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旷世神兵闯都市

作者:不来福 | 历史军事

收藏

  再次回归都市,故乡遭受地皮蛇头剥削。强势一次出手,在小城市搅的乌云颜色变深。正义警花要将他绳之以法,接着……“美女,不好意思,怕也不是你处理得当我徒弟了。”展示出钢铁般的实力,这突然,半空中出现两个人影。。

第28章 谈判_旷世神兵闯都市_ 陈锋, 诸葛迎芸

    倒不如说这里是一个酒吧,倒不如说这是一个综合性的娱乐会所。KTV,淋浴,舞台,赌桌,应有尽有。酒吧的大门了算房子装修的富丽堂皇了,却相对于它里面的内容,它的门面真的吴友归听到一阵脚步声,不由地感到疑惑,我今天应该已经把手下都赶回去了啊。这时候,是谁进来了。。...

    与其说这里是一个酒吧,不如说这是一个综合性的娱乐会所。KTV,洗浴,舞台,赌桌,应有尽有。酒吧的大门已经算是装修的富丽堂皇了,然而比起它里面的内容,它的门面真的是太低调了。

    吴友归听到一阵脚步声,不由地感到疑惑,我今天应该已经把手下都赶回去了啊。这时候,是谁进来了。

    吴友归走到大厅,向入口的方向看去,立刻认出了阿雷,虽然鼻青脸肿的,但是那个像愣头青一样的眼神他可不会忘了,好歹是给自己的亏空当了一回替死鬼的人。

    “呦呵!这不是阿雷吗?快来坐下!想喝点什么,我请客。”

    吴友归没有像想象中的把人赶出去,反而笑脸相迎,给二人倒上两杯XO。接着又说道:“哎呀!小雷啊!你知道的,做老板的有时候就是要做给员工看,你也不要往心里去。”

    吴友归不比他大哥有气魄,不如他弟弟狠辣,但是他胜在深谙世事,处事圆滑。当阿雷跟一个高个男人进来与他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吴友归就发现来者不善。大丈夫能伸能屈,我一个小男人就是一直缩着也比挨揍要好。

    阿雷看着吴友归恶心的笑容,心想:“我他妈会信你?平日里也没见你对哪个员工好过,除了打就是骂。”但是抬手不打笑脸人,阿雷一时也不好下手揍他,试探性地看看旁边正牵着大狼狗的男人。

    “抓住他!”男人立刻就回应了阿雷。

    阿雷听到命令二话不说,从背后把吴友归整个人都架了起来。

    “你们要干什么?!我可是宋堂的人,我大哥可是吴金贵!”吴友归收起笑脸大喊道。他最怕的还是来了,自己真是不该把保安也都赶走。·

    阿雷在男人的指挥下把吴友归绑在了一个椅子上,一把扒下了他的裤子,连内裤也没有给他留下。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吴友归惊讶地说道,“你们打就打,这是干什么?!”

    吴友归这才发现,原来这个男人不是阿雷请的打手,那个高个男人才是大哥。

    男人诡异地一笑,摸了摸大狼狗的头,冲着吴友归肮脏的下面指了指。大狼狗像明白了一样开始向着吴友归狂吠。

    汪!汪!汪!

    吴友归吓得像女人一样夹紧双腿,阿雷却不会让他这么做。吴友归的腿被再次掰开,用绳子绑在椅子的两边。

    “你们不就是要钱吗?万事好商量。”吴友归憋出一丝恶心的笑容,一滴冷汗从脸上滴下,地方着正朝着自己狂吠的大狗。

    男人淡淡地说道:“钱,我不想要,是不可能的。但比起现成的鱼肉,我更想要钓鱼用的鱼钩。”说完,男人手中的绳子松了一分。

    “我给你!我给你百分之十的股份!你看够不够!不够我可以再加!”吴友归惊恐地喊道。眼见大狼狗几次都差一点咬到自己的命根子,吴友归再无丝毫想要与其周旋的心思。

    男人似乎不是很满意,没有答应,也没有把狗松开。左手掏出香烟,点着,闪起红红的火星。

    “听说烟头的火星最高温度能有七八百度,不知道你的小宝贝是不是受的了?”男人说道,说话的同时已经把烟头的戳到了吴友归的命根子上。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后,吴友归浑身冷汗,有气无力的说道:“我给你百分之五十.......”

    男人叹了口气,淡淡说道:“看来吴老板没明白我的意思。”

    男人说完,手中的绳子也随之脱手,大狼狗疯狂的扑向吴友归,咬住了吴友归的命根子。吴友归终于忍不住,又开始恶狠狠地威胁道:“你敢这么对我不怕我大哥报复你们?你这个疯子,你到底要什么?!”

    男人拍了拍大狼狗,大狼狗这才松开口,牙拔出来的时候,吴友归的下 体好像有个球一样的东西也被牵扯了出来,挂在外面。

    吴友归哭着说道:“你到底想要什么?要杀我就给我一个痛快的。”

    男人牵回狗,淡淡地说道:“我要你这家酒吧的经营权,你要在授权书上签字。”

    听到这里,吴友归仿佛忘了疼痛,惊讶的看着他,这家酒吧不只是他的,也是宋堂的。自己就算有权转交出去,宋堂也不会答应。这个男人难道敢跟整个宋堂为敌?

    “笑话!我......怎么可能让给你,就算我给你,你也.....不敢收吧?”吴友归有些虚弱的说道。

    “哦?是吗?那你就当我给我的小黑的第一顿午餐吧。”

    缰绳脱手,大狼狗之前尝到肉味,这次比起第一次更加凶狠,先一口咬掉了刚才挂在外面的肉球,一口吞下,又撕咬着吴友归的大腿,硬生生地咬下来一大块肥肉,皮肤之下还能看见黄黄的脂肪。

    吴友归像是临死之人回光返照一般,歇斯底里地大喊:“我签!我....我把酒吧给你!快救救我!”

    男人拉起大狼狗,把一条毛巾扔在吴友归腿上,阿雷用毛巾包住了吴友归的伤口,防止他失血过多晕过去。解开绳子,阿雷架着颤颤巍巍的吴友归走到办公室,打开保险柜拿出一个信封,里面正是这里的地契和这里经营所需的各种手续。

    在转让契约上签完字以后,阿雷又割破了吴友归的手指按了一个手印,防止他之后不认账。做完这些,男人和阿雷就走出了酒吧,吴友归躺在地上喘着粗气,但是他不可能等到他大哥来救他,因为他今天把所有的小弟都赶回了家,现在孤家寡人,谁也不知道他现在的处境。

    等不到他大哥的救援,却等来了男人给他叫的救护车。

    “是咬伤,伤员的 下 体少了一颗丸,另一个也有坏死的迹象,看情况要切除了。”医生做完一些紧急处理,就把他抬上了担架。吴友归却痛哭流涕,自己以后就要变成一个太监了吗?

    男人和阿雷回到了阿信的公司,阿雷把各种文件拍在办公桌上,自豪地说道:“阿信!你看这是什么?”

    阿信拿起文件,只花了几分钟就全部看完,之后用难以置信的目光注视着站在一旁抽烟的男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