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皇都轶事: 凤妃舞倾城

作者:一枚小肉粽 | 幻想重生

收藏

  前生她是孤儿一名!老天垂怜,她竟然再次穿越复活了!但这原主却活的太过憋屈了吧?后爸掌控得滴水不漏,庶妹丫环骑在头上作威作福。哼哼哼,她可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原主,敢惹她,她“小姐,夫人叫你立即去程乾堂。”翠儿看了眼正在看书的主子,低声禀报。。

第19章 芳华初露_皇都轶事: 凤妃舞倾城_ 慕玲珑, 燕程哲

    深吸口气,拢拢鬓边的碎发,正了正头上的白玉嵌红珊瑚珠如意钗,慕如玉走到台台中央,盈盈的福了福身子。就了她昨天的表演。剑舞!慕如玉持剑立于,右手先握,后转入左剑舞!。...

    深吸一口气,拢拢鬓边的碎发,正了正头上的白玉嵌红珊瑚珠如意钗,慕玲珑走到台台中央,盈盈的福了福身子。开始了她今天的表演。

    剑舞!

    慕玲珑持剑而立,右手先握,后转至左手,徐徐站起,挥剑起舞,将女子的柔美身姿与剑器的刚硬肃杀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虽然步法简单,慕玲珑端庄悠然的气质还是让在场众人心中为之一震。

    众人心里不由自主地浮出这句话。

    一舞完毕,众人还在愣在当场。

    慕玲珑看着众人的反应,不露声色的笑了。

    闺阁女子向来温婉秀气,乍一看到如此沉稳利爽,豪情万丈的舞蹈,难免一时回不过神了。

    场下只有慕汐晴很快反应过来,一脸嫉恨的看着台上的慕玲珑。

    她竟然会舞蹈?

    她不是只会窝窝囊囊地躲在房里绣花的吗?

    难不成真如娘亲虽说……

    慕玲珑接过杜鹃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额头的薄汗,下了台回到厢房换下已经汗湿的衣服。

    磨磨蹭蹭地梳洗好回到葳蕤园时,比试已经进入尾声了。

    等最后一个比试者下台之后,东梓潇施施然地着一袭碧霞云纹联珠对孔雀纹锦衣上台宣布,本次百花宴最后一个节目,诗词比试。

    “今日我们的诗词比试与往日不同,不不由以往的教坊嬷嬷评,由……”东梓潇顿了顿,笑道,“由公子们评品。”

    一下子就炸开了锅,闺阁女子都羞红着脸在下面小声的窃窃私语着。

    “由公子们评品?”

    “好害羞啊!”

    “听说不署名唉”

    “那就好,要不然多羞啊?”

    “羞什么,你这小蹄子是想嫁人了吧?”

    “你说什么呢?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东梓潇清咳几声,示意笑闹的众人安静下来。接下来东梓潇简单介绍了下新规则。

    “我们这次的诗词比试就以海棠为题。限时一柱香。大家做好记号,不署名。经过评比选出前三甲。”

    说完意味深长的扫视了一圈众人。

    看到慕汐晴脸上跃跃欲试的表情,东梓潇眸子里闪过一丝异样。

    海棠?前世背的诗词都快忘了,如果是别的春啊,夏啊,到还能记起几句。海棠倒真是……慕玲珑无奈的敲了敲头。

    沉思良久,才勉强记起,李清照的那首如梦令。

    深吸一口气,蘸墨。一气呵成。

    幸好书法这种东西,虽然很久不练,再拾起,虽然生疏了许多,但还是能拿的出手的。

    自己可是跟着前世最有名的书法家练了十几年的字呢!

    爷爷喜欢王羲之的圆转自如,遒美健秀,而自己到后期则更偏爱张旭的草书,喜欢他的纵任奔逸。

    轻轻晾干了墨迹,便交由一旁侍立的婢女,用蜜蜡封好。顺溪水而下,流到葳蕤园的另一边。

    园中这边又是另一番光景。

    长身玉立的男子们,随意的倚在亭中,把酒言欢。疏朗的笑声和着潺潺的流水声,在林木草间回荡。

    “今日燕王怎么有空光临寒舍啊?”一个身穿绛紫色广袖衣袍的男子调笑道。

    是丞相府的大公子,东梓玉。

    众所周知,燕王殿下想来不喜热闹,征战多年,也远离了京中的是是非非。

    “今日突发雅兴,怎么不成?”男子挑眉淡淡回道。

    问话男子没想到素来冷然的燕王,竟会如此回应,不由的一僵。随即眉目舒展,抬手拍了拍燕承哲的肩,“当然欢迎之至了,不知京中有多少人想与燕王殿下结交都找不到门路呢?”说着促狭的眨眨眼。

    燕承哲一时语塞,暗自摇摇头。

    这个东梓玉,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变。

    “来,既然来了,何不评评这些闺中女子的酸诗。可有这个雅兴?”说着,从溪中捞起了一个酒樽,递给了燕承哲。

    剩下的人也都纷纷从溪水中捞出酒樽,打开蜜蜡封好的纸。

    “梓玉兄,你说的可真对!都是一些酸诗。”

    “酸诗,你就别看了,给我看看。”男子一把抢过。

    燕承哲此时看着纸上平仄都对不上的诗,无奈的笑了。

    听说那个女子也来参加,还以为会有惊喜呢……

    正暗自失望着,突然一声惊叹吸引了他的注意。

    “梓玉兄,燕王殿下,你们看,这个可不得了啊!”

    “何诗?让你这大才子都惊到了啊!”一旁的男子打趣道。还是围了过去。

    燕承哲也抬眼看过去。

    “…雨疏风骤,…不消残酒。…”

    “海棠依旧。…绿肥红瘦……”

    诗倒是比之前的好多了。

    关键是这字!

    飘逸大气,竟不是一般女子秀气的簪花小楷!

    燕承哲看着这行云流水的草书,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一个人,会是她吗?

    众人惊叹字的同时,一声嘘声将他们的注意力拉过去。

    “苏兄,你脸怎的红了?”

    “不会你拾到的是首艳诗吧!”男子一把抢过那个唤做苏兄的男子手中的信笺。

    “怎么可能,闺阁女子怎会做这等艳诗!”嘴上说着不信,还是忍不住探头过去看

    男子读完,嘘声一片,不少在场家教甚严的书呆子脸都红到脖子根。

    “这是哪家的小娘子思春了啊。”东梓玉握拳轻咳两声,掩饰尴尬。

    纸条在男子间争相传阅,竟一时盖过了方才字的风头。

    燕承哲看着眼前眉目中流露出色气的众人,暗自叹了一口气。

    就这样的纨绔子弟,迟早把国家的基业败光……

    转而低头看着手中的信纸,嘴里轻念着:“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知否?知还是不知?

    一旁的东梓玉拿起手中的折扇敲了敲桌子,示意大家静一下。

    清了清嗓子,沉声说道:“时间也差不多了,大家选一下前三甲,赶紧送到那边去。刚刚那首艳诗……”东梓玉顿了顿,“就不要再提了。”

    看着东梓玉一脸正色,众人也都正经起来,商量着选出了前三甲,派人送了过去。

    “大家安静一下,评比结果出来了。”教坊嬷嬷抬手示意焦急等待的人群安静下来。

    由于东梓潇也参加了诗词评比就没有由她来宣布结果。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