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皇都轶事: 凤妃舞倾城

作者:一枚小肉粽 | 幻想重生

收藏

  前生她是孤儿一名!老天垂怜,她竟然再次穿越复活了!但这原主却活的太过憋屈了吧?后爸掌控得滴水不漏,庶妹丫环骑在头上作威作福。哼哼哼,她可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原主,敢惹她,她“小姐,夫人叫你立即去程乾堂。”翠儿看了眼正在看书的主子,低声禀报。。

第15章 毒计陷害_皇都轶事: 凤妃舞倾城_ 慕玲珑, 燕程哲

    慕如玉望着李大人略为不自然而然的表情,虽是一头雾水但是温声问着:“不知道李大人有何事?”“慕丫头,这……”望着李宁远有些难为的样子。慕如玉干脆也就不问了,在心里寻思一慕玲珑索性也就不问了,在心里盘算一番后,突然想到明日?。...

    慕玲珑看着李大人略微不自然的表情,虽是一头雾水还是温声问道:“不知李大人有何事?”

    “慕丫头,这……”看着李宁远有些为难的样子。

    慕玲珑索性也就不问了,在心里盘算一番后,突然想到明日?

    有借口回绝了!

    “谢李大人好意了,可是丞相府夫人昨日递了帖子过来,邀我明日去丞相府相商百花宴之事。恐怕……”慕玲珑一脸难为情的看着李宁远。

    李宁远听到这个回答却好像如释重负般,连忙接道:“既然丫头,你有事要忙,那就改日吧。老夫先走一步了。”

    说完,忙不迭的回身招呼同僚,相携着离去了。

    慕玲珑有些好笑的看着李宁远离去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知道,这李大人究竟为何事呢?这般奇怪倒是牵起了慕玲珑的好奇心,忍不住想一探究竟了。

    慕玲珑回到慕府已经接近巳时了。

    一回府就嗅到了不寻常的气味。半天都见不到一个仆人,一阵死寂。

    慕玲珑心里一慌,暗道不好,肯定出事了。十有八九是冲着玲珑阁来的。

    去议言堂议事,本来就是礼数之外的。带着丫鬟婆子成何体统,又不是去郊游。所以慕玲珑就想着议言堂也有人服侍,就留翠儿和海笛在府里了。

    没想到,竟然出了事!

    慕玲珑急的脸色发白,脚步踉跄的往玲珑阁赶去。

    一进院门,就看到翠儿一个人和一干丫鬟跪在院中。扫视了一眼,没有看到沈云暖和慕汐晴。

    正准备开口发问,翠儿就半跪着扑了过来。

    “小姐!小姐!你快去救救海笛吧!”

    海笛!

    “到底发生了何事?”慕玲珑急的声音都变了。

    慕玲珑一看翠儿那披头散发,满脸泪痕,两颊还留着清晰的掌印的样子,就知道海笛肯定不妙。

    “小姐,你快先别问了!快去鸿眷厅吧!”翠儿眼泪流的更凶了,一边止不住的磕头。

    慕玲珑连忙扶翠儿起来,“好,你先别急。有我在呢。”

    说完,就立刻跑着赶往鸿眷厅。

    鸿眷厅,慕府实行家法的地方。一年也开不了几次。但是只要一开,进去的丫鬟小厮基本上是抬着出来的。

    想到这里,慕玲珑脸色更白了,脚下的步子更急了。

    海笛,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啊!

    鸿眷厅。

    一进门,慕玲珑就看到沈云暖高坐上首,正悠然地捧着茶盅,并排案几上坐的正是慕汐晴。

    母女两人,一见慕玲珑进来。相视一笑,好戏这才开场了。

    厅正中的长凳上躺的正是奄奄一息的海笛,慕玲珑看着她背后腰臀出洇出的一大片血红,瞬间就觉得天旋地转。

    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封建社会。这已经不是那个凡事都求平等自由的法治社会了!

    连忙上前探了探鼻息,还有一丝生气。慕玲珑暗自松了一口气。连忙招呼旁边的小厮去请大夫过来。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一声清脆的碎裂声在耳边炸开。

    慕玲珑偏头一看,一个骨瓷茶盅摔得粉碎,低头看看自己的裙摆上也溅上了几滴茶水。

    转身看向高座上的沈云暖,只见她脸上满是怒气和装出来的痛心。

    “慕玲珑,你就这样冒冒失失的闯进来,也不向我行礼的吗?”沈云暖声音尖利的穿透了在场每个人的耳膜。

    “你教的好丫鬟啊!!吃里扒外的东西!”

    “竟然敢在府里玩这些把戏!”

    “把戏?什么把戏!我不管什么把戏,你快差人去请大夫过来,如果海笛有什么事,我一定让你们母女俩血债血偿!”

    慕玲珑狠声说道,浑身散发出来的戾气和杀性,让一旁看好戏的慕汐晴瑟缩了下。

    沈云暖看着眼前这个变得陌生的女子,冷笑道:“海笛,她今天恐怕很难活着出去了。还有十杖没打呢!”

    “我看谁敢!”慕玲珑厉声喝止了一旁上前的小厮。

    海笛此刻已经气若游丝了,如果再添十杖,到时候当世华佗也救不回来了。

    看着被慕玲珑气焰震到的下人,沈云暖气不打一处来。

    眼前这个人,让她完全无法与之前乖顺懦弱的慕玲珑联系在一起。

    “看来你没有实锤是不会认的!”

    说着,扔了一个东西在慕玲珑脚下,慕玲珑定睛一看。

    巫毒人偶!

    一个用棉花做成的看不清面目简陋人偶,披着一块黑布,上面密密麻麻的扎着好几十根银针,娃娃头上绑着一块布上面血书着慕天笙,还有其生辰八字!

    “昨日下半夜老爷就突感身体不适,脸色发青,高烧不退。请了大夫也诊不出毛病。”

    “我就想着,是不是有人要加害老爷啊?果然!一搜就在你们玲珑阁搜出了这等下作玩意!”

    “慕玲珑你教的好啊!”

    慕玲珑一看这情形,便已知道这是有预谋的加害。难怪着这沈云暖消停了几天呢。原来在筹划着个大的啊?

    慕玲珑在心里冷哼几声,这毒妇想害我还没有那么容易!

    将巫毒人偶放在一边,慕玲珑淡淡开口道,“母亲,你也太高看海笛了,这老爷的生辰八字怎么可能被一个丫鬟知晓?”

    沈云暖脸色变了一变,正想着如何接话呢。

    一旁的慕汐晴怒气冲冲道“这就要问问你这个好主子了。肯定是你在背后唆使的啊!”

    “真不知道慕家什么时候亏待了你,父亲平时对我们那么好,现在他躺在床上……”说着,慕汐晴就语带哽咽地拿起手帕擦眼角的泪。

    慕玲珑看着她那做作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真是傻到家了。

    沈云暖此时定了心神,接过慕汐晴的话说道:“母亲相信你,肯定不会这样做的。但是……”

    话锋一转,“你治下不严,纵容刁奴这番行事!也不能逃脱家法!”

    慕玲珑看着她们母女俩一唱一和的,竟有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斟酌了一番,才悠悠问道:“既然,母亲人赃并获,那请问母亲,海笛与父亲无仇无怨,为何做这种败坏名声的事呢?”

    “那当然是不满父亲只宠爱我,忽视你啊!你这个奴才可真是够忠心的啊!”慕汐晴在一旁面露鄙夷的开口道。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慕玲珑简直想仰天大笑三声,怎么会有如此蠢笨的人。真可惜了沈云暖精明一世。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