视线。

    而此刻坐在前座的白秋,恨不得自己化成一团云雾钻进去算了。

    他知道他家少爷对少奶奶是不同的,却没想到俩人当着他的面耍花枪。

    江围棋假意咳嗽了一声,也意识到了这车里还有个白秋。

    傅觅看了一眼白秋,转而问江围棋。

    “刚刚那个,前男友?”

    江围棋坦然地点头,“嗯,还有曾经的闺蜜,背着我滚到一起去了。”

    “俩人不仅仅背叛我,还诬陷我参加设计大赛抄袭,事业爱情一夜之间,全没了。”

    说着,江围棋苦笑出声,“然后我很没出息地自暴自弃了,把自己搞成现在这个样子,还被人奚落。”

    傅觅眼眸深深地看着她,没说话。

    虽然之前知道她经历过什么,但是毕竟只是以看客的方式。

    而现在,他亲自看到了。

    感觉到他的注视,江围棋深呼吸了一口气,挥别走异样的情绪,笑着开口。

    “对了,我让司机晚些来接我,怎么是你亲自过来了?”

    傅觅看她不想继续刚刚的话题,也很识趣地陪着她转移。

    “嗯,有个朋友的私家菜馆今天晚上开业,我说要去给他捧场,便来接你一起。”

    “私家菜馆吗?好啊,刚好我可以请你吃饭,感谢你刚刚帮我。”

    傅觅闻言,挑挑眉,“你确定要请我?”

    江围棋看他这表情,有些不高兴,“怎么,傅先生你怕我请不起?”

    傅觅很是诚恳地点点头,“是有这个顾虑。”

    “你……”

    江围棋觉得被鄙视了,可是去到停车场,她的心里就不禁有些打鼓了。

    停车场停着的车,好像豪车展览一般,她只在电视上看过,照片上瞧过。

    还有这个古色古香,连装潢看起来就很不一般的私家菜馆,以及安静得不像吃放地方的菜馆,包厢里递上来的精致菜牌的标价。

    她瞪大眼睛看傅觅,总算明白他刚刚说的请不起是真的请不起!

    她的工资虽然比以前高了,可是来这里吃饭就是自寻死路。

    趁着那服务员出去了,江围棋起身就要拉着傅觅离开。

    “走走走,刚刚看到那么多客人,我还以为这里吃饭多实惠,谁知道就是想宰我们这些水鱼顾客的。”

    “我带你去别的地方吃,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够吃一顿,这也太过分了,这肯定是一家黑店。”

    傅觅刚刚被她拉起来,包厢的门就被推开了。

    一个穿着厨师服戴着厨师帽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冷飕飕的眼神朝着江围棋飞过来,声音听着稚嫩,却十分有威慑力。

    “黑店?你说我开的是黑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