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旷世神兵闯都市

作者:不来福 | 历史军事

收藏

  再次回归都市,故乡遭受地皮蛇头剥削。强势一次出手,在小城市搅的乌云颜色变深。正义警花要将他绳之以法,接着……“美女,不好意思,怕也不是你处理得当我徒弟了。”展示出钢铁般的实力,这突然,半空中出现两个人影。。

第27章 有野心的男人_旷世神兵闯都市_ 陈锋, 诸葛迎芸

    戴着金丝眼镜的更年轻人站在办公室的窗边抽着烟,他身后有一个穿着简单朴素的青年正靠在沙发上。“克罗,原来是你被被开除了呀。”更年轻人对名叫克罗啊青年地说。克罗抬头,他留着短“阿雷,原来你被开除了呀。”年轻人对名叫阿雷啊青年说道。。...

    戴着金丝眼镜的年轻人站在办公室的窗边抽着烟,他身后有一个穿着朴素的青年正坐在沙发上。

    “阿雷,原来你被开除了呀。”年轻人对名叫阿雷啊青年说道。

    阿雷抬起头,他留着短发,眼神坚毅,气愤地说道:“是啊,那个破酒吧业绩下降,老板居然把帐都算到我头上......而且不仅把我开除了还把我的工资都给扣下了。阿信,你可要帮我啊。”

    阿信拍了拍阿雷的肩膀,安慰道:“你就暂时在我这儿,做我保镖吧。以后,我会帮你讨回公道的。”

    这时,一个穿着风衣的,戴着帽子遮住眼睛的高大男人走了进来,引起了两人的注意。

    男人抬起头,轻蔑地笑着,说道:“这里是五道口的交易公司吧,我今天开始要在新月岛定居了。我需要借些钱....周转一下。”

    阿信脸上挂着笑意,顾客就是上帝,缓缓说道:“当然可以,不知道你需要多少钱呢?”

    男人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两只手臂张开,翘起二郎腿,随口说道:“那就....先借一千万把!”

    阿信吓了一跳,心里开始想着,这个人要么是大有来头,要么,就是个来砸场子的。从男人的穿着来看,他显然是后者。

    阿信扶了扶眼镜,赶人前也要有理有据,他也不是强盗,他是个“生意人”。

    “我这是小公司,一千万是我这小公司一年的营业额了。当然,不是说没有。只是先生你要拿出足够可靠的抵押,我才能信服啊。”

    男人嘴角又扬了起来,轻蔑地说道:“我没有东西可以抵押,不如就用我的信用抵押,你说怎么样?!”

    坐在一旁的阿雷按捺不住了,从另一个沙发上站起来,抓住了男人的肩膀,他已经把自己带入到了保镖的角色中去。他声色俱厉的对着男人说道:“你是来捣乱的吧?!”

    “我是认真的。”男人毫不犹豫地回到道。

    阿信没有一皱,脸色变得阴沉,对阿雷命令道:“阿雷!把他赶出去!这是你的第一份工作。”

    阿雷拿出随身带着的小刀走到男人背后,架在了男人的脖子上,恶狠狠地说道:“赶快滚!我可不想让你把血溅在我兄弟的办公室里。”

    男人毫不在意,嘴角微微一笑,猛地站起身来,头正顶在阿雷的下巴上,阿雷反应不及,身体向后倒去。男人没有给他一丝一毫喘息的机会,翻过沙发,绕道阿雷的背后,抓住他的头,朝着墙撞了过去,一只手按着他的脑袋,在墙上不停地撞击。

    撞了十几下之后,阿雷已经满脸鲜血,男人放开了他,阿雷脸贴着墙慢慢滑下,不过男人放开阿雷却没打算就这么放过他。

    “别那么容易就晕过去啊!”说着,一脚踢在阿雷的脸上,阿雷终于还是昏死了过去。

    男人叹息道:“真不耐打!”

    阿信在一旁却被这一幕惊呆了,阿雷可是一个能打四五个的好手,就这么被打倒在地了?

    “喂!你!”

    男人的呼喊让阿信从失神中反应过来,心想这家伙来头不小啊。

    “你这保镖是个狠人!不过....”男人感叹道,同时一拳朝阿信打了过去,“不过...我更强!”

    阿信被吓的闭上了眼睛,然而拳头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打在自己的脸上。阿信慢慢睁开眼,歪着头看了眼旁边的墙壁,竟然留下了一个深深的拳印。阿信惊恐地看着把拳头收回去的男人,长舒了口气,和他对视了一秒。

    阿信明白了,这个男人不是单纯来找麻烦的。推了推金丝眼镜,说道:“你这么厉害,为什么还要借钱呢,靠你自己去赚不是更好吗?”

    男人微笑着看着他,说道:“你的意思是,你有门路?”

    这时,地上的阿雷爬了起来,擦了擦脸上的血,竟然缓了过来,惊恐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男人则是用赞赏的眼光看着阿雷,觉得这个阿雷是条汉子。

    阿信指着阿雷说道:“这是我的兄弟阿雷,他之前在酒吧工作但被老板开除了,还把他的应得的工资都给扣下了,而且那个酒吧没有正规的执照。”

    阿信说到这儿,看男人正认真地听着,又继续说道:“你不如就去敲诈他一笔,至少也能搞到几十万。”

    男人看了看阿信,又转头砍向阿雷,说道:“酒吧?带我去看看。”说着把手搭在阿雷的肩膀上,阿雷也不敢闪躲,乖乖地准备给男人带路。

    “喂!你可是要付我百分之三十的中介费啊!”阿信推了推眼镜,精明地说道。不是他托大,而是当男人把拳头打在墙上的一瞬间,他就明白了,这个男人不是敌人,而是可以合作的朋友。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笑嘻嘻地回头说道:“你还真是个精明的人啊!不过,这种时候,不是把整个酒吧都抢过来更好吗?”

    阿信只觉得浑身一怔,他发觉眼前的男人比他想象中的更有野心,更是有支撑他野心的能力。

    ——

    走在街上。

    男人随口说道:“给我讲讲那个酒吧老板?”

    阿雷回道:“他是宋堂的人,名叫吴友归,吴友归视财如命,他之所以能在这里开起酒吧,是因为他有个大哥是宋堂的分堂堂主。”

    男人无意间看到了旁边一个狗肉铺正准备宰杀一只大狼狗,男人似乎想起什么,又眼神一亮,阻止了摊主,把狗买了下来。大狼狗像通人性一样,对着自己的救命恩人摇着尾巴。男人有跟摊主要了根绳索,寄了个结作成套索,大狼狗毫不犹豫地钻了进去。男人就这样牵着狗走了。

    阿雷不解地问道:“你难道要带着只狗去讨债?”

    男人诡异地笑了笑,说道:“待会你就明白了!”

    走了约半个小时,两个人走到了酒吧门口,门口装饰地富丽堂皇,有些西方建筑的韵味,但玻璃门上却挂着暂停营业的标志。而酒吧内,一个胖男人带着眼睛,正点着手中的钞票,一百,两百......全然不知有个今后让他闻风丧胆的人已经盯上了他。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