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皇都轶事: 凤妃舞倾城

作者:一枚小肉粽 | 幻想重生

收藏

  前生她是孤儿一名!老天垂怜,她竟然再次穿越复活了!但这原主却活的太过憋屈了吧?后爸掌控得滴水不漏,庶妹丫环骑在头上作威作福。哼哼哼,她可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原主,敢惹她,她“小姐,夫人叫你立即去程乾堂。”翠儿看了眼正在看书的主子,低声禀报。。

第26章 患难明心_皇都轶事: 凤妃舞倾城_ 慕玲珑, 燕程哲

    太医见是丞相夫人,再行了个礼,又将上次的话再重复了一遍。丞相夫人一听,脸色一白,往前一栽,竟要倒去,一旁的东梓潇赶快扶住轻声安慰道:“娘,您先别急,我们看一看情况再丞相夫人一听,脸色一白,往后一栽,竟要倒去,一旁的东梓潇赶紧扶住轻声安慰道:“娘,您先别急,我们看看情况再说。”。...

    太医见是丞相夫人,先行了个礼,又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丞相夫人一听,脸色一白,往后一栽,竟要倒去,一旁的东梓潇赶紧扶住轻声安慰道:“娘,您先别急,我们看看情况再说。”

    说着向太医微微一点头,扶着丞相夫人往屋子里疾步赶去。

    一进屋,就看到了默立无言的三个人,丞相夫人此时也无暇顾及他们,连忙扑上去泪簌簌的泪,痛声道:“我的儿啊,你怎的如此命苦啊!”

    一旁的东梓潇见此情此景也忍不住捂住嘴呜呜哭了起来。

    沈云暖使了个眼色给慕汐晴,慕汐晴立马会意,走到东梓潇身边,轻轻搂着东梓潇的肩,悄声安慰着:“梓潇姐姐,你别太难过了,对身体不好。”

    东梓潇闻言看了一眼全无悲痛之色的慕汐晴,眼里的冷意让慕汐晴瑟缩了一下。

    搂着东梓潇的手也不自然的放下了。

    沈云暖这是也是一样的境遇,一心扑在慕玲珑身上的丞相夫人根本顾不上沈云暖的搭话,只是不停的抚着昏睡的慕玲珑的脸,嘴里喃喃的念着,我的玲珑啊,快醒来啊……

    沈云暖脸上的表情僵了僵,回头与慕汐晴交换了眼神,遂提声道:“多亏了燕王殿下啊,不然我们家玲珑现在肯定状况更糟啊!”

    “承哲哥哥?”东梓潇愣愣的开口。

    丞相夫人闻言也拭泪转头问道:“燕王殿下?”

    沈云暖一看这母女俩的反应,心里一喜。

    都传言东梓潇和燕王殿下之间…看来果然不假……

    清了清嗓子,慢悠悠的说道:“是啊,多亏了燕王殿下救了我们玲珑,还送我们玲珑回府,又为她请了太医。真是不知道怎么谢才好……”

    以身相许?想的美!

    要许也是我家晴儿!

    “潇潇,回去让你哥哥请燕王殿下过府,我要好好谢谢他!”丞相夫人一脸感激的说道。

    沈云暖转头看东梓潇,脸上也是一脸感谢。

    心下无名火燃起,竟然没能使计成功,这两母女倒是大度的很!

    难道传闻是假?

    怎么可能,燕王那样的男子怎么会有人不心生欢喜呢?别说慕汐晴,就是她年轻个十岁都想博上一把!

    东梓潇看着眼前的局面开口对丞相夫人说:“母亲,要不我们先回去和哥哥商量下,看看他有没有认识什么有名的江湖郎中?”

    对对对!她那个儿子虽然纨绔了点,但是认识的这些旁门左道倒是比她们多的多,说不定有办法救慕玲珑。

    想到这里连忙拉着东梓潇招呼也懒得打就往府外奔去。

    燕王府。

    “怎么,人还是没有醒?”燕承哲淡淡开口道,语气里听不出情绪波动。

    “回主子,太医是这样说的。”沐风敛声屏气回道。

    沐风的直觉告诉他,主子现在不对劲,自己还是谨言慎行的好。

    燕承哲的手无意识的在椅把上敲着,一声一声在这片寂静中显的犹为突兀。

    沐风觉得额上的汗都要滴下来时。

    燕承哲开口了。

    “去请我们的人。”

    我们的人?

    这可是主子多年的心血,培植多年的势力,可不能为了一个女子暴露,功亏一篑啊!

    想到这里,沐风顶住威压,朗声道“主子,万万不可啊!如果被人察觉,江湖上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鸿渊盟盟主是当朝的王爷的话……”

    那高座上的那人会倾尽全力剿杀吧!

    他绝不会让威胁他皇位势力的人出现。

    燕承哲闻言也顿了顿,他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后果,一向远离朝中是非的鸿渊盟人,如果突然出现在一个官员家为一个闺阁小姐看病,这该如何圆呢?

    万一连着线查,虽说肯定不会查到背后之人是他,但是可能会因此折损许多弟兄。

    想到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弟兄,燕承哲又心下不忍。可那女子……

    想着还是挥了挥手,“按我说的去做吧。先救人,其余事我会安排好的。”

    沐风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去通知暗线,让盟里的吴楠吴神医去慕府诊治慕玲珑。

    燕承哲看着窗外朦胧月色掩映下的桃树一时又出了神。

    玲珑阁。

    慕玲珑努力的想睁眼,却感觉有人用手死死的将眼皮摁住一般,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自从和爷爷一别后,白光消失,她就仿佛坠入看无边的黑暗,到处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只有前方的一点微光亮着。

    慕玲珑朝着微光走啊走,感觉怎么也走不到微光处。

    慕玲珑感觉总有人在身边嘤嘤哭泣,并且声音越来越大。她很想睁开眼跟她说:“不要哭了。”但是她就是被黑暗困着,提不起一丝力气。

    直到那点微光突然消失,慕玲珑觉得黑暗拖着她往下越坠越深时,她才猛然被惊醒。

    醒来时,慕玲珑看到榻旁的翠儿和阿朱时困的头一搭一搭,还强撑着。心头涌上暖意。

    转头看看天已经是快蒙蒙亮了,想着这两个丫头一定累坏了就没有喊她们。

    闭上眼睛养神的慕玲珑突觉手心有什么东西冰冰凉。低头凝神看去,竟是自己在迷迷糊糊中爷爷给的那个云烟坠。

    精巧的云烟坠在手心里发着微弱的红光。慕玲珑细看,其上有一小小的凹槽。

    慕玲珑摩挲着凹槽,不禁想着,这凹槽是用来干嘛的?难道这云烟坠是一对?

    但是眼下的慕玲珑也得不出答案,索性将云烟坠揣入怀中。

    爷爷和自己说的话是真的,云烟坠真的在自己手上。

    那就说明姑姑真的也来到了这个世界,她会在自己身边吗?她到底是谁呢?

    手臂内侧的梅花印记?

    她总不能见人就撩袖子看吧。

    正在苦思冥想中,已经醒了的翠儿看见原本昏睡中的慕玲珑换了个姿势躺着,惊叫道:“小姐,你是不是醒了?”

    慕玲珑睁开眼正对上翠儿朦胧的泪眼,心下一动,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这些小丫头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

    想抬手去擦擦翠儿脸上的泪痕,无奈根本抬不起手,只得作罢。

    哑声道:“翠儿,别哭了,不是已经没事了。”

    声音也惊醒了旁边的阿朱,连忙也围上来,一看又要哭,慕玲珑连忙转移话题,“翠儿,阿朱,我昏睡了几天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