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皇都轶事: 凤妃舞倾城

作者:一枚小肉粽 | 幻想重生

收藏

  前生她是孤儿一名!老天垂怜,她竟然再次穿越复活了!但这原主却活的太过憋屈了吧?后爸掌控得滴水不漏,庶妹丫环骑在头上作威作福。哼哼哼,她可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原主,敢惹她,她“小姐,夫人叫你立即去程乾堂。”翠儿看了眼正在看书的主子,低声禀报。。

第24章 命悬一线_皇都轶事: 凤妃舞倾城_ 慕玲珑, 燕程哲

    如玉阁。须发全白的大夫一脸凝重地为慕如玉号脉,一旁垂手的翠儿急的都快哭出了,一迭声问着:“我家小姐究竟怎么样啊?”大夫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看了几眼病榻上的慕如玉,用眼须发全白的大夫一脸凝重地为慕玲珑诊脉,一旁侍立的翠儿急的快要哭出来了,连声问着:“我家小姐到底怎么样啊?”大夫无奈的摇摇头,看了一眼病榻上的慕玲珑,用眼神示意杜鹃出去说。。...

    玲珑阁。

    须发全白的大夫一脸凝重地为慕玲珑诊脉,一旁侍立的翠儿急的快要哭出来了,连声问着:“我家小姐到底怎么样啊?”大夫无奈的摇摇头,看了一眼病榻上的慕玲珑,用眼神示意杜鹃出去说。

    杜鹃连忙掀帘而出,为了避嫌在门外等候未走的燕承哲此时也迎了上来,大夫朝燕承哲拱了拱手,愁容满面地开口道:“慕姑娘伤的并不重,伤口未在要害部位,不过……”

    垂首在一侧的翠儿急的潸然泪下,此时也顾不上主仆尊卑了,开口插道:“那为何我家小姐到现在还是昏迷不醒啊?”燕承哲闻声也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虽说失血过多,但是现在血已经止住,也喝了药,按理也该醒了,至于为什么没醒,老夫实在是束手无策啊?”老大夫拈须长叹,“不如你们另请高明吧!”

    说完,老大夫就收拾药箱准备离去,翠儿一看这阵势,慌的不知如何是好。连声哀求道,“大夫,您行行好,救救我家小姐吧!求求你了!”

    小姐怎么这么命苦啊,刚从鬼门关里逃出来,性子也变的好起来,怎么又摊上这事啊?

    老大夫别过头,不忍道:“姑娘,不是老夫不救啊,实在是不知从何下手啊,已经都快三个时辰了,这点轻伤不至于此,不知你们姑娘是否有什么隐疾啊?”

    隐疾?

    燕承哲眉头一紧,看着大夫难为的样子,也知道说的是实情。于是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侍卫,侍卫随即将老大夫送出府去。

    翠儿一看大夫走了,泪流的更凶了,眼前唯一的希望破灭了,怎能教她不失望?

    就在这时,除了刚开始来看了慕玲珑一会二的慕天笙夫妻俩此时出现在玲珑阁的院门处。

    翠儿像看到了救星般,连忙扑着跪了过去,抱住慕天笙的大腿,声泪俱下的求道:“老爷,您快想想办法吧,小姐她到现在都没醒!”

    慕天笙用力想抽出被翠儿缠住的腿,用力了好几次都没成,碍于有燕承哲在场一时不好发作,于是就着翠儿的话说道:“什么?玲珑还没醒?”

    一旁的沈云暖不痛不痒的开口了,“什么,那丫头还没醒,哎呀,平时就说了让她多出来走走,身体怎这么弱啊!像我家晴儿一年都请不到几回大夫的。”

    翠儿,一听这话,知道求他们救小姐,十有八九是没什么希望了。退到一边,低头抹泪,心里暗恨为什么伤的不是自己。

    慕天笙不露声色的瞪了沈云暖一眼,清了清嗓子开口道:“云暖,你是她母亲,快进去看看吧”,又转头恭敬的开口道,“燕王殿下今天麻烦您了,天色不早了,留下来用晚膳吧!”

