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皇都轶事: 凤妃舞倾城

作者:一枚小肉粽 | 幻想重生

收藏

  前生她是孤儿一名!老天垂怜,她竟然再次穿越复活了!但这原主却活的太过憋屈了吧?后爸掌控得滴水不漏,庶妹丫环骑在头上作威作福。哼哼哼,她可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原主,敢惹她,她“小姐,夫人叫你立即去程乾堂。”翠儿看了眼正在看书的主子,低声禀报。。

第20章 以眼还眼_皇都轶事: 凤妃舞倾城_ 慕玲珑, 燕程哲

    “第一名,东梓潇的咏海棠。”“诗评,意境典雅,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这句很是亮眼。”老嬷嬷读懂了各位公子题的评语。慕如玉朝东梓潇投去打赏的几眼,东梓潇感应“诗评,意境高雅,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这句很是出彩。”嬷嬷读出了各位公子题的评语。。...

    “第一名,东梓潇的咏海棠。”

    “诗评,意境高雅,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这句很是出彩。”嬷嬷读出了各位公子题的评语。

    慕玲珑朝东梓潇投去赞赏的一眼,东梓潇感应到了之后,嗔怪地偷偷瞪了一眼慕玲珑。随后两人会心一笑。

    不嫉妒,不艳羡。实至名归。

    听着旁边小声的切声,“年年都是她,敢不敢换个人啊。”

    “嘘小声点,人家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号可是假的。”

    “那也不能……”一旁的女子悄悄扯了扯说话人的衣袖。示意她安静听下一个宣布。

    “第二名,”嬷嬷顿了顿,迟疑的开口“慕玲珑。”

    这个名字往年没见过啊!

    还是很快镇定下来,展开评语,“诗作清丽,意境优美”,看着文后用朱笔勾出的字,“特别是字大气磅礴,纵任奔逸,当世女子中少有。”

    当世少有?字?

    教坊嬷嬷心中诧异,这么多次百花宴也没看到这样的评语啊。不禁对这个叫慕玲珑的女子有了几分好奇了。

    什么样的人物,称的上当世少有啊!

    端坐在石凳上的慕汐晴听到慕玲珑的名字,眼都直了。

    慕玲珑那个贱丫头什么水平,她还不知道。自己都比她强些。

    之前父亲请女先生来府里教书时,她总是被慕汐晴她们捉弄,背书也背不上来,久而久之就不来了。

    自己都做不出来一首像样的诗,她?还第二名?

    想到这里,慕汐晴高声喊道:“嬷嬷,可否让我们拜读下这当世少有的诗作!要不然……”

    我可不服!这话想了想,慕汐晴还是没说出来。

    一干女子一听这话说出了她们的心声,连忙点头附和着:“是啊!是啊!”

    “最好连前面的第一名也能让我们拜读拜读!”看着众人包括东梓潇都向自己看来,说话女子的声音小了,不自然地辩解道,“不然我们怎么提高嘛……”

    教坊嬷嬷看了台下的东梓潇一眼,得到允许之后,差人去那边拿诗稿。

    不一会儿,人就来了。

    却不是小厮。

    “燕王!”

    “燕王今天也在啊!你快看看我头发有没有乱?”

    “没有没有,我呢我呢?”

    一干女子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清隽男子,都坐不住了。恨不得马上飞回府中再换一套更得意的衣裙过来才好。

    慕汐晴看着这个自己心仪已久的男子,一张小脸绯红,在心里暗暗想着,以往他都不怎么参加这种宴会的,是专门来看我的吗?

    想到这里,慕汐晴看向燕王的眼里情意更浓了。

    教坊嬷嬷一看是燕王,连忙行了个礼,退到一边。

    慕玲珑看着台上气度淡然,神情清冷的男子,不禁想着,究竟他遇到什么样的事,那张平静无波的脸上才会露出其他的表情呢?

    燕承哲从袖中掏出诗稿,朗声道:“鉴于大家要求,现在将诗稿公开。大家可以相互传阅。”

    话毕,将诗稿放到一旁婢女捧着的托盘上。

    刚刚还义愤填膺的众人,这下可安静了。

    一个个轻轻拈起诗稿,故作愁容的品读着还不时的点头轻赞。

    但真正的看进去了多少,恐怕十分之一也没有。

    心思全在面如冠玉的燕承哲身上,哪还知道诗写的是什么啊?

    要是能被燕王殿下看中,那可就……

    想着,众女子摆出了自认为更优美的姿态。

    慕玲珑看着眼前的众人搔首弄姿,前后判若两人的样子,不禁在心里暗笑出声。

    台上的燕承哲装作无意,扫了一眼慕玲珑,只见那女子并未参与她们的讨论,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喝茶。

    玉白的葱指轻粘着翠色的茶杯,青白相映,让燕承哲的眸里的墨色更深了。

    看着众人差不多传阅完,燕承哲向教坊嬷嬷略一点头,就转身离去了。

    只留下一群女子在台下愣愣的惋惜着。

    怎么不多待会儿?

    教坊嬷嬷重又开口道,“传阅的三张诗稿还有一个是御史府的张婉。”看着台下对这第三名不太关心的样子。嬷嬷无奈的摇了摇头。

    “诗词比拼的不仅仅是诗词,还有各位小姐们的德行。希望各位小姐都能谨记自己的身份,不要给自己和家人蒙羞。”一脸严肃的说完这句话,教坊嬷嬷就拂袖而去了。

    留下一头雾水的众人。

    德行?

    做个海棠的诗还能有损德行?

    “哎呀,你们不知道吗?我的婢女刚刚碰到了我哥哥身边的小厮……”

    “听说是有人递了艳诗……”

    “艳诗!她怎么敢啊!”

    “谁知道呢?哗众取宠吧!”

    “哎呀,不要说了,讲讲都羞死了!”

    “知道是谁吗?”

    “听说啊……好像是慕府的三小姐。叫什么晴的”

    “慕汐晴!”

    “啊,好像是。”

    “我看那一脸的清高样,原来都是装出来的,骨子里这么……”

    “谁说不是呢?”女子掩面而笑。

    慕玲珑听着这半大不小的议论声,又看着慕汐晴越来越白的脸色。心里突然想到哪天姨母说的,你只管瞧好,有好戏看。

    心下了然,向东梓潇投去感激一笑。

    只有这两人把自己真正当成家人,会想着自己受欺负了,要帮自己找回来。

    这样想着,慕玲珑看向东梓潇的眼里又多了几分湿意。

    慕汐晴终于坐不住了,正准备去找东梓潇理论,问她是谁陷害她的时候。

    东梓潇悠悠起身,留下一句今日百花宴到此结束,待会儿会安排轿辇送各位小姐回府的话。就带着丫鬟小厮离去了。

    慕汐晴想追又不敢追,在葳蕤园中又待不住了。

    议论声随着东梓潇的离去,越来越不避讳。有好些女子明目张胆的不屑的剜了她一眼。

    只好赶紧先带着跟随的丫鬟灰溜溜的逃回慕府,找沈云暖商量对策。

    慕玲珑此时的好戏也看够了,起身理了理衣裙,唤了杜鹃,去寻东梓潇想再和她说说话。

    不出意外,这些女子散了之后,明日京中的各个贵眷圈里肯定传开了慕汐晴这件事。

    想到躺在床上的奄奄一息的海笛,慕玲珑本来还有的一丝怜悯荡然无存。

    沈云暖,你把事情做绝,就该做好准备迎接这一天!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