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旷世神兵闯都市

作者:不来福 | 历史军事

收藏

  再次回归都市,故乡遭受地皮蛇头剥削。强势一次出手,在小城市搅的乌云颜色变深。正义警花要将他绳之以法,接着……“美女,不好意思,怕也不是你处理得当我徒弟了。”展示出钢铁般的实力,这突然,半空中出现两个人影。。

第30章 砸场子_旷世神兵闯都市_ 陈锋, 诸葛迎芸

    宋可可在经历过了整套按摩以后,躺在沙发上昏迷了过去的,陈锋给他披起了一条毯子,就回自己的房间睡着了,趁人之危的事陈锋但是干不出的。第二天,宋可可在沙发上醒过来,体会第二天,宋可可在沙发上醒来,感受着双手的变化,如果以前他的手看上去只是很漂亮,那么现在简直可以称为完美。走出房间没有看到陈锋,她在客厅呼唤着陈锋的名字。。...

    宋可可在经历了整套按摩以后,躺在沙发上昏睡了过去,陈锋给他披上了一条毯子,就回自己的房间睡觉了,趁人之危的事陈锋还是干不出来的。

    第二天,宋可可在沙发上醒来,感受着双手的变化,如果以前他的手看上去只是很漂亮,那么现在简直可以称为完美。走出房间没有看到陈锋,她在客厅呼唤着陈锋的名字。

    “陈锋!流氓!....咦?人呢?”

    听到声音,阿雷懒洋洋地从客厅的沙发上爬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大嫂!锋哥出去办事了!他给你留了字条。”

    宋可可听到阿雷叫自己大嫂,竟有那么一小会儿感到高兴,但立刻又收敛了情绪,嗔怒道:“什么大嫂?!我才不是呢!把字条给我。”

    阿雷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对不起啊!大...嫂....小姐,给你。”心里则是想着,这女人昨天都浪 叫成那副德行了,还不承认,现在都还披头散发的。

    接过字条,上面写到:你的手的隐疾我已经帮你治好了,诊费令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下次要来提前通知我,不过最好不要再来了,这里很危险,不适合你这种小女警。最后,切记,三天内不要吃辣,不准吃海鲜,不能吃肉。

    看到字条关心的话语,宋可可心中暖洋洋的,这个坏人怎么又像个好人了呢?

    而陈锋此时却连打了两个喷嚏,心想我瞎编的忌口不会被宋可可发现了吧。

    把字条收起,宋可可离开了这里。

    ——

    宋可可走后约一小时,一群人冲进了交易公司。阿雷一眼便认出了这些人,宋堂的打手,面对这十几个人的围攻,阿雷果断的放弃了抵抗。

    “别碰我!我自己会走!”阿雷呵斥一声,抖开准备抓住他的人。

    一个宋堂的人,拿出手机,拨通电话。

    “吴堂主,这里没有找到要抓的人,只有一个小保安,接下来怎么办?”小喽罗请示道。

    吴金贵思忖片刻,说道:“你把他先带回来,当个人质,让其他人都去酒吧。害我兄弟的男人一定在那儿!那个叫陈锋的男人。”

    挂了电话,吴金贵看着手机,思索着,这个陈锋似乎与警察有勾结,要不然,他不可能这么快就把酒吧转到自己手下,看来也不是个小人物,必须灭杀在萌芽之中。

    片刻后,吴金贵又拨通了电话,冷冷地说道:“把酒吧给我砸了!不是我们的!也不能留给他们!那个叫陈峰的不用抓回来,能杀就杀。还有!别让他死的太轻松。”

    “是!堂主。”

    ——

    原酒吧内此时没有一个客人,陈锋和阿信了不在这里。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冲进酒吧,见东西就砸。

    一个领头的说道:“堂主说了!一件好的东西都不要留下!都不要瞎站着,都给我动手砸,想喝酒的把酒都喝了也没问题!”

    宋堂的人尽情的破坏了一番后,坐在仅剩的几个破沙发上喝酒休息。

    “来!干一个!”“走你!”说着几个人都是整瓶干掉,这可是他们平时没有机会喝到的好酒。

    然而这时,一个人已经走进大厅注视了他们几分钟了。

    “你是谁?!”终于有人发现了陈锋的存在。

    陈锋举起双手,淡淡地说道:“别紧张!我没有武器!你们这是在喝酒吗?能不能加我一个?”

    一个喽啰把酒瓶扔了过去,大笑道:“哈哈哈!喝!喝完跟我们一起把这里烧了!”

    另一个喽啰则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陈锋拿着酒瓶,叹息道:“可惜了这好酒,都被狗舔了!我就是这儿的老板,我叫陈锋!”

    陈锋说完,阿信便提着两桶汽油走了进来,大喊道:“锋哥,我来了!”

    把一桶汽油交给陈锋,两人一起朝着大厅破了起来。

    “你们干什么?”

    几个喽啰冲到陈锋身前,拿着木棍想要攻击他,却都被陈锋一脚一个踹了回去。

    两桶汽油泼完,陈锋二人向门口走去,陈锋点着一根烟,大厅里宋堂的人,有些人喝了烈酒,酒劲上来走路歪歪扭扭的,有些则是被陈锋踹到在地,一时爬不起来。

    陈锋把烟头随手丢在了地上,转头走了出去,不一会儿,酒吧内火光冲天。一片惨叫声后, 不断有人从酒吧冲出来,身上的衣服基本都被烧光了,烧毁的衣服和皮肤连在一起。

    陈锋看着淹没在火海中的酒吧,眼中却闪过笑意。回头对旁边的阿信问道:“阿信,我们的保险能赔多少。”

    阿信稍一计算,笑着说道:“我们现在手里有五百万了。”

    “哈哈哈!”陈锋仰天大笑,一切都在按他的节奏进行着。

    ——

    另一处,另一个宋堂的人独自带着阿雷前往宋堂的分部。

    “兄弟!把我手铐解开吧,我想嘘嘘啊!”阿雷随意的说道,表现的人畜无害。

    那人一看,也不想理他,阿雷突然像无赖一样站在原地大叫起来:“让我上厕所啊!!!啊!!!憋死了!”小喽罗拖着他往前走,竟然拖不动他。

    “别吼了!打开是不可能的,我帮你脱裤子!行了吧!”小喽罗妥协道,让他尿裤子里也不太好。

    “行行行!我快憋不住了!”阿雷笑嘻嘻地说道。

    小喽罗弯下腰,准备帮阿雷解开拉开拉链,还警告道:“你可别喷出来尿我一脸!”

    阿雷点头后,小喽啰低下头,然而没等反应过来,一个膝盖正冲着鼻子撞了过来。

    啊——

    一声惨叫后,小喽罗躺在了地上,阿雷也蹲下,背着手掏出了钥匙解开了手铐,临走前还不忘给他补上一脚。然而刚走出几米,阿雷又退了回来,他听到一阵电话铃声。

    从小喽罗的口袋里掏出手机,阿雷接了那个来电:“喂?”

    电话那端,吴金贵刚才已经打过去酒吧的那伙人的电话,无人接听。而现在他又听出,这个也不是他手下的声音,冷冷地说道:“你是陈锋的手下吧!我的人这次栽了!下次我会亲自过去,你让他洗好脖子等着!”

    阿雷不知道电话那头是吴金贵,张口就回道:“不用等!我们锋哥马上就会去把你们全都干掉的!”

    嘟嘟嘟——

    电话挂断,吴金贵重重的把手机摔在地上。

评论
评论内容: