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皇都轶事: 凤妃舞倾城

作者:一枚小肉粽 | 幻想重生

收藏

  前生她是孤儿一名!老天垂怜,她竟然再次穿越复活了!但这原主却活的太过憋屈了吧?后爸掌控得滴水不漏,庶妹丫环骑在头上作威作福。哼哼哼,她可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原主,敢惹她,她“小姐,夫人叫你立即去程乾堂。”翠儿看了眼正在看书的主子,低声禀报。。

第18章 群芳争艳_皇都轶事: 凤妃舞倾城_ 慕玲珑, 燕程哲

    云暖阁。“娘亲!娘亲!”慕汐晴提着裙摆,手里拿着一张烫金请帖,急急忙忙地闷着头往屋里跑去。“什么事啊!多大人了?但是冒莽撞失!”“娘!我发来丞相府送去的百花设宴帖了“娘亲!娘亲!”慕汐晴提着裙摆,手里拿着一张烫金请帖,急匆匆地闷头往屋里跑去。。...

    云暖阁。

    “娘亲!娘亲!”慕汐晴提着裙摆,手里拿着一张烫金请帖,急匆匆地闷头往屋里跑去。

    “什么事啊!多大人了?还是冒冒失失!”

    “娘!我收到丞相府送来的百花宴请帖了!”慕汐晴一脸抑制不住的喜色。

    沈云暖先是一喜,接过帖子仔细看了看,确认无误,的确是丞相府送来的。可是惊喜之余,又立马冷静下来。

    “晴儿,这会不会是个陷阱啊!”

    “百花宴,都是京中名流或艺绝天下或,才冠京华的女子才能受邀参加的。”

    “以往,我们都是没资格,今年怎么……”沈云暖一脸不解。

    “哎呀,娘亲,想那么多干嘛?你女儿我可是才貌双全,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展现出来而已。”慕汐晴一脸骄傲的说着,“这次我一定要让她们知道京城中还有我慕汐晴这个人的存在!”

    沈云暖看着慕汐晴势在必得的神情,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晴儿,你这次去一定要小心谨慎,为娘怕这是个局啊。”

    “娘!东梓潇好好的拿我设局干嘛,无冤无仇的。”

    沈云暖转念一想,也是,一个黄毛丫头也翻不出天去。

    “娘,不说了啊,我要去准备明天百花宴的衣服和首饰了。保证惊艳全场!”说完,慕汐晴就转身匆匆离去了。

    沈云暖看着慕汐晴离去的背影苦笑地皱了皱眉。

    翌日,百花宴。

    慕玲珑赶到丞相府时,已经一片莺莺燕燕,欢声笑语了。

    一进葳蕤园,就看到东梓潇和慕汐晴在一起说说笑笑。

    潇潇,也没说清了慕汐晴来参加百花宴啊……

    难不成……

    掩下心里的疑惑,还是决定尽礼节,过去和东梓潇打个招呼。

    一看到慕玲珑过来,慕汐晴声音就不自觉的扬了起来,“潇潇啊,你真会说话,我哪有你好看啊?”一面亲密地挽着东梓潇,一面故作无意地瞥了一眼慕玲珑。

    慕玲珑看着东梓潇面色一僵,有些不自然地后退半步,不禁在心里哧笑出声。

    潇潇恐怕还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吧?

    看着慕汐晴得意的样子,不禁为她今日的遭遇感到一丝同情。

    “玲珑。”

    “潇潇。”

