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旷世神兵闯都市

作者:不来福 | 历史军事

收藏

  再次回归都市,故乡遭受地皮蛇头剥削。强势一次出手,在小城市搅的乌云颜色变深。正义警花要将他绳之以法,接着……“美女,不好意思,怕也不是你处理得当我徒弟了。”展示出钢铁般的实力,这突然,半空中出现两个人影。。

第20章 变数_旷世神兵闯都市_ 陈锋, 诸葛迎芸

    国贸大厦有三百六十四米高,共72层,想要袭击顶楼总裁办公室,否则开着你飞机回来,更更何况除了航天材料打造出的的玻璃。虽然谁又能想起,还真有这么一伙人,开着直升机,爆炸声结束后,也只是炸开了一个刚好能让人通过的窟窿,办公室里的空气骤然变的稀薄了一分。一支弩箭休的一声射进办公室的地面里,箭头弹出四只爪钩,箭身连着绳索,五个人顺着绳索滑进了办公室。。...

    国贸大厦有三百六十四米高,共有72层,想要袭击顶楼总裁办公室,除非开着你飞机过来,更何况还有航天材料打造的的玻璃。但是谁又能想到,还真有这么一伙人,开着直升机,带着火箭弹就这么来了。

    爆炸声结束后,也只是炸开了一个刚好能让人通过的窟窿,办公室里的空气骤然变的稀薄了一分。一支弩箭休的一声射进办公室的地面里,箭头弹出四只爪钩,箭身连着绳索,五个人顺着绳索滑进了办公室。

    当几人落地后,陈锋和沈敬颂才从爆炸的轰鸣中缓过神来,看清眼前的五人,他们手里拿着UZI冲锋枪,每个人都是戴着骷髅头面具穿着黑衣,他们的唯一区别就是为首的一人戴的是黑色的,而其他人都是瘆人的灰色。

    一个灰色骷髅头突然开枪,子弹朝沈敬颂飞去,陈锋陡然挡在他身前,尼泊尔飞快的舞动,挡住了所有的子弹。

    “别走火!上面要活的!”黑色面具男大吼道。

    “我还以为这是你的手下呢。想要你命的人还真多啊。”陈锋冷声的说道,陈锋不是真心想救他,只是想听他说完玉弥勒的真实来历。沈敬颂也是一脸惊异,他也没有认出这些是什么人。

    黑色面具男被吓了一跳,这里出现了一个计划之外的人,他们的调查结果是这里只有一个柔道黑带兼射击冠军的隆尧,但是现在却出现一个刀挡子弹的狠人。黑色面具男挥手让所有的人待命,然后扔出一枚催泪瓦斯。然而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陈锋像只兔子一样蹦了过去,几个袭击者纷纷朝他射击,都被他灵巧的避开了,拿起还没迸发的瓦斯弹扔了出去。

    黑色面具男示意几人停止射击,喝道:“臭小子,你是什么人?我给你条活路,现在赶紧滚。”

    不屑的笑了一声,陈锋说道:“你是威胁我吗?那你要不要跟我赌命?”话音落去,陈锋手里的尼泊尔已经挂在了黑色面具男的脖子上,黑色面具男分明的感觉到来自陈锋身上的那种强烈的威胁感。

    “你……你是沈鹰新请的保镖??”黑色面具男有些紧张的问道。

    这个世上有多少人能够做到悍不畏死?人站的位置越高,也就越发的容易害怕失去害怕死亡。

    “你错了,我不仅不是他的保镖,我还是他的仇人,该滚的是你们。”陈锋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道,说完后刀刃已经开始切入皮肤,再深一毫米怕是就切断动脉了。