    沈云暖一听这话,明白了慕天笙的意思,遂直起身子,装出一副慈母态焦急地往房里赶去。

    一推门,沈云暖就看到榻上的慕玲珑,看着她全无往日的神气,不禁心里暗暗恨道:“慕玲珑,你也有今天。”

    上次下毒你运气好没死,这次暗杀你总是躲不过了吧!

    沈云暖长舒一口气,这些天的压抑都松了。

    想到慕天笙的眼神,于是提高声音作哭腔道:“玲珑啊,你怎得这么命苦啊,可把娘亲心疼死了啊!”

    听起来是一副痛切的样子,可谁也不知道,她在暗暗地掐着慕玲珑的手臂,眼里的厌恶和妒火仿佛要生生把眼前的女子吞没。

    门外的燕承哲没心思再跟慕天笙打太极了,简单回了几句推了请求之后,就一脸冷然的带着随从出了府。

    只留下一脸懊悔的慕天笙呆立原地。

    屋内的沈云暖戏也做够了,抚抚裙摆的褶皱,不紧不慢的掀帘出来。

    慕天笙看着脸上全无悲痛之色的沈云暖,心下一片无奈。

    玲珑这丫头真是命苦,娘亲死的早,沈氏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可这样的感概也只是一闪而过。

    他作为一个父亲,这些年做的又如何?自己全然不知?

    “燕王走了?”

    慕天笙淡淡嗯了句。

    沈云暖一脸遗憾,“我还教晴儿那丫头好好在房里打扮一番呢!没想到燕王没有留下来,早知道就将晴儿带过来了。”

    慕天笙闻言也是一阵惋惜,晴儿那丫头要是能和燕王好上,可就是飞黄腾达了啊!

    想到这里,慕天笙脸上的喜色掩不住,转头对沈云暖吩咐道:“晴儿的事你多多上心了。”

    一言给了沈云暖一颗定心丸,连忙掩去眼里的得意,垂头称是。

    一旁心如死灰的翠儿,看着慕天笙和沈云暖离去的背影,暗暗攥紧了拳头。

    为什么她的小姐就要受这样的苦?

    为什么这些人为人父母,却一点都不在乎小姐的生死,只想着攀龙附凤!

    如果今天没有燕王殿下……

    想到这里翠儿不敢往下想了,赶紧擦干了眼泪,小姐还等着她去照顾呢。

    而这边的燕承哲,上了马车之后就一直愣愣的发呆,跟在燕承哲身边的侍卫沐风从来没有见过主子这样过,犹豫的开口问道:“主子,您……”

    见燕承哲还是没有反应,沐风只好加大了音量,“主子!您今天有点不对劲啊!”

    他何尝见过这样的主子啊……

    在沙场上冷血嗜杀的主子他见过,在皇权面前不卑不亢的主子他见过,在属下面前谈笑风生的主子他见过,但是唯独没有见过这样会发愣的主子……

    “有吗?”燕承哲回过神来淡淡的开口。

    沐风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只得低了头沉默着。

    “沐风,你去请太医院传我的令去请太医。”

    请太医?那个慕姑娘?

    自从主子卸了兵权之后,主子就是闲散人一个了。

    表面上与皇上兄弟相称,可实际上皇上一直忌惮着主子。一直在想办法打压主子留在军中的部旧,对于这些主子也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次的北沙事件,皇上也是为了刁难主子,才特意吩咐下去由主子主持,一方面看看主子在朝中的人心,一方面办不成也能给个主子一个下马威。

    想到朝堂上的那个疑心重的皇帝,沐风就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如果有一天,主子能……

    想到这里,沐风赶紧甩头把想法给甩出去。

    “沐风,你怎么了?”燕承哲看着跟着自己多年的属下莫名其妙的摇头,不禁疑惑问道。

    “主子,我没事,就是请太医,这……”

    “无妨。”

    “那皇帝那边会不会……”

    “我现在好歹是一个王爷,生病了请个太医都不可了?”燕承哲好笑的看着一脸担忧的属下。

    “可是你这些年一直敛息静休,突然请太医去别的府会不会让人以为你……”

    “以为我结党营私?”燕承哲沉声问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