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皇都轶事: 凤妃舞倾城

作者:一枚小肉粽 | 幻想重生

收藏

  前生她是孤儿一名!老天垂怜,她竟然再次穿越复活了!但这原主却活的太过憋屈了吧?后爸掌控得滴水不漏,庶妹丫环骑在头上作威作福。哼哼哼,她可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原主,敢惹她,她“小姐,夫人叫你立即去程乾堂。”翠儿看了眼正在看书的主子,低声禀报。。

第23章 危难相救_皇都轶事: 凤妃舞倾城_ 慕玲珑, 燕程哲

    慕如玉不自然而然的将目光转到一边,张口道:“我们是否也可以也可以措施一些措施来保护好明渠和直井附近的土地呢?”“措施?什么措施?”张大人问着。慕如玉沉吟片刻片刻,缓缓地地说:“不知可否慕玲珑沉吟片刻,缓缓说道:“可否在周围的土地用麦草或稻草等材料,扎设成方格状的挡风墙,以削弱风力的侵蚀?”。...

    慕玲珑不自然的将目光转到一边,开口道:“我们是否可以采取一些措施来保护明渠和直井附近的土地呢?”

    “措施?什么措施?”张大人问道。

    慕玲珑沉吟片刻,缓缓说道:“可否在周围的土地用麦草或稻草等材料,扎设成方格状的挡风墙,以削弱风力的侵蚀?”

    “挡风墙?”燕承哲眼睛一亮。

    “快细说说。”张大人迫不及待道。

    “先在沙地周围,大概划出方形范围,然后在将修剪整齐的麦秆用工具插入沙层里十公分,四周围一圈,在拥沙使之坚固。”

    慕玲珑说完看着众人还是有点云里雾里的样子,取来纸笔在纸上比划了一下,大概画了个草图。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那如果将北荒的土地都这样圈起来,岂不是一劳永逸?”一个年纪较轻的官员开口道。

    话音未落,李大人就否决了他的看法。

    “慕姑娘所提建议虽好,但是我想耗费成本也颇高,所以应该不宜大面积实行。”说着,向慕玲珑投去询问的目光。

    慕玲珑闻声点了点头,“这种方法不建议大面积铺广,耗费人力物力太高……”

    燕承哲看着眼前这个女子侃侃而谈,轻易的解决了这些人苦恼已久的问题,心下好感又多了几分。

    “殿下,李大人……”慕玲珑犹豫的开口,“北沙之事也接近尾声了,剩下的一些细节方面我其实也帮不上什么忙了。”

    “可否……”

    李大人大惊,“慕丫头你这是听到了什么吗?还是有人对你说了什么?”

    慕玲珑赶紧解释道:“不是,只是快到了及笄礼了……”。

    “母亲要我在家里学学妇德,练练针线。”

    其实是每天都这样鸡还未打鸣时起,慕玲珑实在有点受不住了。

    再说沈云暖母女俩最近总是不安分,沈云暖的心腹刘妈妈又回来了。指不定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呢?

    燕承哲看着慕玲珑眼里一闪而过的精光,心下了然知道她不是因为这件事。但还是没有出声。

    “这样啊,也是!女孩子家的及笄礼还是很重要的。那这段时间你就在家里好生准备及笄礼吧。”末了,又笑着补充道,“那有什么问题,我可还是要追到慕府去向你请教哦。”

    “请教不敢,能帮的上忙的,玲珑自当尽全力,都是利国利民的大事,能说的上话,我也是荣幸之至。”

    慕玲珑这一番话说的李大人笑逐颜开,连声赞道:“好好好!”

