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旷世神兵闯都市

作者:不来福 | 历史军事

收藏

  再次回归都市,故乡遭受地皮蛇头剥削。强势一次出手,在小城市搅的乌云颜色变深。正义警花要将他绳之以法,接着……“美女,不好意思,怕也不是你处理得当我徒弟了。”展示出钢铁般的实力,这突然,半空中出现两个人影。。

第22章 时隔四十年的重逢_旷世神兵闯都市_ 陈锋, 诸葛迎芸

    助理隆尧被炸的粉身碎骨,但因他的牺牲,沈采雁等人只受了点轻伤。待得女秘书小玲赶往时,离开现场的仅有四个被绑在一起的女袭击者和被拼在一起的隆尧的尸体,沈家祖孙已不距离骄阳市百里外的北辰市须青山下,一个长发男子穿着宽松的白色长袍的男子坐在别墅的看台上,看台下是一片大湖。。...

    助理隆尧被炸的粉身碎骨,但因他的牺牲,沈采雁等人只受了点轻伤。待到女秘书小梅赶到时,留在现场的只有四个被绑在一起的女袭击者和被拼在一起的隆尧的尸体,沈家祖孙已不见了踪影······

    距离骄阳市百里外的北辰市须青山下,一个长发男子穿着宽松的白色长袍的男子坐在别墅的看台上,看台下是一片大湖。

    长发男子悠闲的坐在椅子上,手拿着一张照片。旁边站着一个黑衣男子。

    相片里赫然是沈敬颂的身影,这是黑衣男子开着直升机去接人时拍的,虽然人没接到。长发男子紧紧的盯着相片,拳头缓缓的握紧,相片在他的手中被揉成了一个纸团。

    冷冷的哼了一声,长发男子淡淡的说道:“这厮宵小,坏我大事!”

    接着,长发男子指着照片上另一个存在感极强的男人,问道:“他身边这个男人是什么人?”

    “公子,我们查过了,他叫陈锋,是个伤残退伍军人,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保镖回答道。

    “那你的意思是一个普通人把我训练的刺客给打趴了?”长发男子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杀意,转头看向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立马跪了下来,不敢多说废话。

    “有些没用的玩具我要清理一下,你明天跟我再去一趟骄阳市?”长发男子冷声的说道。

    “是,公子!”黑衣人回道。

    ——

    第二天清晨,骄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内,失踪的沈家祖孙自然是被陈锋带到了医院。

    “陈锋!你都对我爷爷干了什么?!”沈采雁一大清早醒过来,看到病床上苍老的沈敬颂,愤怒地说道。

    沈采雁昨天被擒以后一直昏昏沉沉,也不知道是陈锋救了他们,更不知道隆尧为救他已经死了。

    1026出事以后,医院给陈锋他们提供了赔偿,陈爷被送进了高级护理病房,并且是按普通病房收费的。

    这里共有四个床,昨夜12点,陈锋开车带着昏迷的沈家祖孙来后,护士见他们身上都有血迹,立刻就领着他把二人一起安排到了陈爷的病房,做了些简单的处理。

    病房里,宋可可天黑前就回了警局,陈樱也已经在病床上沉沉的睡去,王铁锤则是坐在墙边喘着粗气雷打不动。只有陈爷在陈锋进门时就醒了,起初陈爷还有些激动,他一眼便认出了沈敬颂,老泪纵横,嘴里嘟囔着:“四十年了!大哥啊!你这些年为什么躲着我啊?!”

    当陈锋对老爷子解释这就是那个派胖爷来抢东西的幕后黑手时,陈爷却没有生气,反倒对陈锋说道:“小锋啊,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肯卖你手里那个玉弥勒吗?我们不富裕,但我们陈家人没有个贪财的。我不卖,正是因为这玉弥勒就是他沈敬颂给我的啊。早知道是他的,我肯定要登门还给他啊。”

    “老爷子!你为什么以前从没跟我讲过这些?”陈锋不解道。

    陈爷摇摇头,说道:“我当年把他打成重伤后,心中有愧。实在是·······”

    陈锋越听越迷,他们老一辈的事不是自己能理解的,这就叫代沟吧。陈锋不想继续打扰虚弱的陈爷,不再追问,只要等到沈敬颂醒过来,一切自会真相大白。

    ——

    “你听见我问你了吗?!”沈采雁像个泼妇一般扯着陈锋。陈锋心想这个女人在职场上独领风了骚,离开了公司居然是这幅德性。

    陈锋一把推开她,指着陈爷的腿,反驳道:“看到了吗?你爷爷对我家老爷子做了什么?那个死胖子还想玷污我妹妹!你还有理了?!”

    沈采雁被说的蔫了,他知道爷爷过去干过些不干净的事,但近十年来,他早已金盘洗手。至于那胖子,自己也早就觉得他过于张狂,做事不计后果,只是苦于没有机会办了他。听陈锋说的有凭有据,自己好像真的不占理。但她还是弱弱地反驳道:“就算是爷爷派胖子来的,爷爷肯定也没有让他伤人——”

    陈锋继续冷冷地说道:“既然你知道是你爷爷做的了,那他也脱不了干系!你说你要怎么赔偿我的家人?”

    “我给你钱······”沈采雁弱弱的说道,她长大以来这是头一次跟人说话这么没有底气。

    “我像贪财的人吗?!”陈锋继续厉声说道,吓得沈采雁往被子里缩了一缩。

    “陈锋!”“臭小子!别说了!”

    两个苍老的声音喝止住了陈锋。

    而后,陈樱和王铁锤也都醒了,昏昏沉沉的不清楚情况。

    两个古稀之人互相对视了一分钟,同时说出:“对不起啊!兄弟!”竟异口同声,两人不由地哈哈大笑起来。

    “大哥!你可是躲了我近四十年啊!”陈爷伸出四根枯木般的手指,说道。

    沈敬颂摇摇头,叹息道:“我年少气盛走上邪路!又败在你手上,我还哪有脸见你,只能默默地看着你。我化名沈鹰,就是想从头再来,但是越近迟暮我越发觉,你才是对的啊。”

    “这玉佛本来就是你的!你来拿就是了,干嘛还要隐藏身份派人来买。害我这一把老骨头差点散架。”陈爷极力地不让沈敬颂尴尬,轻描淡写地说着。

    沈敬颂的叹息声却一声接着一声:“唉!都说我没脸见你了,不过我想你也该把我忘了,把这身外物卖了换点钱,你生活也会好些,谁成想你永远都是这么倔啊。”说到这里,沈敬颂擦擦老泪,病房里的人都默默地听着,朋友敌人家人同时变为历史的听众。

    “不过这东西我必须要收回去。”沈敬颂继续说道,“当年我抢到这个玉弥勒时,也没有太把它当回事,只当作古玩送给你,没想到最近一个黑道消息说这是百煞门的掌门信物,如今百煞门的上任掌门快要死了留下遗嘱,谁能找到玉弥勒,谁就是下任掌门。胖子的个性我再清楚不过,派他去绝对会惹出事,但我就是要他招摇,这样所有人都会知道玉弥勒在我手里。你们也就可以······”

    众人一阵沉默,百煞门,这个名字陈锋知道,在华夏的机密资料库里有着些许描写,最后的一句他记得尤为清楚——百煞齐出可屠城。

    陈锋长舒一口气,像是把这段时间的恩恩怨怨全部吐了出来一样,然后微笑着说道:“这玉弥勒,就让我上交给国家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