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旷世神兵闯都市

作者:不来福 | 历史军事

收藏

  再次回归都市,故乡遭受地皮蛇头剥削。强势一次出手,在小城市搅的乌云颜色变深。正义警花要将他绳之以法,接着……“美女,不好意思,怕也不是你处理得当我徒弟了。”展示出钢铁般的实力,这突然,半空中出现两个人影。。

第19章 对峙老板_旷世神兵闯都市_ 陈锋, 诸葛迎芸

    人们说江湖是非多,进去一条命,临走时半片魂。老板慵散的躺在摇椅上,沈鹰集团,这个他靠着武力与智谋打拼迄今,所筑就的天下。他毫无疑问是一个佼佼者,一个武夫,可以选择了这样老板慵懒的躺在摇椅上,沈鹰集团,这个他依靠着武力与智谋打拼至今,所铸就的天下。他无疑是一个佼佼者,一个武夫,选择了这样的一条道路,注定了他的不平凡。。...

    人们说江湖是非多,进来一条命,走时半片魂。

    老板慵懒的躺在摇椅上,沈鹰集团,这个他依靠着武力与智谋打拼至今,所铸就的天下。他无疑是一个佼佼者,一个武夫,选择了这样的一条道路,注定了他的不平凡。

    然而,这条路注定是多磨多难,也注定坎坷不平。无论如何的坚持着,终究抵不过现实的冲击。表面的朝气,只是腐朽之躯的光鲜外衣罢了。

    面试办公室内,陈锋的眼神里忽然的迸射出一阵精光,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射出去。速度快若闪电,以至于竟然留下了一道残影。

    “砰”的一声,陈锋一拳正中那名男子的胸口,顿时,只听那名保镖一声惨叫,身子连连的后退几步方才站稳,体内一阵气血翻滚,不由的吐出一大口鲜血。

    陈锋的身子一转,一拳狠狠的砸向搀扶隆尧的那名保镖。后者显然是有些措手不及,仓惶后退。

    整套动作一气呵成,浑然天成!

    当隆尧缓过神来,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陈锋时,不由的愣了愣。那个背影十分的高大,给人一种很强的压迫感。心想这就是那个陈锋,比想象中还要难对付。

    沈采雁抱着助理躲在角落里,沈采雁虽然表现的不卑不亢,但身体还是止不住的发抖。

    “都停手。咳咳!”隆尧伸手拦住几个欲要上前的保安和保镖,说道,“你就是陈锋啊!”

    “隆叔你认识他?”沈采雁惊讶道。

    “既然你们已经知道我了,那就应该清楚我的来意了吧?”陈锋淡淡的说道。

    隆尧应道:“明白了,请跟我走吧。”

    沈采雁不由的愣了一下,一是没有想到陈锋有这样的实力,显得有些惊骇;二是陈锋的神秘也就更加的让他们感觉到了恐惧。他的确不像是来面试。

    “沈小姐。我要带这个人去见老板了!”隆尧说道。说着,隆尧示意陈锋跟上自己,两人穿过走廊坐上去顶楼的电梯。

    沈采雁突然追了上来,在电梯关上前跟了进去。

    “我也去!我要看着这个流氓,防止他对爷爷不利。”

    淡淡的笑了一下,陈锋微微的耸了耸肩,心想,就是你爷爷先挑的事儿。

    “我已经知道胖爷对你家人做出的恶行了,但请你不要把这误解为我们老板的本意。”隆尧说道。“

    “那就让我看看你们老板的诚意吧。”陈锋回道,这番说辞他不是第一次听了,是真是假,他还是自己判断。陈锋说完后,脸色一改之前的不正经,而是变得十分冷峻,吓得沈采雁不由地后退了半步。

    一进总裁办公司,就听到一个沧桑的男声。

    “你来了?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老板一边说,一边从躺椅上起身,做到办公桌上。

    陈锋看清了眼前的男人,样貌只像是四十岁的中年人,声音却让人觉得有一种岁月的沧桑感,头发半灰,眼中似有一丝精光。但陈锋并不在意他长什么样,他只要想起是这个人三番五次伤害他的家人,心中的怒火便压抑不住。