    简单的点头相视一笑之后,慕玲珑带着杜鹃随意在园中的一处凉亭里坐下。

    看着眼前迤逦的风景,不禁感叹古代的环境之好,这等好风景,在现代恐怕只有北京的颐和园和苏州的园林里可以窥见几分吧……

    澄澈见底的溪水穿园中而过,水声潺潺,错落有致的亭台楼阁,春天新发的嫩绿,枝头的春意盎然,花圃中的姹紫嫣红,都让此时的慕玲珑无比真切的感受着生命的美好。

    还未从美景中回过神来,已经有丫鬟过来请慕玲珑前去入座。

    百花宴开始了。

    前来参加的女子们,都围坐在一张张石桌旁,石桌中间简单的搭了个台子。

    献艺参加评比的女子先去抽签决定参加的次序。

    第一个上场的是国公府的嫡小姐,在京中以琴盛名远播。果然名不虚传,慕玲珑在心里暗赞。

    玉指轻扬,露出纤细白皙的玉指,抚上琴面,凝气深思,琴声徒然在殿上响起,琴声委婉却又刚毅,涓涓而来,又似高山流水,汩汩韵味……

    慕玲珑抽到的是第五个上场,本来不准备参加的她,还是被东梓潇硬拉着报名的。

    她觉得自己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才艺,无非是前世学过几年舞蹈,也不能与这些精养着的官家小姐相比了。

    再就是从小跟着爷爷后面练书法。想到爷爷,慕玲珑眼里闪过落寞。

    前世自己为报爷爷之仇,与亲戚同归于尽。如果没有那一场遭遇,自己现在应该还好好的活在那个时代。不禁又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第二个上场的是御史府的二小姐,自弹自唱了一曲,虽然不惊艳,倒也悦耳。

    在等着第三个登台时,慕玲珑百无聊赖地呷了一口茶,隐隐约约地听到隔壁桌子上在偷偷议论着什么。

    “唉,你知道吗?刚刚我的丫鬟如厕回来跟我说……”

    “说什么了?”

    “嘘……说他看到慕府的三小姐在后面厢房换衣服时候有一个男子闯了进去……”

    “啊!怎么会,那岂不是?”

    “你小声点!这种事情不好乱说的。”

    “那个男子是何人啊?”问话的女子羞红了一张脸。

    “丫鬟说没看清楚,就是说身影挺高大的,穿着一身玄色衣袍。”

    “那不会……”

    “算了,我们就装作不知道好了,这种事情,传出去,辱人清白。女孩子家的清白……”

    忠毅伯府三小姐悠扬的笛声响起,慕玲珑支棱起耳朵听的也只是模模糊糊,索性放弃。

    慕汐晴?她想干什么?勾引?

    还是姨母为了帮自己出口气故意设了个局?

    正在心里盘算着,慕汐晴第四个出场了,只见她换了一身青烟紫绣游鳞拖地长裙,鬓边斜斜插了一枝蝙蝠纹镶琉璃珠颤枝金步摇,加上两颊可疑的红晕,整个人倒是显得娇俏可人。

    只见她缓缓扭动身躯,裙摆飞扬,藕臂轻展,这个人如一朵花在台上绽放。如果忽略她几次踩到了裙摆有些踉跄的步伐,慕玲珑觉得还是一次满成功的表演。

    到底是慕府受宠的三小姐,比起原身这个慕府大小姐来,要强上许多。

    一舞完毕,下一个上场的就是自己。慕玲珑赶紧带着杜鹃去换衣服。

    慕汐晴跳的也是舞,自己这个半吊子水平,如果不想出丑被她耻笑的话,就只能在形式上别出心裁,以掩盖自己功底的薄弱了。

    边走边寻思该怎么出新的慕玲珑,没注意前方的路,忽然闻到了一股檀香味,还没反应过来,就迎头撞上了一个硬硬的胸膛。

    慕玲珑揉揉发疼的鼻梁,不敢抬头看男子的脸,泪眼朦胧的道了个歉就匆匆转身离去。

    “公子,你怎么了?”

    男子这才回过神,怀里仿佛还有着那一瞬间的软腻触感,鼻间仿佛还能嗅到女子发间的清香。

    掩下心头的触动。淡淡回道:“无碍,走吧。”

    此时的慕玲珑已经早就把刚刚那场意外抛到脑后了。

    换好衣服的慕玲珑无意间瞥到墙边挂着装饰的木剑,心里有了主意。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