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神秘总裁专宠妻

作者:游云牧歌 | 古代言情

收藏

  江围棋被危胁嫁给顶级豪门傅家的继承人,无路可退,她嫁。据说她要嫁的是会说话的的傻子,没关系,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认。嫁了后,她像是意外发现这个‘傻子’比正常地人还正看她惊恐又不老实地挣扎,拖她的人干脆把她敲晕了。。

第30章 傅觅你真好_神秘总裁专宠妻_ 江围棋, 傅觅

    江围棋没想起说坏人还被立即逮到了,立即脸色有些僵,急忙扔开傅觅的手摆摆手承认。“也不是也不是,我也不是说你,我是说我自己,我是开黑店的。”傅觅在一旁望着,无可奈何摇摇头坐了下“不是不是,我不是说你,我是说我自己,我是开黑店的。”。...

    江围棋没想到说坏人还被当场逮住了,当即脸色有些僵,连忙丢开傅觅的手摆手否认。

    “不是不是,我不是说你,我是说我自己,我是开黑店的。”

    傅觅在一旁看着,无奈摇头坐了下来,拉着江围棋一起坐下。

    她觉得这小厨师看上去也就是个高中生,竟然那么凶,哪里还坐得稳。

    “你干嘛啊,还坐下来,走啊。”

    “傅哥,这位是?”

    刚刚一脸不高兴的小厨师直接在他们旁边坐了下来,江围棋警惕地看了俩人一眼。

    “你们认识?他就是你说的那个朋友?”

    “你嫂子。”

    这三个字扔出来,分量就重了。

    江围棋先是看到这小年轻的脸上闪过一抹诧异,但是绝对没有江围棋在雷千雅等人脸上看到的那种轻蔑的态度,反而是恭恭敬敬的,他还站了起来,朝着江围棋微微鞠躬。

    “嫂子你好,我是叶准,刚刚抱歉了。”

    好有礼貌一孩子,江围棋也连忙站了起来。

    “你好你好,我是江围棋。刚刚不好意思啊,我就是觉得这菜太贵了,才……”

    叶准的娃娃脸上挂着无奈的疑问,“傅哥,你也不提前说嫂子一起过来。”

    傅觅挑挑眉,“临时起意。”

    “那我就是顺带的了?”

    江围棋转身没好气看了傅觅一眼,叶准觉得很新奇。

    “嫂子,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敢这样和傅哥说话。”

    “是吗?呵呵,我们比较熟。”

    叶准赞同地点点头,随即开口,“嫂子您和傅哥先坐,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要先回厨房了。”

    “好好好,你先去忙。”

    看着叶准走了,江围棋又去拉人胳膊,低声开口。

    “你还坐着干嘛,走啊。”

    傅觅抬头,不明所以地看着她,“走?”

    江围棋觉得这傅觅好像不太像她想象的那么聪明的样子,她掂量了一下自己的钱包,耐心地开口解释。

    “就算是你朋友开的,可是我们也不要吃那么贵的饭啊,我没钱!”

    最后三个字,是重点,傅觅也难得又被她逗笑了。

    他反手把人拉着坐了下来,把菜单递给她。

    “点吧,不用你出钱。”

    江围棋坚决摇头,“刚刚你帮了我,我说了要请你的,但是,我请你也得量力而行,我的钱,也就够一道菜的钱。”

    傅觅觉得江围棋比想象的有意思,轻声开口。

    “这个菜馆是我给阿准投资的,他很喜欢做菜。”

    “啊?”

    江围棋想到刚刚自己还大言不惭说要请人吃饭,结果是他自己开的菜馆?

    江围棋拿着菜单,好奇地打听起叶准的身份。

    “叶准他是你朋友?我看他应该就十六七岁吧,不是应该在读高中?怎么来当厨师了?”

    “嗯,他十七岁,已经当厨师好几年了,初中辍学。”

    江围棋微微惊讶,想起刚刚叶准的那张严肃的娃娃脸,“为什么辍学?”

    傅觅看她一眼,慢慢说起了叶准的身世。

    “阿准,是当年替我爸妈开车的司机叔叔的孩子,他们三个人在车祸中丧生,阿准的母亲在他小时候就走了。”

    “叶叔叔走后,他被送进了孤儿院,我前几年才找到他的时候,他在一家小菜馆的后厨当小工,当学徒。”

    “那他,不愿意继续念书吗?”

    “他喜欢当厨师,我让人安排他进了厨师学校学习,他学得很好。”

    江围棋没想到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就经受了那么多,心里挺心酸的。

    “也挺好的,热爱才是原动力嘛,能够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其实很幸福。”

    她都不能做,而且不敢也不能再触碰了。

    甩甩头挥开思绪,江围棋发现傅觅在盯着她看。

    她下意识摸了摸知道脸,有些不自在地开口。

    “怎,怎么了,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傅觅摇摇头,随即低头看菜单。

    江围棋想起傅觅说起他父母的事情时候云淡风轻的语气,好像在描述一件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让她觉得有些心酸。

    她想伸手拉他的手,像安慰自己的朋友一样安慰他。

    可是想起刚刚在车里尴尬的情景,她愣是硬生生忍住了。

    “点菜吧,看看喜欢吃什么。”

    傅觅这么温和的语气,江围棋早就习以为常。

    她一点儿也不客气地勾选了两道自己觉得不错的菜,便把菜单递给傅觅。

    “不多选几道菜?这里的饭菜,在精不在量。”

    江围棋摇头,“我今天又因为太胖被人损了,我哪里还敢多吃,我都破例了。对了,等会儿我万一控制不住,你一定要阻止我。”

    傅觅一愣,点点头,也不多说,勾了几道菜便把菜单交给一直候在门外的服务员。

    可是,等到菜肴上来的时候,江围棋忍不住了。

    她先是把每样菜尝遍,然后再一遍,那吃货的本质显露无遗。

    面对傅觅的打量,她有些心虚。

    “我先吃了这顿,再减肥吧?行不行?”

    傅觅没说话,她伸筷子就要去夹菜,却是被敲筷子阻止了。

    “你干嘛啊?我都一个星期没好好吃东西了,你有没有人性的?”

    傅觅:“……”

    江围棋笑着商量着开口,“我就吃这一顿,明天再开始减肥,就一顿,胖不了多少的。”

    傅觅看她哀求的样子,嗯了一声,再也不搭理她。

    可是这样,江围棋却不安心了,直接控诉。

    “傅觅,你这是存心不让我安心地吃饭。”

    “菜是你点的,说不多吃也是你说的,与我,有关系?”

    江围棋最后想想被尉海诗这样奚落,最后还是浅尝即止,把自己给控制住了,就看着傅觅吃。

    不过,她算是了解了,这叶准真的是天生的厨师。

    这么好吃的菜,来了一次还想来第二次,难怪那么多豪车停在外面。

    虽然是贵,可是好吃啊,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她切身体会到了。

    跟着傅觅回家的时候,江围棋有些恋恋不舍,也有些不高兴。

    不过她也知道为了减肥,一定是需要付出点代价的。

    直到,傅觅给她递了一个盒子。

    “这是阿准给你做的点心,适合你吃。”

    “傅觅,你太好了。”

    开车的白秋,虽然觉得他快免疫了,却还是明显感觉自己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他只是一个无辜的保镖,他怕自己知道太多了会被灭口。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