    “男人,有所为有所不为。你为了一个破玉佛害我家人,是什么意思?!”陈锋从怀里拿出玉弥勒扔在老板的桌上。接着,陈锋的身形化为一道残影,朝老板冲了过去。一道寒光闪过,陈锋手中的匕首停在了老板脖子上,划出一道浅浅的伤痕。

    这惊人的一幕让沈采雁和隆尧一阵愕然,可是,此时却也无暇多顾。

    沈采雁焦急的说道:“陈锋你要是动我爷爷,我让你不得好死。”

    隆尧则是劝道:“陈锋,你不要冲动,先听我们老板解释。”以此稳住陈锋。

    “哼!”陈锋冷笑一声,身形一晃,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隆尧想要从他身后的死角擒住他,陈锋却像身后长了眼一样,随意的一记肘击。顿时,只听隆尧一声惨叫,栽倒在地,陈锋这一下没有任何的留手。

    “噗……”隆尧喷出一口鲜血。看着陈锋高大的背影,沈采雁不由地瘫坐在地。

    “你…你是魔鬼!”沈采雁惊骇的看着陈锋,话音还没落下,陈锋已然掐住了她的咽喉。

    陈锋冷冷地说道:“我虽然原则上不打女人,但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沈采雁全身如坠冰窖,她再也不敢轻视眼前这个男人,也不觉得他是个残废。

    “放了他们!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回答。”老板连忙制止道,沧桑的声音如同穿透灵魂一般,听得陈锋都一愣,手慢慢松开沈采雁,“你们都出去吧,把门关好。”

    “咳咳!可是,爷爷你······”沈采雁露出担忧的神色,说道。老板却挥手打断,示意他们赶快出去。沈采雁只好扶着隆尧走了出去。

    陈锋缓缓的站了起来,转头看了老板一眼,说道:“你也体会家人受到伤害的痛苦了,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了,你倒是给我个合理理由。”

    “谢谢!”老板看了陈锋一眼,感激的说道,甚至眼里都含着一丝泪水。

    “你是什么意思?”

    老板微微一愣,呵呵的笑了笑,说道:“看来你爷爷陈叶也没对你说起过我。”

    替陈锋斟上一杯茶,老板端起茶杯先喝起来,呵呵的笑了笑,说道:“年轻真好啊。”

    “你别想耍花招。”陈锋淡淡的说道。

    老板微微的愣了一下,诧异的说道:“哦?”

    呵呵的又笑了笑,老板又说道:“人生就是这样,人与人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你想知道我和你爷爷的关系吗?”

    “不想。”陈锋淡淡的说道。

    “哈哈哈!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你真像你爷爷年轻的时候呀。看着你,我觉得自己都年轻了四十岁。”老板话音落去,一口饮下。

    陈锋也跟着一饮而尽,意思是你可以说下去。

    “豪爽!”老板道,“别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我可是比你爷爷还要大一岁。我本名叫沈敬颂,当年我们师从鹰爪门, 我是他的大师兄,他是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师弟,我们比亲兄弟还亲。后来,整个华夏格局动荡,修武之人没了立足之地,我和他南下来此。”

    陈锋情绪稳定下来,问道:“既然是兄弟,你现在有这样的地位,而老头子早就隐居不问世事,你为什么又要去为了这破玩意去伤害自己的兄弟?!”

    “华夏不是资本主义制度下的体制,在六七十年代,不是凭着自己的一双拳头就可以打出一片天地的。谁越冒头,往往死的也就越惨。我当年年轻气盛,仗着一身功夫在道上打拼,杀人无数,才只是成了个地方老大。”沈敬颂淡淡的说道,“再后来,我们越走越远,他加入武术协会帮助警方打压我们,我和他最后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交手。我输了!也留下了隐疾。我化名沈鹰,躲着你爷爷,靠着卑劣的手段重新爬上高位,创立了沈鹰集团。我要证明我是正确的,我用各种先进的医学治疗着自己的身体。然而,现在见到你,我才发现我是错的。”

    陈锋微微的愣了愣,有些惊讶于沈敬颂的话,没想到他和爷爷年轻时的竟然还有这样的故事。

    “人各有志。”沈敬颂说道,“你爷爷可能不愿提起他有个手段狠辣的兄弟。至于那玉弥勒·····”

    砰!砰!砰!钢化窗传来一连串的爆炸声,打断了二人的谈话。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