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皇都轶事: 凤妃舞倾城

作者:一枚小肉粽 | 幻想重生

收藏

  前生她是孤儿一名!老天垂怜,她竟然再次穿越复活了!但这原主却活的太过憋屈了吧?后爸掌控得滴水不漏,庶妹丫环骑在头上作威作福。哼哼哼,她可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原主,敢惹她,她“小姐,夫人叫你立即去程乾堂。”翠儿看了眼正在看书的主子,低声禀报。。

第12章 初次会面_皇都轶事: 凤妃舞倾城_ 慕玲珑, 燕程哲

    来人身穿月白色弹花暗纹锦服,玉冠束发,眉如远山,眼似点漆,朗朗如日月之入怀,一踏进程乾堂,慕如玉便觉仿若处在山间林中,心中不由得暗叹,好一个声音朗朗的男子啊!众人纷纷“不知燕王大驾,有失远迎,恕罪恕罪。”慕天笙还是第一次在家中接待这么重要的客人,更何况是事先没有任何准备。说话的声音中都带着颤抖。。...

    来人身着月白色弹花暗纹锦服,玉冠束发,眉如远山,眼似点漆,朗朗如日月之入怀,一踏入程乾堂,慕玲珑便觉好似处于山间林中,心中不由暗叹,好一个清朗的男子啊!

    众人纷纷上前行礼,慕玲珑也赶紧有模有样地上前福了福身子。

    “不知燕王大驾,有失远迎,恕罪恕罪。”慕天笙还是第一次在家中接待这么重要的客人,更何况是事先没有任何准备。说话的声音中都带着颤抖。

    “无妨,我特意让门房不必禀报”,燕承哲淡笑着开口,眼神轻轻地扫过众人,在慕玲珑身上停了一会后又开口说道:“今日听闻众位大人,在此商讨北荒之事,特意前来讨教。”

    “不敢,不敢,何来讨教之说。”张大人,抹抹头上的汗颤声说道。

    燕王常年在外征战,素来不喜与人接近,甚少与下属大臣走动。今日一见,尽是如此平和,身上竟没有久经沙场之人的杀伐之气!难得难得啊!

    “不知,燕王殿下有何见解?”李大人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之情开口问道。

    燕王殿下,可是在场唯一一个在北荒待过的人啊。

    他们这些老学究,空有理论知识,却无实地经验,北荒的水土气候环境地形地貌,这些关乎方案实施的重要因素还得实地考察才行哪!

    “我刚刚在门口听了一会”,燕承哲低头握拳轻咳了下,“慕小姐的想法很好,不过不知慕小姐是从何处得来的启示想出了这个注意呢?”

    燕承哲抬眼定定的看着慕玲珑,似乎想要从她平静无波的脸上看出什么端倪。

    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中女子,怎会有如此高的见解,况且慕玲珑之前也没有才名远扬,甚至有传言她性子软懦,心眼蠢笨。

    虽然,今日一见,与传闻一点也不符合。但是燕承哲还是想弄清楚这个女子过人之处究竟是从何而来?

    慕玲珑先是一震,显然先是没有想到燕承哲一开口竟是这个问题,还以为会与她探讨北沙之事。随后很快镇定下来,心念一转,便悠悠开口道。

    “回燕王的话,小女子不才,虽然无在场各位大人的惊世之才,但是闲时总喜欢找些闲书来打发时间。”

    “那敢问,你是从那本书中得来的这个观点呢?”燕承哲眼里的深意更浓了。

    这个烦人的男人,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慕玲珑忿忿的腹诽着。

    即使心里有着不情愿,脸上依旧摆出一副岁月静好的慕玲珑转头看向燕承哲,“不知燕王殿下可曾听过读过史记?”

    史记?没想到眼前这女子竟然有如此胸怀,竟能通读史记。

    燕承哲重又打量了一番慕玲珑,虽有天人之姿,但是容貌在见惯了美人的燕承哲眼里并不出挑,但是这周身淡定从容的气度倒真是少见。

    没有一般女子的小家子气,极好!

