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皇都轶事: 凤妃舞倾城

作者:一枚小肉粽 | 幻想重生

收藏

  前生她是孤儿一名!老天垂怜,她竟然再次穿越复活了!但这原主却活的太过憋屈了吧?后爸掌控得滴水不漏,庶妹丫环骑在头上作威作福。哼哼哼,她可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原主,敢惹她,她“小姐,夫人叫你立即去程乾堂。”翠儿看了眼正在看书的主子,低声禀报。。

第30章 疏而不漏_皇都轶事: 凤妃舞倾城_ 慕玲珑, 燕程哲

    慕如玉一听,心里一震,好更加通透的女子。“周姨娘,你是怎么明白的?”慕如玉呆呆地的张口。周诗芸但笑沉默不语,从慕如玉那次在鸿眷阁的做为,她就明白这晚上迟早会来,或是说,从“周姨娘,你是怎么知道的?”慕玲珑愣愣的开口。。...

    慕玲珑一听,心里一震,好通透的女子。

    “周姨娘,你是怎么知道的?”慕玲珑愣愣的开口。

    周诗芸但笑不语,从慕玲珑那次在鸿眷阁的作为,她就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或者说,从东白婷走的那一天开始,这次谈话就注定了。

    慕玲珑见周姨娘不回,也不在意,转移了话题,“姨娘,你既然知道今天我来的目的。那你可知道……”

    周诗芸应声点点头,转身回屋拿了一小包东西出来递给慕玲珑。

    慕玲珑打开一看是药,询问的看过去。

    周诗芸喝了一口茶,缓缓开口道:“当年我被父亲送给了当时已经是尚书老爷,没几天跟着进门的就是沈氏。”

    周诗芸眸子里空空的,好像在追忆往事。

    停了一会,又继续说道:“你母亲是一个极好的人,心思单纯,为人温和,跟老爷当时也是浓情蜜意。但是,沈氏一进门,夫人就变得经常闷闷不乐,丞相夫人当时也不能天天来府里陪她,所以夫人有时候也会来找我说说话。”

    “没过多久,夫人就怀孕了,但是生产的时候大出血,虽然命保住了,身子骨也弱了不少。总是一年到头的喝着药”

    “结果在你两岁那年,突然感染了风寒,发烧昏迷,没几天就去了。”说到这里,周诗芸眼里也流露出了哀伤。

    “我当时只是一个小小的姨娘,虽然怀疑过,但是当时沈云暖正得宠,我也不敢去查什么……”,周诗芸转头看了一眼慕玲珑,“不过,我留了个心眼,趁人不注意,将你母亲平时喝的药的药渣留了一点。晒干之后,也就存了这么多年。”

    “就是这个?”慕玲珑指了指手上的药包。

    周诗芸点点头,“这些年我也不敢拿出来,万一沈云暖发现了,我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不管周诗芸是真的不敢还是不想,她有这份心存了药渣,慕玲珑都要道一声谢谢。

    想着,慕玲珑就朝周诗芸福了福身子。

    周诗芸连忙弯腰把慕玲珑扶起来,“大小姐这是应该的,我和你母亲之间还是有情分在的。”

    “如果这次事能成,我也不求什么,只是我们家春秋的事还你能多多上心。”周诗芸定定地看着慕玲珑,仔细的看着她的表情。

    她知道眼前的人早已不是那个逆来顺受的慕玲珑,她或许可以借她之手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想到这些年受的欺压,自己未出世两个孩子,周诗芸眼里就闪过一丝浓烈的恨意。

    慕玲珑心念一转,想着姨母说的果然不错,慕春秋现在是周诗芸心里最大的结了。只要牵扯到慕春秋的事,眼前的这个女人恐怕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姨娘,你放心,我会的。”慕玲珑郑重的应了周诗芸。

    “此事,一定要小心谨慎。”周诗芸眼里的担忧,慕玲珑一览无遗。

    想要扳到在慕府有十几年根基的沈云暖,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慕玲珑心里很清楚。

    如果只是这一件陈年旧事肯定不足以让沈云暖吃苦头,那这事就还需从长计议。

    想到这里,慕玲珑也不久留,揣好药包,辞了周诗芸往玲珑阁走去。

    此时月亮已经懒懒的升上了天空了,月色如水,光含万里。

    慕玲珑看着头顶圆亮的月亮,不禁想着这儿的月亮会与自己前世的月亮是同一个呢吗?

    想着想着出了神,回过神来慕玲珑暗骂自己傻,怎么可能是一个呢?

    连自己都不是当初的自己了……

    这时的燕承哲也在看着悬在树梢上的那轮清月,一旁的沐风实在受不了主子这么长时间不发一言,忍不住开口道:“主子,今天慕姑娘去了一趟丞相府回了府之后就赶往了慕府一个姨娘所在的临芳斋。一直待了很久才出来。”

    “哦?你怎知我要问这个?”未等沐风回答,燕承哲又说道,“你多想了,交给你办的事办好了吗?”

    自己多想了?沐风整个人都晕晕的。

    这个主子啊!真是……

    想是这样想,还是朗声道:“回主子的话,都已办妥。”

    “那你下去吧。”燕承哲淡淡看了一眼沐风,沐风只觉得后背的冷汗直冒,暗暗发誓,下一次自己再也不自作主张揣度主子的心思了。

    燕承哲此时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思,那个女子无疑是特别的。

    但是,自己这样的情况还是不要连累她了。

    想着就唤来暗卫,下令撤出在慕府周围的看守的人。

    竟然已经无瓜葛,那就少点牵连吧!

    连沐风都看出来了,自己这次也太不谨慎了。想到这里,燕承哲眸色又深了几分。

    今夜注定是个不太平的夜。

    沈云暖脸色阴沉的问:“当真?慕玲珑那丫头今天真的在周诗芸的院子里待了很久才走的?”

    “千真万确,奴婢亲眼看到着大小姐进来和出去的。”一个衣着简朴的妇人垂首回道。

    沈云暖脸色又阴沉了几分,这个贱丫头到底想干嘛,联合周诗芸那个贱人来害我?

    门都没有!

    慕汐晴待那个妇人下去之后,才开口问:“母亲,慕玲珑她在你眼皮子底下竟然敢和周姨娘勾结,胆也太大了吧!”

    沈云暖没有接话,自己这个女儿说好听点是心思单纯,说不好听点就是蠢。

    自己的城府她是半点没有学到。想到这里,沈云暖的眉又蹙紧了几分。

    “晴儿,天色不早了你先回去歇着吧!”沈云暖淡淡开口道。

    慕汐晴在这里自己事情还想不明白。

    沈云暖此时心里总感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可又没有头绪。

    “那母亲,我的事……”慕汐晴看着脸色不好的母亲,咬着下唇还是开口问道。

    “好了,你天天就是这个事,你是我女儿我还能不帮你吗?”沈云暖不耐烦的挥挥手。

    慕汐晴委屈地撇撇嘴,不情愿的出了屋。

    终于静了下来,沈云暖找来自己的心腹刘妈妈,沉声问道:“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心眼也多,可能想到这次慕玲珑去找周诗芸是为何事?”

    微微发福的中年妇人,敛眉低头回道:“奴婢不知。”

    顿了顿,突然惊道:“会不会是当年那个事暴露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