    世间竟还有这般大气从容的女子。

    燕承哲原本以为世上所有的女子都似自己的母亲那般,每日家长里短,依附着那个男人而活,除了胭脂水粉就是华裙珠钗。

    没想到胸中有如此沟壑的竟然是一袭女儿身。

    燕承哲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对一个女子起了亲近之意。

    但是孑然一身惯了的他又不知怎么去疏解这心头的炽热,只好垂下眼,掩住眼里的汹涌。

    李大人看时辰差不多了,就宣布今天的议事到此结束。

    一会儿功夫,人就散的差不多了。

    慕玲珑也带着阿朱和杜鹃离开议言堂。

    马车刚刚转入小巷。突然冲出了一群黑衣人,手持利刃,向马车内刺去,阿朱迅速反应过来,一个飞腿踢上了为首男子的手腕,男子吃痛,剑落地。

    慕玲珑此刻也反应过来,连忙翻身下车。

    阿朱一手护着慕玲珑,一手拿剑警惕着周围。突然两个蒙面人,一左一右持剑刺了过来,阿朱挑开一边,手护着慕玲珑急急后退,不察后面,有一道冷光一闪,慕玲珑一闪,利刃从手臂划过,血迅速就渗红了衣裳。

    慕玲珑吃痛,捂住伤口,看着围上来的黑衣人,和双拳难敌四手的阿紫,暗悔今日为了看住沈云暖母女把阿朱留在了府中。

    心想着今日不会要命丧于此了吧……

    自己还有好些事情没有完成呢!原身的仇还未报呢……

    难道这一世也逃不开悲惨的结局吗?

    突然,一道藏蓝色的身影出现在眼前,身手利落的将为首男子踹翻在地,剑一横,男子就一命呜呼了。

    随后又跳出来几道身影片刻间就放倒几人。

    其余众人,看着来人一招一式均是凌厉,情势已不大对。连忙四散逃开。

    来者正是燕承哲和他的侍卫。

    慕玲珑忍着痛上前见礼,“今日谢燕王相救。”还欲多说,隐隐作痛的伤口已让慕玲珑额头冒汗,嘴唇发白,竟已无力气说话。

    燕承哲原本是要回府的,但是想到今天与东梓玉有约,于是改变了方向。

    幸好……

    燕承哲在心里暗自庆幸,如果自己今天再来迟了一步,不敢想象后果会是什么样。

    如果眼前的女子……

    想到慕玲珑躺在血泊里奄奄一息的样子,燕承哲心就像塞了铅一样沉甸甸的。

    虽然心里着急慕玲珑的伤势,但是也不好太表露自己的心思,只是淡淡回道:“无妨,顺路而已。没事就好。我送你回去吧。”

    脸上似乎看不出有其他的情绪,只有跟了他多年的侍卫才发现主子此时的异样。

    主子只有遇到自己很担忧的事时,原本清明的眼才会腥红一片。

    上次还是最疼主子的太妃去世时……

    看向那女子的眼里不禁多了几分打探,什么样的女子能让一贯清冷的主子这样呢?

    燕承哲说着吩咐侍卫,安排他先行去请个大夫到慕府。

    自己则亲自驱车将慕玲珑送到慕府门口。

    慕天笙早已收到了消息,带着沈云暖在一旁等候。慕汐晴也垂首在一旁候着。

    一看慕府的马车来了,连忙迎了上去。看清前面的赶马的竟是燕王,慕天笙的脸上多了几分惶恐。

    颤声道:“小女任性,给燕王殿下添麻烦了,还请殿下谅解。”

    沈云暖和慕汐晴这时也迎了上来,连声附和着。

    慕汐晴看着慕玲珑竟然如此好运,不仅仅躲过了母亲安排的暗杀,还得以与燕王接触。

    眼中嫉妒之火熊熊燃烧,但鉴于心上人在场,还是硬生生的憋出泪来。哭声道:“姐姐你怎么样啊!”说着一边掀开帘子,想看看慕玲珑是死是活。

    看到慕玲珑不过是手臂上划了一道口子,不禁心里暗恨,这贱丫头真命大!

    这次不得手,慕玲珑有防备之后,肯定更难了。

    燕承哲看着眼前三人各自打着自己的主意,竟没有人张罗着将慕玲珑抬进府去找大夫。

    看着慕玲珑因失血过多而苍白的小脸,燕承哲心一揪,立马打横抱起慕玲珑,往府里冲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