    慕玲珑本也没打算与燕承哲一问一答,在看到燕承哲有些怔愣没有开口时,自顾自的开口道:“据《史记•河渠书》记载,西汉时,有一个叫庄熊罴的人奉命修龙首渠,结果渠水所经一带渠岸易崩,他就采用了这种方法,结果成效显著。

    “所以,你正是从这个故事中得到启发,想出了北沙之事的解决方法?”燕承哲接道,此时他眼里满是笑意。

    慕玲珑看着眼前男子露出的笑容,不禁想着世间上怎么会有将温煦和冷冽切换的如此自然的男人啊?自己却迷醉在笑意中,只愣愣的点点头。

    眼前的慕玲珑与方才镇定自若完全不一样的呆傻模样,燕承哲心下涌上一丝自己都不清楚的暖意。

    这个丫头蛮有趣啊……

    “慕小姐提的办法确实可行,至于后续的,一些细节嘛,就依你们刚刚所言。让慕小姐进议言堂。”燕承哲沉声说道。

    慕天笙面上一喜,却又赶紧换了个无奈的表情苦笑道:“殿下,可是我们家玲珑毕竟是个女儿身啊!入议言堂……”

    “无碍,陛下那边我会去说。这件事情陛下吩咐我全权办理。这点小事,陛下这么开明之人,应该不会不予准。”燕承哲胸有成竹的安抚道。

    慕天笙这下子吃了定心丸,脸上的笑都快溢出来了。

    自己的女儿入了议言堂,那陛下就会多多关住自己,只要她再美言几句,那就……

    慕天笙这样想着,胡子都乐的翘起来了,看向慕玲珑的眼里不禁多了几分殷勤。

    “殿下,各位大人,如若不嫌弃,不如今日就留在寒舍用午膳吧,”慕天笙恭敬的开口道。

    如果殿下能够留下来用膳,那么自己以后在朝中的地位可就不一般了,在外人眼里可是有燕王做靠山的人了。

    慕天笙美滋滋的想着。

    清冷的男声将他拉回现实,“不了,今日还要赶在午时之前进宫面圣,顺便提一下今日之事。”说完,燕承哲理了理衣袍下摆,大步往门外走去。

    一看殿下走了,众人想着今日的目的已经达到,日后的细节问题急也急不来,现在就等殿下的好消息了。也纷纷向慕天笙告辞。

    转眼见程乾堂内只剩下慕天笙父女二人四目相对了,看着慕天笙热切的眼神,慕玲珑心里并无半点开心,反而为自己的处境感到悲哀。

    如果有一天自己没有利用价值,他不是又恢复到以前的样子了。

    算了,走一步是一步吧。

    自己早就不应该奢望在这个偌大的尚书府可以等到半分亲情。

    这样想着,脸色也冷了下来,忍着心中的不快,淡淡地行礼:“父亲,今日也累了,女儿就先告退了。”说完不待慕天笙反应,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程乾堂。

    “小姐,小姐,你刚刚好厉害,我以前看慕汐晴,觉得她可好了,又受宠,又聪明……”

    “翠儿!”海笛小声地喝止了她。

    “小姐,翠儿,她……”海笛有些难为情的看着慕玲珑。

    噗嗤一笑,慕玲珑一左一右拉住翠儿和海笛的手,满含笑意的说道:“傻丫头,你们俩个的心思我还不知道吗?”

    翠儿如蒙大赦,急急的说:“就是!海笛你多想了!”

    “我们小姐现在可厉害了,跟慕汐晴根本不能比,现在我看慕汐晴啊。就觉得她可滑稽了!”

    “我以前一直受欺负,连带着你们也是一直过苦日子,现在好了,以后我会越来越强大,不会有人再敢欺负我们了!”慕玲珑笃定地开口。

    翠儿和海笛看着一脸坚定的慕玲珑,眼泪不由自主的涌了出来,能跟这样的主子就算死她们也心甘情愿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