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旷世神兵闯都市

作者:不来福 | 历史军事

收藏

  再次回归都市,故乡遭受地皮蛇头剥削。强势一次出手,在小城市搅的乌云颜色变深。正义警花要将他绳之以法,接着……“美女,不好意思,怕也不是你处理得当我徒弟了。”展示出钢铁般的实力,这突然,半空中出现两个人影。。

第10章 胖爷_旷世神兵闯都市_ 陈锋, 诸葛迎芸

    大光头,金戒指,粗金项链,手里一串木佛珠,身穿一身大黑袍,露着肚子,嘴里哼着小曲。一个面相凶悍的大胖子大摇大摆地在医院遛达,大踏步走到前台。“小护士!说我昨天是“小护士!告诉我今天是不是有一个姓陈的老头住进来了?”胖子说话并不像他长得那么凶狠,反而让人感觉像个很有经验的商人,甚至笑起来还有几分和蔼。。...

    大光头,金戒指,粗金项链,手里一串木佛珠,身着一身大黑袍,露着肚子,嘴里哼着小曲。一个面相凶狠的大胖子大摇大摆地在医院溜达,大步走到前台。

    “小护士!告诉我今天是不是有一个姓陈的老头住进来了?”胖子说话并不像他长得那么凶狠,反而让人感觉像个很有经验的商人,甚至笑起来还有几分和蔼。

    前台的小护士一愣,抬头才看清眼前的胖男人。她在这里工作也有四五年了,天天跟各种病人打交道。有平常老百姓有当官的,也有警察有黑帮。毕竟人都是肉做的,都会有个小灾小病。

    小护士一眼就认出眼前的胖子以后,冷汗不由得滴了下来,强逼出一丝微笑:“胖爷!是有什么人招惹了您吗?”

    胖爷哈哈大笑道:“不是!不是!瞧你说的,我像坏人吗?别说的我好像来寻仇一样。”

    小护士听后不禁汗颜,心想你倒是不像坏人,坏人哪有您凶恶啊。前些日子,胖爷在路上开着路虎把一个女人的孩子撞死了,上法庭又觉得那女人长得挺好看,又把她丈夫给害死了。这些丧尽天良的事都已经人尽皆知了,自己还天天假装善人搞什么慈善募捐,谁知道那些善款又去了哪呢?

    小护士收拾一下心情,继续问道:“那您是来干什么的呢?”

    胖爷朝身后挥挥手,一个穿着西装的秘书样子的女人提着一个手提箱从胖爷身后走了过来,把箱子递给了胖爷。小护士还有些奇怪,刚才他好像并没有看到有人在那里,仿佛凭空出现一样。

    胖爷拍了拍箱子,说道:“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一箱子现金啊!我来医院当然是探病了,顺便和陈老头子谈一笔小买卖。所以你赶紧告诉我!我可是很忙的。”

    医院当然不能随便泄露病人的信息,特别是泄露给坏人。小护士还记得那个上午住进来的姓陈的老人,主要还是英俊的陈锋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良心上,小护士也不想病人被这些流氓骚扰。

    小护士敷衍道:“陈爷爷!您就别为难我了。我就是个小护士,不能违反医院的规定,就算你问我我也不能说啊。既然您来探望老人家,那您应该自己知道老人家的病房才对嘛!”

    胖爷出来混了二十多年,什么话听不出来,哪有什么规定连个房间号都不能说。胖爷也没生气,反倒继续打着哈哈说:“好好好!我也不让你为难,我自己看就是了。”

    一阵微风,小护士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看见登记记录到了胖爷身边的秘书手里,胖爷拿过记录,翻看了一会儿。

    “哎呦!巧了!今天就这么一个姓陈的,谢谢小护士了!我们走!”胖子说完,记录本往旁边一丢就向着电梯走去了。

    小护士看着上了电梯的胖爷,想要打电话通知陈峰,却没找到电话号码,只能在心里祈祷老人家能平安了。

    另一边,十楼单人病房1026号房间里。

    “爷爷!锋哥怎么去了这么久?”

    陈樱他们等了快要半个多小时了,买个午饭应该不至于这么慢。

    陈樱说完话后好一会都没听见爷爷说话,又坐到床边喊道:“爷爷?爷爷?你睡着了?”说着陈樱摇晃了陈爷爷几下,依然没有反应。

    陈樱着急了,眼泪快要滴下来,带着哭腔喊道:“爷爷!爷爷!你别吓我!你怎么了?!”陈樱更用力地摇晃着陈爷爷。没有反应,又把手指放到了鼻子下面,居然没有感觉到气息。陈樱只觉得天塌了一般,趴在陈爷爷身上痛哭了起来。

    “爷爷!爷爷!呜呜呜呜——”

    一只粗糙的手托起了陈樱的脸,和蔼的说道:“干嘛呢?丫头!哭什么,爷爷我练闭气功呢!”

    陈樱一下子抱住了陈老头子的脖子,又哭又笑,嘴里喃喃道:“爷爷!你吓死我了!你就不能告诉我一声吗?”

    陈老头子没说话,他刚才确实在练功,也的确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心里还有些后怕,看来真的是老了,练个功差点把小命练没了,要不是小樱子摇晃他那几下,他怕是真的就凉透了。

    锵锵锵——

    “陈老头子在吗?”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陈樱立刻吓得抱住了陈爷爷不敢应门。

    陈爷爷和陈樱对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了,头一天买玉弥勒没买成,第二天就带着人来抢,就是那个大胖子命令王铁锤砸断的陈老头子的腿。只是王铁锤还抓不住陈爷爷,当时还有个女人,陈老头子都没发觉她的存在,自己就被擒住了。

    “哎呀!老爷子!你不说话,我可进来了。”

    砰的一声,门锁被硬生生的撞坏了,胖爷破门而入一身肥肉被门震得晃了一下。

    陈老头子和胖爷四目相对,陈爷爷护住小樱子,怒吼道:“你不就是想买那个破玉佛嘛!我告诉你!我不卖!我就是把它摔了也不会卖给你!”

    胖爷没搭理老爷子,进了房间自顾自地转了一圈,像领导视察一样,又瞥了一眼陈樱,心想这个小丫头还真漂亮,越看越顺眼,等办完事一定要把她拿下。

    陈樱感受到猥琐的目光,不禁又向后躲了躲。看见陈樱害怕的样子,胖爷像只肥狐狸看见了兔子,嘴角居然开始流口水。

    “咳咳!胖爷!你忘了老板交代的事了吗?”站在门口挡着房门的秘书轻咳一声提醒道。陈老头子这时才发现,门口站着的女人好像就是那天擒住的人。

    胖爷听到老板一词,浑身一凉,赶忙说道:“对对对!先忙正事!”

    胖爷一把拉住陈樱的头发把她拉到一边。

    “啊!!你干嘛!死胖子放开我!”陈樱挣扎着,但她那点力气根本起不到作用,虽然从小也跟着爷爷学过几手,但也就是能在学校有个好点的体育成绩。碰上这种江湖流氓,竟然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陈老头子想护住陈樱,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年老体衰,这次受伤更是元气大伤,居然连护住孙女的力气都没有了。

    陈爷爷心中怒火化为怒号:“你有什么事就冲我来!放了我孙女!”

    “这是怎么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秘书的身后,秘书被打开的门推了一个踉跄。

    “锋哥!是你吗?救救我们!”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