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皇都轶事: 凤妃舞倾城

作者:一枚小肉粽 | 幻想重生

收藏

  前生她是孤儿一名!老天垂怜,她竟然再次穿越复活了!但这原主却活的太过憋屈了吧?后爸掌控得滴水不漏,庶妹丫环骑在头上作威作福。哼哼哼,她可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原主,敢惹她,她“小姐,夫人叫你立即去程乾堂。”翠儿看了眼正在看书的主子,低声禀报。。

第11章 妙策服众_皇都轶事: 凤妃舞倾城_ 慕玲珑, 燕程哲

    张大人不由得向一旁的慕如玉投去目光,抬头一看那女子轻轻地闭着眼像是并没有特别注意到突然发生的事情,沉侵在自己的世界了,偶尔会用手轻敲头,定是在去思考怎样问题问题了。心下对这女子又多了又转头看慕汐晴,本来觉得挺可人的女子这般对比下,越觉庸俗。这般思量着,一旁老脸红一阵白一阵的慕天笙终于开口了:“汐晴,你娘平时就是这样教你的吗?这般没有礼数!小家子气!没看到爹爹正在谈论事吗?”。...

    张大人不禁向一旁的慕玲珑投去目光,只见那女子轻轻闭着眼好像并未注意到发生的事情,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了,偶尔用手轻敲头,定是在思考怎样解决问题了。心下对这女子又多了几分赞赏,这般大气,不似寻常女子,竟有几分男子的气概胸怀,却又更清楚她的处境,多了一丝怜悯。暗暗发愿,以后一定要在力所能及的地方助她一臂之力。

    又转头看慕汐晴,本来觉得挺可人的女子这般对比下,越觉庸俗。这般思量着,一旁老脸红一阵白一阵的慕天笙终于开口了:“汐晴,你娘平时就是这样教你的吗?这般没有礼数!小家子气!没看到爹爹正在谈论事吗?”

    慕汐晴被吼的怔了一会,才不情不愿的给在场的各位叔伯见了礼,一面偷偷的狠狠的瞪了一眼慕玲珑,一面期期艾艾的说“人家这不是好久没有看到爹爹了吗?一时着急,忘记了吗?请爹爹原谅。”

    慕天笙闻言,又看着那张柔柔弱弱的小脸,还是硬不下心说狠话,只能摆摆手让慕汐晴知趣快些离去。

    慕汐晴一看自己竟然此行完全占不了上风,还白白让慕玲珑看了个笑话。心下怨气立马发作,“那她呢!慕玲珑为什么可以在这里!”

    被点名的慕玲珑终于从自己的世界里抽身出来,看着眼前一脸嫉恨和不甘的慕汐晴,慕玲珑竟然有些难过和可惜,原身竟然就是因为斗不过这样蠢笨的对手才一命呜呼的。

    掩下心里淡淡的情绪,慕玲珑俯身又重新研究了一遍工程结构图。

    这种时候,最好的就是摆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果然,慕天笙觉得在同僚面前面子上挂不住了,厉声喝道:“你还不快下去!一天到晚作五作六的,你哪一点比得上你姐姐!啊?”说完,用眼神示意旁边的小厮,让他们带慕汐晴下去。

    慕汐晴红着眼眶狠狠地推开了上前的小厮,恨声说道“我自己走!”,说完就捂着脸冲出门去。

    慕天笙面上青筋微露,深吸一口气,才沉声说道:“家丑,家丑,望见谅,小女不懂事。我们继续继续。”话音还未落,一旁的李大人等不及似的窜到慕玲珑身边,身手一点也不像已到知天命年纪的人。

    “小丫头,你可想出了妙策啊?”

    慕玲珑转身对李大人俏皮的眨眨眼,“你猜,你猜我可有对策!”

    李大人额上都快急的冒汗了,看着慕玲珑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急的话都说不利索,“小丫头!你可要急死老夫了哦!慕天笙,你快管管啊!”

    旁边的大臣看着一向不动如山的张清峰急成这样,都忍俊不禁。

    “好了,玲珑,快说说你的想法吧。”慕天笙咳了几声,清了清嗓子开口道。

    “我也不卖关子了,这个点子其实我一点各位大人就能知道。”慕玲珑沉吟片刻,又说道,“我们都知道,如果把一盆水盖上盖子就算放在太阳底下晒,水分蒸发的肯定也很慢。”

    说完,慕玲珑扫视了一圈众人脸上的表情,发现还是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

    “丫头,你的意思是在地面上加个盖子?不可行啊!不实际,不实际……”

    “是啊,这个想法太荒唐。”一旁的人都连声附和道。

    看着众人脸上渐渐失望的表情,慕玲珑重又开口道:“不是,我的意思是修暗渠!”

    “暗渠!”张大人眼睛一亮,“丫头,话再说清楚点!”

    “我们可以凿出一眼眼直井,再把各井从地下挖通,使之成为一条和山两面三侧的地面渠道相连的地下渠道,渠水就从这地下渠道流过山去,灌溉北荒。”

    “这样的话。地下渠道有了地表岩层的遮挡水分不会蒸发的那么快,同时暗渠也可以通过渗漏灌溉农田。”

    “还有有点好处就是,可以充分的利用地下水源!一举三得!”

    慕玲珑自信满满的说完,转头看在场众人,他们都呆呆的瞪着眼。

    正常,坎儿井这个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结晶乍一下说出来能迅速懂也几乎不可能。

    慕玲珑轻咳一声,打破了此时的寂静。

    李大人第一个反应过来,拍手叫绝,激动的快要跳起来,正准备拍拍慕玲珑,赞赏两句,才回神,这是个女儿身!只得讪讪作罢。

    心里暗叹,要是个男儿身,必定能大有作为,在朝堂定有一席之地!

    此时众人也反应过来七嘴八舌的谈论开了。

    “慕丫头,你说的这个法子甚好啊!不但解决了我们的问题,还能狗解决北荒地区人民日常的基本饮水问题,实在是妙啊!”

    “可否再详细的说说!”

    “是啊!是啊!”

    “要不,让慕姑娘进议言堂吧!”

    此言一出,众人一惊!正要拍手叫好,却无奈的扼腕叹息,可恨是个女儿身啊!

    议言堂自古以来就没有开过女子进入的先例。作为朝中重要的议事机构,能进入其中谈论国事的都是朝中要臣,再不济也是个金榜题名的新科状元,何曾能来个女子进朝堂呢?

    虽说大夏国已经不似以往那般墨守成规,认为女子就应该相夫教子,也默许了很多女子在外抛头露面,经商买卖,但是一向士农工商,阶层之首的士还是少有女子涉足,这么多年也只听说了哪哪有个郡出了一个女县令,女子议朝事还是未开先例啊。

    李宁远正发愁着,这项工程没有慕玲珑口中所述那么轻易,其中涉及到许多问题。不能说每次遇到问题都要来慕府来寻这个丫头吧,耽误时间是一回事,传出去总是不好的。抬头看看周围的同僚们,个个都苦着一张脸,唉声叹气的摇着头。

    慕玲珑见状也不知如何是好,自己虽能出到主意,当时的确真正落实还需花费极大的功夫,就连自己也不敢担保北荒的地形地貌能完全匹配的上前世的新疆一带的地形。可能还有许多需要商讨的地方。

    国情又的确如此。也真是犯难啊!慕玲珑也陷入了沉思。

    “未开先例又何妨,总要有人开个先例。”清朗的男声传入众人耳中,俱是精神为之一震。

    众人纷纷回神看向来人,是燕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