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皇都轶事: 凤妃舞倾城

作者:一枚小肉粽 | 幻想重生

收藏

  前生她是孤儿一名!老天垂怜,她竟然再次穿越复活了!但这原主却活的太过憋屈了吧?后爸掌控得滴水不漏,庶妹丫环骑在头上作威作福。哼哼哼,她可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原主,敢惹她,她“小姐,夫人叫你立即去程乾堂。”翠儿看了眼正在看书的主子,低声禀报。。

第16章 何患无辞_皇都轶事: 凤妃舞倾城_ 慕玲珑, 燕程哲

    一旁的沈云暖反应时回来,眼睛狠狠地地瞪了一下慕汐晴,挥手示意她切记再插话了。慕汐晴虽然云里听得云,虽然虽然很听话的闭了嘴,退到一边。“你找我要原因?我是海笛那个贱丫头肚子里慕汐晴还是云里雾里,但是还是听话的闭了嘴,退到一边。。...

    一旁的沈云暖反应过来,眼睛狠狠地瞪了一下慕汐晴,示意她不要再插嘴了。

    慕汐晴还是云里雾里,但是还是听话的闭了嘴,退到一边。

    “你找我要原因?我是海笛那个贱丫头肚子里的蛔虫吗?嗯?”沈云暖先声夺人。

    完了,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拍头,恍然大悟道:“海笛这丫头之前是不是有一个哥哥啊!”

    “前年闹饥荒的时候,他哥哥在门口死活不肯走,非要老爷给他们一家一条活路,老爷给了几次之后,实在嫌烦就派人轰出去了”

    “结果回家半道上饿的头昏,没有躲开迎面来的马车,被轧死了。”说到这里,沈云暖淡淡瞥了一眼慕玲珑。

    慕玲珑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忍,在听到因为海笛他哥哥的死,两个孩子和妻子活活饿死在家中时。慕玲珑看着命悬一线的海笛,忍不住悲从中来。

    喉头哽咽了一下,转身看着长凳上脸色苍白的海笛,想着她平日的好,更是对沈云暖母女恨意加深了几分。

    有朝一日,定要她们付出代价!

    即使心里翻江倒海似的涌着,面上依旧不露声色的沉声道:“这也仅仅是你的推测,难道你杀了人,就凭一句我觉得就可以定人死罪吗?!”

    慕玲珑眼含利刃般凌厉地看着沈云暖,继续质问道:“母亲主持中馈这么多年,难道以往就是这样轻易定人生死的吗?这些人的命就当真贱如草芥吗?”

    在场的下人包括管家,都向慕玲珑投去了不可置信的眼光。

    在他们的一贯认知里,他们的命就是贱如草芥,如果等级高一点还能体面一点。但是等级低的,过的本来就是生死不知的生活。

    卖身契一签,生死早就不在自己手中了。

    听了慕玲珑的一番话,下人们只觉得一股热流涌上心头,看向慕玲珑的眼里多了几分热切。

    都是爹生娘养,凭什么他们的命就不是命了?纷纷在心里腹诽着。面上却一直低着头,生怕沈云暖看出异样。

    沈云暖没想到,这丫头嘴利到如此,一时竟语塞。

    过会才恨恨开口:“我这么多年怎么治家,何时需要你来多嘴!”显然是强弩之末了。

    慕玲珑也不想与她争执,日后账有的算,现在当务之急是海笛的伤势。

    慕玲珑缓和了语气,“既然母亲你找不出一个足以服众的理由,那海笛现在究竟是否是被人嫁祸还不曾清楚。能否先请大夫来医治一番,否则,可就死无对证了。”末了,慕玲珑眼含警告的看了一眼沈云暖。

    人如果真的死了,那看休怪我鱼死网破,闹的天翻地覆了。

    沈云暖知道眼前的女子不是那么好拿捏的。这件事情可能只能不了了之了。

    于是别过脸,挥挥手让慕玲珑将人抬下去救治。

    慕玲珑连忙吩咐小厮去请大夫,又让人将海笛抬回玲珑阁。

    转眼,人散的七七八八了,只剩下沈云暖母女俩和几个心腹。

    “母亲,为何不嫁祸到慕玲珑身上,这样她就背负着不孝的罪名了。”慕汐晴急急地问道。

    “你以为是这么容易的么?那丫头会甘心你把脏水往她身上泼吗?”沈云暖冷冷的看了慕汐晴一眼。

    “还有你刚刚说的什么浑话啊?什么爹爹宠爱你!”

    “这要真传开来,你爹和我的名声可就完了”

    慕汐晴不明所以的看着沈云暖,呆呆问道:“为何啊?怎么关你和爹爹……”

    沈云暖怒从中来狠狠点了下慕汐晴的额头,“你怎么这么笨啊!我是续弦!”

    “让别人知道慕玲珑都恨到迫害自己父亲了。那我们平日里该多苛待她啊!还不定被传成什么样呢!”

    “到时候,我怎么在京城的女眷圈子里立足啊?”沈云暖恨铁不成钢的剜了慕汐晴一眼。

    慕汐晴脸色一白,暗自庆幸,听了母亲的话没有闹大。

    否则的话……自己也是吃不了兜着走吧?

    “那母亲这件事……”慕汐晴怯怯的开口。

    “本来,我也没打算把慕玲珑一下子击溃,只是想折了她的羽翼,消了她的气焰。”沈云暖叹道。

    “今日虽然留了海笛那贱丫头一命,但是能不能活下来看她自己的造化了。你去看看你爹爹吧!”

    沈云暖顿了顿,又补道,“记得少说话,我还要留下来收拾这个烂摊子呢。嫁祸玲珑阁看来是不太可能了。”说完,又叹了一口气。

    慕汐晴连忙垂首称是,匆匆离去了。

    这边的玲珑阁一片慌乱。

    “大夫,她怎么样?”慕玲珑看着俯在榻上依旧面无血色的海笛紧张的问道。

    已经须发尽白的老大夫探探脉,犹豫的说道:“虽然是皮外伤,但是伤势太重,出血过多。能不能挺过来要看今晚了。就算……”

    “就算怎样?”一旁的翠儿绷不住了,泣不成声的插道。

    “就算活过来了,恐怕也会落下病根啊。”大夫摇摇头无奈的叹道。

    “病根?先不提以后,还请大夫尽心用最好的药就这丫头一命啊!”慕玲珑眼含泪水的求道。

    海笛还那么年轻啊。

    “这是自然,老夫定当竭尽全力。”老大夫正色道。

    后半夜,一直打水给海笛冷敷降热的翠儿此时也累的眼皮直打架了趴在桌子上累的不行了。

    慕玲珑一直守在床前,看着面色渐渐好过来的海笛,一颗心终于沉了下去。

    大夫看危险的关头过去了,便写了几副药方,吩咐好好休养,便带着小药童离去了。

    慕玲珑送走了大夫,回到房里,发现海笛已经醒了,连忙上前,握住海笛的手。

    “小姐……我这不是在做梦吧?我是已经死了吗?”海笛一睁眼看到慕玲珑坐在床前,呆呆的问道。

    “傻丫头,你还活着呢。你要好好的活,比那些害你的人活的都好。”慕玲珑挤出一丝笑安慰道。

    海笛的眼里涌出了豆大的泪珠,虚弱的点点头,还想说些什么,却再也支撑不住,沉沉地睡去了。

    慕玲珑心里五味杂陈,看着虚弱的海笛,看着这满院子的疲累。心里发誓,一定要更强大,不再让这些好姑娘再因为她受牵连。

    想着今天还要打足了精神去丞相府见姨母,慕玲珑就这样和衣睡去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