    不是陈锋打扰了五人的袭击计划,而是这五个袭击者打断了陈锋的复仇行程。

    “行行行,都按你说的办。”黑色面具男紧张的说道。性命握在别人的手里,黑色面具男不得不选择低头。

    “那就走吧。”陈锋说道,然后放开了黑色面具男。黑色面具却男拿起枪就朝陈锋设了一梭子。

    汀汀汀······几人像看怪物一样看着陈锋,不是像怪物,这个人就是个怪物。陈锋仿佛鬼魅一般在五人中间游走,把他们手中的枪都砍掉了半截。接着就是陈锋站回沈敬颂身边,那宛如实质的杀意向五人袭去,五人仿佛被死神扼住了咽喉。

    黑色面具男愤愤的哼了一声,冷声的说道:“老大,计划失败!我们碰上麻烦了!现在要撤退了!”说完,转身走了。然而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只听一声惨叫,黑色面具男被他的四个手下用刀刺成了马蜂窝,甚至连多哀号几声的机会都没有,眼睛中满是难以置信。

    “还真把自己当老大了?!”一个尖细的女声从一个袭击者口中发出,那人摘下了面具,竟与宋可可有几分神似。

    沈敬颂眼中惊悸一闪而过,像是是认出了她,摇头叹息道:“这女娃长得和她母亲可真像啊。哎!看来我还是走到头了!”

    片刻,女孩走了过来。女孩脸上明显的挂满了泪痕,有些脏兮兮的,眼中满是愤恨的神色。不过,即便是这样,却也丝毫掩饰不住她的美丽。那是一种与众不同的美,如水,有如火,让人自觉矛盾,只能把她当作非世间应有的尤/物。一眼看去会让人心里十分的舒服,仿佛能净化一个人的心灵。只是这时,那溅了一身的血和她愤怒扭曲的表情,却让人不敢与其直视。

    “我终于见到你了。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女孩冷冷地说道。

    不屑的笑了一下,陈锋说道:“沈老板,你还真是作恶多端啊。”

    沈敬颂难堪地笑了笑,没有解释什么,口中说出:“模糊不清的真相,只会被人当作掩饰用的谎言。”

    陈锋眉头一皱,说道:“我可不会被你利用给你当盾牌。”

    但陈锋还是转头看了女孩一眼,示意她赶紧离开,淡淡地说道:“你赶紧走吧!你们打不过我!等改天再来吧。”

    “打不打的过,试试再说!”说着,女孩脱掉手套露出洁白如玉的双手,以手为刀,砍向陈锋拿刀的手。然而,陈锋丝毫没有闪躲,如利刃一般的玉手没有像女孩想象中那样砍入陈锋的手或者打掉陈锋的刀。

    女孩立刻后退一步,对另外三人使了一个眼色。立刻又冲了上去,这次又直冲陈锋的眼睛伸去。刚才砍到陈锋手时,女孩觉得自己不是在跟人打,而是跟一坨钢筋混凝土打架,手上一阵骨裂的生疼,却好像只磨掉他一层皮。只有攻其弱处才有机会和他交上手,给同伴创造杀死沈敬颂的机会。陈锋看出了她的意图,看着跃到身前的女孩,陈锋向后一个弯腰,弯成了一个背弓。

    这个动作把女孩吓了一跳,扑了个空,然而已经跳了起来的她不能再次改变位置了。陈锋又用力把腰一挺,脑袋朝跳起来的女孩的额头撞去,砰!

    “啊~~~~”女孩躺在地上哀嚎,整个头像炸了一样。

    而陈锋转身奔向另外几个家伙,一拳一个,撂倒在地,从手感上感觉,居然全是女的。一旁的沈敬颂也被陈锋的实力吓得呆住了。

    女孩捂着额头,眼里挂着眼泪,恶狠狠地说道:“如果你非要护着沈鹰,我宁愿和你同归于尽。”说着拿出身上藏好的炸弹,拿出打火器,扯着引线要挟到。

    不屑的笑了一声,陈锋说道:“同归于尽?哼,那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不过,我这人很讲道理的。”说话间,陈锋抱住了女孩,刀光闪过,砍断了所有炸弹。

    女孩气的红彤彤的小脸仍然满是坚决的神色,冲着门口大喊道:“胖子!这跟我们谈好的可不一样!”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